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 Show Now:淑女 vs. 牛仔…挪威攝影師Anja Niemi的自我尋覓 - HOKK fabrica

On Show Now:淑女 vs. 牛仔…挪威攝影師Anja Niemi的自我尋覓

HF Crewon March 7, 2018 at 12:00 am

19世紀的意大利女演員Eleonora Duse說過一句話:「離開了舞台,我就不存在」(“Away from the stage I do not exist.”),盡現她內向低調的性格;這句話多年後影響了挪威攝影師Anja Niemi,創作了The Woman Who Never Existed系列,窺探自我尋找的過程。

A post shared by TEYA (@teyasilk) on

一旦沒有觀眾,表演還是表演嗎?在角色以外,「我」是一個怎樣的人?或者當初Duse是希望把自己本人放到最後,但攝影師Niemi看到的卻是人在踅摸自我價值時遇到的迷惘,在這場由文字啟發的攝影後,Niemi準備用相片與姊姊Lena Niemi的文字結合,以不同形式探索同一個主題,這次說的是牛仔的故事。

Suppose I were to tell you
about this cowboy
who’s not really a cowboy,
not in the regular sense of the term,
not in the sense that she drives cattle,
or rides horses,
or wears cowboy hats,
not yet anyway.
This cowboy is imaginary
but she exists,
like a sculpture trapped
inside a block of marble
waiting for her line of flight,
waiting for the sculptor
to start chiseling away at the stone.

— Lena Niemi, ‘She Could Have Been A Cowboy’

(譯:假設我要告訴你
關於這個牛仔的事
她不是一個真正的牛仔
不是這個術語的常規意義
不是因為她騎著牛
或騎馬
或者戴著牛仔帽
甚麼也沒有
這個牛仔是虛構的
但她存在

像一個雕塑
被困在一塊大理石裡面
等待著逃走
等待著雕塑家
開始鑿石頭)

A post shared by Jeremy Mark (@jeremymark7) on

缺少外物如牛仔帽和馬匹的陪襯,一個牛仔的氣質還可以在甚麼地方彰顯?Niemi作品裡的虛構角色每天都穿著一條優雅的粉紅色蕾絲連身裙,穿上、脫下、再穿上、再脫下;她被困這襲裙子,因為她其實是想成為一名穿著流蘇和皮革的牛仔,在西部騎著馬狂野地馳騁。

她的內心是一個牛仔。任由身體被不自願地捆綁,也束縛不住她無限的幻想,她知道自己夢想,緊束的、女性化的裙子於是包不住不羈放達的意向;相反,要是本為一隻迷途的羔羊,戴上牛仔帽也不會讓你變成一個牛仔。

A post shared by portrait_s (@portrait_s) on

A post shared by jillkellett (@jillkellett) on

為了成就角色的幻想世界,Niemi穿梭於每一個角色在地圖上標注過的地方,獨自一人穿著牛仔裝、騎著馬,所以她既是攝影師,也是相中人,就如她往常的作品一樣。Niemi喜歡拍攝,卻害怕於人前表現自己,因此她選擇了夾在中間的方式:自己拍自己,這樣可以免除緊張和不安帶來的阻礙。

一個表演缺少了觀眾還算不算是表演?一個牛仔沒有牛仔帽又是不是牛仔?Niemi擱下許多問題等你來回答。

Anja Niemi: She Could Have Been a Cowboy
日期:即日至2018年4月14日
地點:
Steven Kasher Gallery
515 W. 26th St.
New York
NY 10001
詳情

Follow Niemi on website.

Reference: anewtypeofimprint, gupmagazine & artdependence

推薦給你:
夢想不會逃跑,會逃跑的永遠都是自己──遇見新加坡自由藝術家Marina A
Decoding Art:The Kiss──破除/沉溺,那份從屬的被愛

TEXT: NANA/HOKK FABRICA
HOKK fabrica
原來,不只一種模樣
Contact us | 合作請聯繫
media@hokkfabrica.com

未經授權請勿以任何形式轉載,違者追究法律責任。

Send this to a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