Space to Speak:今天,35位性侵受害者選擇發聲,但明天還會有更多人站起來嗎? - HOKK fabrica

Space to Speak:今天,35位性侵受害者選擇發聲,但明天還會有更多人站起來嗎?

HF Crewon July 30, 2015 at 7:00 am

美國雙週雜誌《New York》最近出版了一個特輯,特輯中35位受訪女性都有著相同的經歷──同樣受美國著名棟篤笑兼演員Bill Cosby所性侵犯,同樣在指證Bill Cosby過後卻不被社會所相信,反而被社會質疑她們的人格和故事的可信性 。自2000年起,Bill Cosby被多位女性指控他性侵犯和強姦,最早的據稱個案發生於六十年代,而且不少受害者更稱自己是Bill Cosby以藥物迷姦的受害者。多年來Bill Cosby否認指控,至今從來沒有被刑事起訴。《New York》今次所訪問的,只是眾多受害者中願意將自己故事公開說出來的35位。特輯推出後引起了廣泛討論,亦令筆者思考究竟社會有沒有給予性侵受害者足夠的空間發聲和求助。

名為〈‘I’m No Longer Afraid’: 35 Women Tell Their Stories About Being Assaulted by Bill Cosby, and the Culture That Wouldn’t Listen〉的特輯,記載了35位女性如何被Bill Cosby以及不肯聆聽她們故事的社會所傷害。 Photo courtesy of New York
名為〈‘I’m No Longer Afraid’: 35 Women Tell Their Stories About Being Assaulted by Bill Cosby, and the Culture That Wouldn’t Listen〉的特輯,記載了35位女性如何被Bill Cosby以及不肯聆聽她們故事的社會所傷害。
Photo courtesy of New York

女性受侵犯後選擇沈默,並不是新鮮事。遠在印度和伊斯蘭等保守國家,很多女性被性侵犯後只能沈默,因為舉報就等於公開羞辱家庭和父母,可能會被家庭斷絕關係、惹上「通姦」罪名,甚至招來殺身之禍,家人以「失貞」和「不檢點」等理由而殺害,就是所謂的「名譽殺人」(Honour Killing)。

來到鄰近地區日本和韓國,女性受侵犯後選擇沈默的個案屢見不鮮。在日本,很多從事JK Business的高中女生都不幸被男顧客或上司性侵犯、被捲入人口販賣或地下色情活動。因為日本恥感文化(Shame Culture)的關係,她們大多數都不會選擇報案,以免令家庭蒙羞。2009年,26歲的韓國《花樣男子》女演員張紫妍因為多次被經理人逼迫「性接待」公司高層而自殺身亡,其遺書揭露了南韓演藝圈的黑暗面──要求藝人「以性來換取工作機會」的不成文規定。張紫妍事件只不過是冰山一角,筆者相信南韓演藝圈中仍然有很多女性藝人因為事業和聲譽的關係,即使遇上性侵犯依然選擇沈默。

南韓女演員張紫妍 Photo via Wikipedia
南韓女演員張紫妍
Photo via Wikipedia
風光背後的黑暗:南韓演藝圈多次傳出經理人或娛樂公司要求歌手藝人「性接待」和「性上納(性朝貢)」的消息。
風光背後的黑暗:南韓演藝圈多次傳出經理人或娛樂公司要求歌手藝人「性接待」和「性上納(性朝貢)」的消息。

由此看來,社會壓力是其中一個主要原因令受侵犯後的女性選擇沈默,而這個似乎是一個全球性的現象。加拿大《The Globe and Mail》女記者Elizabeth Renzetti曾經公開指責社會沒有向性侵受害者提供一個讓她們感到安全的空間發聲和求助,反而對她們抱有懷疑和忽略她們的訴求。事實上,社會往往以批判的目光看待性侵受害者,人們竟然能夠說出像「不正經的女生才會遭受性暴力對待」、「要怪就只能怪你引人犯罪」、「唉,以後還能嫁人嗎?」之類的說話,試問在這種「怪責文化」(Blame Culture)下,女性又怎會敢站起來發聲呢?

幸好,近年來越來越多公眾和平民女性率先勇敢地站起來喚醒公眾對於這個議題的意識,美國演員、編劇兼監製Lena Dunham在去年九月出版的傳記《Not That Kind of Girl》中記載了大學時期被同學強姦的經歷,她更支持幫助性侵犯受害女性的機構GEMS,表示該機構提供了一個安全、可靠的空間供女性求助和復原。

Lena Dunham 在《Variety》雜誌舉辦的「Power of Women New York」活動中講話,表示社會上需要更多像GEMS一樣幫助性侵受害者的工作。

韓國R&B歌手ALi(Cho Yong-Jin) 2011年推出單曲〈Na Young〉,希望音樂能夠安慰性侵犯受害者。不過,歌曲推出不久後引起民憤,因為歌名與2008年一單女童性侵案受害者的名字相同。無意在女童傷口上撒鹽的ALi 後來公開道歉,並講出自己經歷,原來ALi也是性侵犯下的倖存者。

ALi – Na Young

紐約市哥倫比亞大學藝術系學生Emma Sulkowicz三年前在學校宿舍內遭男同學強姦,她向學校投訴不果,於是展開了一個名為《Matress Perfromance (Carry That Weight)》的行為藝術,作為她的畢業論文題目,以及對學校和該位男同學抗議。

Emma Sulkowicz Photo via counter-currents.com
Emma Sulkowicz
Photo via counter-currents.com

雖然越來越多性侵犯倖存者肯站起來發聲,但不幸的是以上的女性都是待多年後才敢說出自己的經歷。這個舉動需要的是極大的勇氣,今天有35位女性敢於向著名雜誌訴說她們的故事,共同指證依然逍遙法外的暴徒,是因為《New York》的記者首先肯相信和給她們機會發聲。少一點批判,多一點聆聽和關注,社會必須提供這樣的氣氛才能令受傷後的女性不怕向外界求助。要不然,第36張椅子依然會騰空,無數個性侵犯受害者的故事依然未曾被聆聽。

你,願意首先放下批判,成為她們的支持和聆聽者嗎?

 TEXT: FLORIELLE

看見,不一樣的世界。Read More:

《穿裙子只是第一步,男人,請學會尊重女人!》
《印度首個以女同志為題的時裝廣告片《The Visit》,你看了嗎?》
《童婚不都是受逼迫的:柬埔寨Jarai族內「自願」早婚的年輕男女》
《The True Cost:以最直白的手法,展示Fast Fashion背後的陰暗面》

本文為HOKKFABRICA.COM原創文章,未經允許請勿以任何形式轉載,違者追究法律責任。

HOKK fabrica
原來,不只一種模樣
Contact us | 合作請聯繫
media@hokkfabrica.com
who-is-harri-foo-hokkfabrica

未經授權請勿以任何形式轉載,違者追究法律責任。

WATCH: 十年只專注一件事:她們不約而同告訴你,「生命中不能沒有藝術」

Send this to a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