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見 布拉格 :尼采眼中的「神秘國度」 - HOKK fabrica

遇見 布拉格 :尼采眼中的「神秘國度」

HF Crewon August 28, 2014 at 10:00 am

每次聽到「 布拉格 」這三個字,心裡就有一種說不清微妙的感覺。好像這三個字的發音本身就帶著浪漫的調調,散發著令人沉醉的氣息。

作為全世界第一個以整座城市被指定為「世界遺產」的城市,布拉格用它的每一棟建築訴說著自己的故事,以它的每一條街道展現著自己的興衰。

布拉格,prague,布拉格廣場 ,astronomical clock,天文鐘 ,prague travel
位於布拉格廣場,建於1410年的天文鐘。人們都在等待整點報時

尼采說:「當我想以另一個詞來表達音樂時,我只找到了維也納;而當我想以另一個詞來表達神秘時,我只想到了布拉格。」

去過布拉格兩次,都是在冬天。整座城被白皚皚的雪覆蓋著,更散發著說不出的神秘感。

布拉格,prague
騎在駿馬上的聖瓦茨拉夫及其聖徒雕塑,象徵著守護著這座城
布拉格,prague
布拉格,prague
當地人在聖瓦茨拉夫廣場上點蠟送花以表悼念

哈維爾去世,是捷克歷史上的一個重要時刻。不僅因為哈維爾是1989年東歐劇變後第一位捷克總統,更在於他對於捷克,乃至於歐洲,是社會轉折的標誌,是精神的象徵。

布拉格不僅擁有哈維爾,還有卡夫卡和米蘭昆德拉。許多人去布拉格都是為了探尋這兩位大作家的故居,我也不例外。畢竟,對於這座城市的初始印像都出於這兩位作家的文字。

布拉格,prague,卡夫卡故居, franz kafka
卡夫卡故居

站在查理大橋上,看著粉灰色的牆和橙色的屋頂沿著碎石礫鋪成的小巷延伸下去,充滿夢幻的感覺,就像卡夫卡筆下的世界。順著卡夫卡走過的石板路漫步向布拉格城堡區黃金巷22號,卡夫卡故居就坐落於此。

布拉格,prague, 卡夫卡故居 ,kafka ,prague travel
卡夫卡故居標誌性的雕塑

從卡夫卡的故居到哈維爾的總統府之間有一個灰色地界,那就是米蘭·昆德拉。 在《生命不能承受之輕》中,昆德拉寫下:「一個渴望離開熱土舊地的人是一個不幸的人。」 沒錯,走得越遠,內心就越懷念那個故城。也許真正到了布拉格,才能體會到他那份被壓抑到無法再承受的生命中的那份輕靈。

在布拉格,隨處都可以見到街頭樂隊, 曲風大都以爵士樂為主,並且還帶有布拉格獨有的波西米亞風味。

布拉格,prague,music concert
清晨在布拉格廣場上演奏的爵士樂隊

伏爾塔瓦河岸邊的小城區住著很多捷克著名或非著名的藝術家,沿著那裡的小街走走,看看畫家們的得意之作,如果光看不那麼盡興還可以請他們畫張畫像,描繪出你此刻的狀態和心情。

布拉格,prague, 畫家, 歐洲街頭藝術
布拉格的畫家,整座城市盡在其畫板中
布拉格,prague, 電車 ,prague travel
紅色有軌電車

敦厚而寬敞且有著幾分中世紀遺風的老電車,今天仍然是布拉格交通的主力,也成為布拉格城市的獨特風景。據說,在布拉格公共汽車和有軌電車的比例為1.2:1左右,可想而知電車數量之多。

TEXT: DEMI G
PHOTOGRAPHY: DEMI G / HOKK FABRICA
HOKK fabrica
原來,不只一種模樣
Contact us | 合作請聯繫
media@hokkfabrica.com

未經授權請勿以任何形式轉載,違者追究法律責任。

WATCH: ON THE GO

Send this to a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