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尖勾畫生命之花:專訪香港劍擊手馬凱玲 - HOKK fabrica

劍尖勾畫生命之花:專訪香港劍擊手馬凱玲

HF Crewon April 13, 2014 at 2:54 pm

在香港年青花劍好手馬凱玲代表香港出戰法蘭克福世界賽前兩小時,HF可算是佔盡先機快過上機,率先為她做了一個精簡而深刻的訪問。

今天我正處於劍擊運動員生涯的樽頸位當中,坐上這一班機前往德國世界賽的客機是為了增添更多歷練萌生更多生命上的衝激,只要在每場比賽為自己定立一個目標,在逆境中捱得住對手的攻擊已經是一種勝利,因為我已經超越了自己。- 馬凱玲

HF: HOKK fabrica         玲:馬凱玲

HF: 可否為大家講解一下男子和女子劍擊的主要分別?
玲:在大約十年前,香港劍擊手的男女比例大約是8M:2F。十個當中只有兩個女生,時至今日比例約為6M:4F,有明顯的改變。我個人認為男子劍擊講求速度及技巧上的配合,而女子劍擊因著身高及體能的條件有限,主要講求腦筋的靈活、組織力及觀察力。

比賽練習中,香港劍擊
比賽練習中
世界賽總決賽:意大利對法國,香港劍擊
世界賽總決賽:意大利對法國

HF: 腦筋的靈活、組織力及觀察力是甚麼意思?
玲:以一場比賽為例,女子劍擊需要在比賽開頭的得分中對對方作出試探從而分析對手的強項和弱項,根據觀察再組織出一套特定的比賽方針進行佈署;如果自己在比賽中處於下風更需要即時動腦筋改變戰術,才有機會出奇制勝。

最影響她的老師,香港劍擊
最影響她的老師

HF:誠如之前提及劍擊手剛陽氣甚重,妳是如何看待自己是劍擊手的這一個身份?

玲:我打從一開始就不覺得劍擊是一種男生專屬玩意,覺得它不但不粗暴,而且十分講求策略及協調,但在外行人眼中卻又是另一回事,也許廣大市民對劍擊仍然抱持著一種「男仔頭」的看法吧!

HF:有沒有一些深刻的比賽經歷可以和我們分享?
玲:少年軍的時候我經常輸給一個新加坡的選手,甚至在團體賽時試過因為恐懼未出戰已經落淚了,我那時候的教練對我說「輸人唔輸陣麻!人是不可以因為怕輸所以不去對壘,就算是輸那也是一種學習!」

我覺得一路以來前教練對我最大的影響是「生命中有一些事情是不應放棄的」無論結果是好是壞,前教練都令我感受到付出的無私劍擊的美好。

中國奧運好手李娜,香港劍擊

中國奧運好手李娜

HF: 妳覺得身為一個職業劍擊運動員,最重要的是甚麼?
玲:劍品!當你代表著香港、代表著自己的俱樂部,你對對手的態度、對裁判判決的尊重直接影響著全世界如何看待你這個人,你身處的族群以及整個體壇的風氣。只要在每場比賽為自己定出一個目標,在逆境中捱得住對手的攻擊其實已經是勝利的一種,因為我已經超越了自己。

HF:四月份的HF 主題為PLAYTIME,請和我們分享一下妳PLAYTIME。
玲:其實很多劍擊好手都很喜歡比賽前聽著音樂,因為節奏感對劍擊來說是十分重要的一環,除了音樂我還喜歡跳舞既感受節奏又享往身體的協調。

何謂劍擊?

香港劍擊

 劍擊這項運動是由古代決鬥而發展的。在巴比倫、波斯、羅馬及希臘,劍擊不但是一種消遣,更是格鬥技巧和作戰  技能。

香港劍擊

1760年左右,劍擊捨棄了短劍,而有圓形的撥擋、面罩和護胸的發明。

香港劍擊

劍擊在奧林匹克運動會的一百多年來從未被中斷過。

香港劍擊

1896年夏季奧林匹克運動會,劍擊成為正式項目,當時只有花劍(Foil,又名鈍劍、輕劍)和軍刀(Sabre)

香港劍擊

1900年夏季奧林匹克運動會,男子銳劍(Epee)被列入奧運的行列之一。

香港劍擊

1924年巴黎奧林匹克運動會又增添女子花劍項目。

香港劍擊

1924年巴黎奧林匹克運動會又增添女子花劍項目。

鳴謝:比賽圖片由馬凱玲提供

TEXT: ZEPHYR
GRAPHICS: TONY W / HOKK FABRICA
HOKK fabrica
原來,不只一種模樣
Contact us | 合作請聯繫
media@hokkfabrica.com
who-is-harri-foo-hokkfabrica

未經授權請勿以任何形式轉載,違者追究法律責任。

Send this to a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