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dern Love:不開心,是發現自己對原來緊張的事已經不在乎了? - HOKK fabrica

Modern Love:不開心,是發現自己對原來緊張的事已經不在乎了?

HF Crewon June 10, 2016 at 4:59 pm

沒有人喜歡痛苦感覺,分手後,大家恨不得用塗改液將對方塗白,將過去的記憶徹底清除,但願從未遇過對方。工作上犯錯,被老闆、客人大罵,我們多想用粉刷將所有錯失、委屈抹去,保持履歷表上零污點。

科技進步,假如有天科學家發明了一隻「忘憂藥」,啪一粒,睡醒後,將痛苦與不快記憶連根拔起,你願意嘗試嗎?

Hello darkness, my old friend!
I’ve come to talk with you again.

來自六十年代美國二人組合Simon and Garfunkel的〈The Sound Of Silence〉,是1967年經典電影《畢業生》的主題曲,也是筆者小時候好喜歡的一首歌,特別是第一句歌詞:「嗨!黑暗,我的老友,我又來找你聊天了」,彷彿唱給每個失意的人。

多得2013年《激戰》選用為電影音樂(Ania Dabrowska翻唱版本),重現經典舊歌。「赢又好輸又好,唔緊要啦!我地呢個年紀,仲要人明白咩?」音樂奏起,張家輝飾演的過氣拳王重新振作。

身邊有一對好友K和L,她們性格各異,K屬斯文、小鳥依人型女生;L樂觀開朗,熱愛運動。早陣子K失戀,連續幾個月不開心,她問L:「如何忘記傷痛?」

「就是別要忘記。」L毫不猶豫地說。

在人人積極尋找、追求快樂的時候,竟然有人建議擁抱陰暗悲傷,K搖搖頭,想不通。

L說:「你知不知道,以前我參加每一場長跑比賽,我都很緊張。中學時候,有次在我最有信心、向來最擅長的項目輸了,簡直可以用慘敗來形容,看見老師失望表情,我的心情極之低落,之後跑步沒勁,漸漸不想挑戰,甚至不再上跑道,那時候剛好要準備公開考試,所以常以忙功課、忙溫習、受傷等不同理由為藉口,逃逸練習。」

她問L是否因為很在乎跑步這件事,成績未如理想而不開心?

L思索一會,回答:「我不開心,不是來自我在乎,而是發現自己原來緊張的事,已經不在乎了。」

做人如果看得太化,原來好可怕。給你一顆忘憂藥,能帶走痛苦,但同時帶走了痛苦相關的經歷,例如曾經由荷爾蒙控制的激情、從失戀和失敗中學習反省的機會、尋找美好生活的推動力,你要不要?

失戀令人情緒激動,想不開,是人之常情。只是別長期放任自己沉醉在傷痛之中,不斷扮飾被害者,逃避責任,騙人同情,其實痛苦沒什麼大不了,正因為親身體驗痛苦滋味,自然懂得善待自己與身邊人。

就像比賽一樣,可敗可勝,要想比賽贏,就要做好應對輸的心理準備。要想戀愛,就要準備好應對失戀的心理準備。看透了這套世間規律,便知道主動權在我們手中,然後好好珍惜和把握每個緣份、每次機會。

L偶然會想起老師說過:「一個出色的跑手,必須有自己的節奏,不能落入別人節奏中。」

在她不再跑步的日子,老師送了一句話給她:「冷靜,沉著應戰,是你的長處,也是你做得到的事,謹記。」長大後踏出社會,她才明白,在職場上、感情上,這句話是永恆真理。

她安慰K不要因失戀而氣餒,也別逼自己忘掉痛楚,畢竟愛過、痛過、喜過、悲過,才算是人生。假如有天人類被機械人取代,變成機械心,代替了人類的七情六慾,你甘心嗎?

真正的逍遙不是衝上雲霄,去個旅行、把自己的日程排得滿滿那麼簡單,而是勇敢接受、擁抱每個黑暗時刻,說一句「Hello darkness, my old friend!」真實活著,反而更解脫、更自在。

TEXT: 陳堅
DESIGN: CYAN F/HOKK FABRICA
HOKK fabrica
原來,不只一種模樣
Contact us | 合作請聯繫
media@hokkfabrica.com
who-is-harri-foo-hokkfabrica

未經授權請勿以任何形式轉載,違者追究法律責任。

WATCH: 八天前,我們遇見《地球最後的夜晚》導演畢贛,談起了記憶和夢境

Send this to a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