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itor’s Diary:上一趟孤獨的練習課,跟不安與恐懼和好如初

HF Crewon February 9, 2019 at 12:00 am

Editor’s Diary

全新專欄 Editor’s Diary,揭開Hf編輯日記的某一頁,或記錄生活點滴,或記錄工作瑣事,從生活細節中發現一些你與我的共同回憶。

一月二十一日 陣雪

上午10:18分 來到這邊,沒有時差的問題,倒是比在香港的時候更早睡早起了。(筆者在歐洲當交換生半年)

上午10:31分 惰性仍在,在被窩中糾纏了好一會兒,還是靠著僅餘的意志力把自己從溫暖中拉扯起來。儘管室內設有暖氣系統,但只穿著短衣短褲的我仍感寒意,一邊拉開窗簾讓珍貴的陽光灑入室內,一邊用手機查看今天天氣──噢,-7度,還算暖和,只是偶爾會下雪,麻煩。

上午10:59分 洗漱過後,熟練地從架上拿來麵包與栗米片,從雪櫃拿出牛奶與果醬,早餐就這樣簡單地處理掉了;從前我都不吃早餐。百無聊賴地滑動著手機上的應用程式和社交平台,沒過幾分鐘傳來母親的訊息:「今天有課?」「嗯。下午一點。」

上午11:04分 同屋的室友們早就外出了,只剩下我一人在屋子裏,再次百無聊賴。為什麼我就選擇來了這裏的呢?留在香港的話大概能像以前一樣,和朋友們天天打鬧吧。喔,好孤獨呢。

上午11:07分 索性播著些廣東歌,解一解Homesick的愁緒。人們都說飄泊在外的思鄉之情特別難受,但說完這話之後,人們卻仍然熱愛跑往世界的盡頭。在香港的你又在幹著什麼呢?十一、十二、一……那邊是下午五點吧?大概仍在上課?還是已經回去倒頭大睡了?我看著死寂一片的手機,突然一股強烈的失落與孤單油然而生,彷彿我被整個世界遺棄了。

上午11:20分 不,才不是。我努了努嘴,把眼眶中打轉的眼淚硬是塞了回去。選擇來這邊生活半年,我是希望能一個人好好生活、好好思考吧。

我想,我們都需要上一課關於孤獨的課。

因為習慣生活總有人在旁、總有人陪伴,我們就這樣習慣了倚賴,但那並不是真正的相處。只有心靈充實飽足的人,才能安然地面對孤寂、面對一個人的生活;不苛索於人,才可以來去自在地面對各種關係。若是不斷沉溺在乞討別人的憐憫,那麼我們這輩子大概只能活在不安、劣勢的陰霾之下。

趁著年輕,我們要更勇敢地學習一個人生活,跟不安與恐懼同處一室、和好如初,和真正的自己來一場漫漫長話。若我們能重新拾回自己的步伐、重新聚焦在自己身上,也就能活得更愜意自由了。

上午11:48分 窗外下起了小雪。與其在屋子裏一個人呆坐,不如早點出門看看這個世界吧。也許一個人面對不認識的國度、陌生的語言、未知的人事,或多或少都會因為未知而感到茫然、因為孤單而感到落寞;偶爾我也容許自己稍微軟弱一下,因為我知道,這不過是學會孤獨的練習課。

歸去之時,我將成為更好的自己。

同場加映:

Editor’s Diary:兩年來沒聽過鬧鐘響的我,給自己放了兩個月假期

Book Club:看蔣勳的《孤獨六講》,談關於孤獨與寂寞這回事

年輕人真的無法「吃苦」嗎?為何無法對「孤獨」啟齒?

TEXT: WHITNEY/HOKK FABRICA
DESIGN: CHRISTY/HOKK FABRICA
HOKK fabrica
原來,不只一種模樣
Contact us | 合作請聯繫
media@hokkfabrica.com

未經授權請勿以任何形式轉載,違者追究法律責任。

WATCH: 愛也好,慾也好,在攝影棚內聽曾美慧孜一一道來

Send this to a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