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Unheard: 失去了生小孩的資格,卻讓她對生命有更透徹的體會 - HOKK fabrica

The Unheard: 失去了生小孩的資格,卻讓她對生命有更透徹的體會

HF Crewon September 24, 2016 at 11:49 am

人人都說,結婚是女人最大的幸福,生兒育女更是女性的天職。對於平凡的我們來說,這或許真的是容易不過的事,但對於患有MRKH的女生來說,卻是遙不可及的夢想。聽聽屬於Hillary的故事,或許你會對女性「天職」有更深的感受。

曾經聽過很多人說,「女人的天職是生兒育女」。每當聽到這句話,就覺得可笑,也有一點說不出口的心酸。

– Hillary

要成為一個母親,你首先要有成為女性的條件,亦即是女性獨有的生殖器官,和孕育胎兒的子宮。對於患有MRKH的Hillary來說,這些別人的「與生俱來」,都是一種心靈上的缺失。MRKH,亦即是先天性無子宮無陰道症候群,依據Hillary的形容,就是「一種似有似無的症狀,只是在某些時候才會刺激到你去在意它的存在。」

Hillary在十六歲的時候,因為身邊的朋友和同學都有了月經,唯獨是她沒有,媽媽感到擔心,於是帶她檢查,醫生證實了她患有MRKH。「依稀記得醫生說我的子宮只發育了一陣子就停了,陰道短-這個做簡單手術或用其他方法就可以,但沒有月經,就不能有小孩。」當時年少的Hillary根本不知道要傷心,只是覺得沒有月經,每個月輕鬆得多,還可以省下衛生用品的錢,只是朋友提起經痛時,她因為不想解釋自己的狀況,所以會隨便附和她們。倒是Hillary的家人就非常擔心,「他們為我的未來加上了許多假設,假設我孤獨終老,假設沒人接受我,還開始為我未雨綢繆,那才是讓我自信低落的時候。」

當真正面對這個症狀時,Hillary的第一感受是害怕。「害怕將來的另一半或他的家人不接受,害怕影響到另一個人原本可以『快樂』、『完整』的人生。」這個症又會讓Hillary胡思亂想,想自己會否是個很很糟糕的人,連上天也不想有下一個自己在這世上。

「曾經聽過很多人說,女人的天職是生兒育女,每當聽到這句話,就覺得可笑,也有一點說不出口的心酸。」其實忘掉了MRKH的包袱,Hillary也是一個渴望擁有自己家庭的女生。「我知道我的下一代會很可愛,自己會盡力當一個好媽媽。」越是渴望,就越是失望,Hillary在這個死胡同中打滾著,但她知道,只有自己能把自己救出來。

「我看了很多外國有MRKH的人,原來她們的人生都活得很充實,特別有一個美國的選美冠軍她站了出來,用自己的故事鼓勵大家。」慢慢地,Hillary意識到這個「病」不是醜事。只是在中國人傳統的社會,好像覺得這些是家醜,有這個「病」,彷彿是我的錯。「但在生理層面,其實只是錯在那個基因異數;在社會層面上,錯在傳統社會對女性的期待,對女性角色和母性天職兩者的錯誤連繫。假若撇除男女這個性別區分,把我們獨立作為『人』去看,做好了『人』的天職,我錯在哪裡?」她明白到,生命不只是一種自我的延續,更可以是把自己擁有的愛分出來。

生命不是必然,人亦然,事亦然。生命由命運開始,但也只是開始,接下來的,其實是由你自己去決定怎樣活下去。

假若人必定要有一種預先賦予的天職的話,上天沒有選擇讓Hillary做尋常的「傳宗接代」工作,反而讓她教曉了我們,反思生命的意義。

SPECIAL THANKS TO HILLARY FOR SHARING HER STORY!
TEXT: CRYSTAL C
DESIGN: CYAN F/HOKK FABRICA

Send this to a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