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寶圈的冬梅傲雪:專訪珠寶設計師Diana Zhang - HOKK fabrica

珠寶圈的冬梅傲雪:專訪珠寶設計師Diana Zhang

HF Crewon November 21, 2014 at 12:00 pm

2014,Diana Zhang的一年是會被謹記的。這位珠寶界的新星在行業內初嶄頭角,成為全球首位進駐殿堂級展會——巴黎古董雙年展 (Biennale des Antiquaires)的女珠寶設計師。當然,更會被世人銘記的,還有她的作品,「中國的一年」。以「冬梅傲雪」、「優雅蘭香」、「雨露荷花」及「幸運竹年」組成的系列作品,在歐洲的鎂光燈下吐露芳華,彰顯來自華夏的美。

jewellery design, diana zhang, jewellery,jewel,Biennale des Antiquaires,antique,竹,荷花
左:幸運竹年 右:雨露荷花

珠寶恒久遠,故事永流傳

我從小就想做一個藝術家,為這個世界創造一些美的東西。

她真的做到了。雖然比起張愛玲說的「出名要趁早」,她的成功不屬於年少得志的故事,而是一場兜兜轉轉的尋夢之旅。由於需要繼承家業,她學生時代選擇的專業是跟藝術風馬牛不相及的工商管理。工作多年,又有了自己的家庭,年過三旬,人生已經有了一條軌跡,只要安分地走下去,就是一種相夫教子式的塵埃落定。她卻不甘心,只因對藝術的一團火,從未熄滅過。「人生有多少個十年?」既然放不下,那就重新出發。2010年,隻身一人去了法國讀藝術設計。在時尚之都的巴黎,潮流的變換之快讓她大開眼界又措手不及。 「時尚變換得太快了,自己有很好的創意,還沒來得及細細品嘗,下一趟潮流又來襲。」正是因為潮流太短暫,珠寶卻可以永恒,也能實現她對美和創意的理念,所以她選擇了珠寶設計。「珠寶比設計師的生命更長。我不在了,珠寶還會帶著我的情懷和我想表達的東西,在世界上相傳,被後人欣賞。」

藝術創作者對大千世界永遠有著濃郁的好奇心,Diana也不例外。她認為上天創造的每個人都擁有獨一無二的故事,而她希望能把其中打動自己的故事融入珠寶設計中。在她看來,那不僅僅是一件珠寶作品,而是一件有故事的藝術品。「高級珠寶定制需要感受客人靈魂深處的東西,創造帶有個人色彩的作品。讓他的故事,世代相傳。」

那麽Diana Zhang的故事,就由她的代表作「冬梅傲雪」來說吧。

淩寒獨自開,為有暗香來

「我是個很堅強的人,特別欣賞梅花在嚴寒中依然怒放的精神。」正是這股堅韌,讓Diana從來自珠寶世家,或科班出身的同行中脫穎而出,一躍成為珠寶界的新貴。背後的不易,化作一聲輕輕嘆息。「自己從零開始,又沒有師傅帶著學習。有的想法不知道自己做得對不對,也不知道應該問誰,更不知道自己在這條路上能走多遠,剛開始真的感覺很無助。」 除了要經歷年紀不小資歷尚淺的尷尬,學藝青澀的種種碰壁,她還要面臨來自親朋好友的質疑。「她們覺得太可笑,我又不是專業藝術學校畢業,也沒有在大型的珠寶公司實習過五年十年。怎麽可能做藝術家?幾乎是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不看好我。」但是,Diana相信,還有1%的人理解她,包括她自己。不服輸的性格,讓她在珠寶設計的路上義無反顧地走下去。「沒有任何一個成功是一帆風順的。別人越打擊我,我跑得越快。」

天道酬勤,她果然很快就迎來了自己在珠寶界的第一個殊榮。僅僅三年的時間,Diana帶著自己設計的珠寶系列——「中國的一年」來到巴黎古董雙年展(Biennale des Antiquaires),多位名人顯貴對她的設計嘆為觀止,佳士得亞太區首席執行官 Mr. Francois Curiel 形容她的作品「高雅而不誇張」,更有來自東歐的貴族收藏家把其中一件「優雅蘭香」納入懷中。而她,身著一襲獨特的梅花繡印新式旗袍雪紡長裙,對著世界莞爾微笑,曾經的燈火闌珊已經一躍而過。 如同她手上的那款「冬梅傲雪」,嚴寒凜冽中幽香愈濃,皚皚白雪裏怒放火紅。

「我是獨一無二的,我是我自己」

jewellery design, diana zhang, jewellery,jewel,Biennale des Antiquaires,antique,竹,荷花
冬梅傲雪拆成的手鐲

「冬梅傲雪」堪稱珠寶中的變形金剛,看上去像一個類似手套的首飾,其實可以拆分成戒指,手鐲,胸針,自行搭配,象徵女性多樣的身份和角色。白天職場中是果斷幹練的強者,晚宴中可以化身高雅華貴的女神,晚上回家就是溫柔動人的賢妻良母。Diana也是多面伊人,兼顧家庭事業,轉換身份遊刃有余,只因心中不失「自我」:

有時候我是母親,有時候我是個妻子,但我永遠都是Diana Zhang。

有名人曾說,珠寶是女人的語言。Diana的觀點如出一轍,她堅信珠寶有靈魂,最好的歸宿是一個讓它把美發揮到極致的佩戴者。 「真正的珠寶設計應該是表達女性不同的個性,告訴這個世界你是誰。」弱水三千,每一瓢都有各自的甘甜。所以她每個作品只做一件,只為「獨一無二」。「從小我就很喜歡跟別人不一樣。我不會去模仿別人,因為我是我自己。」曾經有人建議她為自己的品牌起一個法國名字,更顯高端大氣。她婉拒,最後,品牌名字就叫Diana Zhang。在她眼中,無需用法語來增添珠光寶氣,她的作品會說話,用美告訴世人,關於Diana Zhang的故事。

jewellery design, diana zhang, jewellery,jewel,Biennale des Antiquaires,antique,竹,荷花
冬梅傲雪拆成的兩個戒指
jewellery design, diana zhang, jewellery,jewel,Biennale des Antiquaires,antique,竹,荷花
冬梅傲雪拆成的胸針

In Diana’s Own Words

jewellery design, diana zhang, jewellery,jewel,Biennale des Antiquaires,antique,竹,荷花

Hf: HOKK fabrica  D: Diana Zhang

Hf: 你覺得作為一個成功的藝術創作者,什麽元素最重要?例如天分?勤奮?還是創意?
D: 天分。沒有任何一個藝術學校可以教出偉大的藝術家。如果沒有天分,走藝術這條路很難。

jewellery design, diana zhang, jewellery,jewel,Biennale des Antiquaires,antique,竹,荷花
優雅蘭香

Hf: 你認為自己有天分嗎?
D: 有沒有天分,由別人去評價。但是我對我愛的東西很執著。當我想入行的時候,當我不知道如何放棄,當我不斷在抱怨但是依然在做的時候,最終我還是覺得要繼續,那這就是真愛。你必須真的很熱愛,才能很投入。

Hf: 對未來有什麽期望?
D: 最期望自己的創意和設計,能得到世界驚訝和認可。我覺得最高境界,是不需要宣傳,不需要受外界任何影響,自由自在地創作。

Hf: 「你不在江湖,江湖卻有你的傳說」,是這個意思嗎?
D:(笑)那時不需要說你是誰,也不需要再說你的理念。你的作品自會說話。現在我的事業才剛開始。我覺得我還是不夠好。我還有很多能量去發揮。需要再努力提升自己。我現在也為自己驕傲。還有很多路要走。

Hf: 有具體的目標嗎?
D: 最終高級珠寶類的博物館收藏我的作品應該是一個指標吧。一個完美的作品,要求好的寶石,好的工藝,好的創意。有一些作品,在寶石上或者工藝上不夠好,會把設計師的作品扼殺。我不希望我的作品在後人眼中是有瑕疵的作品。如果粗制濫造或者用商業的想法去設計珠寶,一段時間後就會被遺忘。但我希望我的作品可以流傳百世。

Learn more about Diana Zhang on her official website.
Photos courtesy of Diana Zhang

INTERVIEW & TEXT: MELO
GRAPHICS: SUKI Y/ HOKK FABRICA
HOKK fabrica
原來,不只一種模樣
Contact us | 合作請聯繫
media@hokkfabrica.com
who-is-harri-foo-hokkfabrica

未經授權請勿以任何形式轉載,違者追究法律責任。

Send this to a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