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於百年前的今天,在畫中表演舞蹈的藝術家謝景蘭

hokk fabrica online magazine 原來不只一種模樣

藝術圈長久以來的性別歧視,使得女性藝術家的市場價值遠低於男性,甚至有些藝術家因為伴侶的光環過於耀眼,掩蓋了自己的光彩。被譽為抒情抽象派大師的趙無極,其第一任妻子謝景蘭即是蘊含不容小覷的創作能量,且成功結合繪畫、音樂與舞蹈的跨界藝術家。


1921年的今天(9月14日)出生於中國的謝景蘭(又名蘭蘭),由於父母皆是高知識分子,因此自小深受文學與藝術的薰陶,進而接觸到西方文化的思想。謝景蘭在杭州學習音樂的時期,完全沉浸於音樂與舞蹈的流動之中,亦展現了十足的表演天分,同時在校園結識了學畫的趙無極,並於婚後前往法國深造。


那時是二戰結束後的巴黎,歐洲藝術家試圖打破傳統的形式主義,更為注重創作的過程以及如何展現個人的情感,於是興起一波稱為「不定形藝術(Art informel)」的熱潮。受不定形藝術的影響,謝景蘭在他鄉繼續鑽研音樂和舞蹈,也迷上隨性自在的作畫。她與趙無極經常參加留法中國藝術家的聚會,在互相交流的情況下,她開始透過繪畫來表達自己的想法,儘管初期作品乍看之下與趙無極的風格有些相似,但可以發現其筆觸猶如舞蹈般富有節奏感,具有生命力和熱情。

「繪畫中的動態來自身體裡的聲音和行動」

—謝景蘭

在與趙無極離婚一年後,謝景蘭和雕塑家及音樂家Marcel Van Thienen結婚,兩人共同成立電子音樂工作室,為電影製作配樂,而謝景蘭也在先生的鼓勵下,正式發表個人繪畫創作。積極投身藝術創作的她,在此階段的畫風多以抽象手法表現,並嘗試將舞蹈動作轉化成構圖與線條,而顏色則大多以黑色、朱紅色和棕褐等單色調為主。

之後謝景蘭一度歷經創作瓶頸,所以為了尋求心靈上的平靜,她開始閱讀道家經典,研究道家思想,逐漸崇尚起自然的生活步調,觀看事物的方式也受到影響。這時期謝景蘭的創作從個人情感轉為自然意境,作品融合了中國傳統繪畫的特徵,柔和地勾勒山水、日月等風景畫,帶給觀者平靜無爭的感受。


而到了創作晚期,她再度回歸抽象初衷,此時已經可以熟練地構圖與搭配色彩,但是最令人驚喜的是,謝景蘭會特別在展覽中結合音樂和舞蹈,開創綜合藝術表演模式,更使她成為華裔前衛女性藝術家的先驅者之一。

「我要體現整體的和諧,一個步調一致的整體。」

—謝景蘭

嘗試將不同型態的藝術加以融合,呈現出自成一家的美學觀點,謝景蘭經由心靈上的內省與沉澱,為自己淬煉出不凡的藝術道路,不僅留給後人深刻的影響,也成功為女性藝術家留下鮮明的印象。

亞洲協會香港中心(Asia Society Hong Kong)正在舉行《延綿之軀:謝景蘭藝術展》,有興趣的讀者不妨親身了解謝景蘭的藝術故事。

14 September 2021, 12:00 AM

HOKK fabrica
原來不只一種模樣
Contact us | 合作請聯繫
media@hokkfabrica.com

 

未經授權請勿以任何形式轉載,違者追究法律責任。

WATCH | 若然世上再沒有「美、醜」二字...|BEAUTY SPEAKS SEASON 3

Send this to a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