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eting 薛凱琪 Fiona:快樂嗎?經過十年爭扎與尋覓,她找到了答案 - HOKK fabrica

Meeting 薛凱琪 Fiona:快樂嗎?經過十年爭扎與尋覓,她找到了答案

HF Crewon September 30, 2016 at 10:44 am

美國作家Elizabeth Gilbert在回憶錄Eat, Pray, Love中寫過這麼的一段說話:

Happiness is the consequence of personal effort. You fight for it, strive for it, insist upon it… Once you have achieved a state of happiness, you must never become lax about maintaining it. You must make a mighty effort to keep swimming upward into that happiness forever, to stay afloat on top of it.

(譯:快樂是個人努力的結果。你要為之而奮鬥,為之而努力,堅持抓緊快樂。當你取得快樂,你絕對不可鬆懈。你必須要花很大的努力持續向著快樂的方向游,並且要浮在它之上。)

快樂從來都是一種爭扎,這種感覺,薛凱琪很明白。

「我尋找了快樂十年,我會形容我今年才真正找到。」薛凱琪 向Hf介紹她的新歌《十年後的我》時這樣說道。從2006年每次錄《給十年後的我》時都哭成淚人,到2016年錄《十年後的我》時內心那份出人意外的平靜,薛凱琪十年間真的成長了不少。

從不放過自己,到學懂放下

我不斷尋找快樂,不斷想給快樂別人,但原來我一直都用錯了方法。

「十年來最大的掙扎,就是我不放過自己,亦不放過身邊的人。」薛凱琪在事業方面或許很能幹——十年來樂壇成績驕人、先後踏足影壇和舞台劇世界作出新嘗試、六年前首奪越南電影節影后殊榮演技備受肯定等等,但她在愛自己的功課方面卻不在行。「人們常常說:『盡力就可以』,但以前的我就是忽略了最後的三個字。不論是工作還是私事,我每時每刻都在『盡力』,當那件事情搞不好、未能達到我想要的結果時,我便會怪責自己不夠盡力,玩樂時更常常帶著罪惡感,不斷責罵,不斷懲罰自己。」這種「盡力」和自責的性格令薛凱琪在很多事情上都求進步、求變化,但她活得不快樂。

長期的自責和固執,最終變成抑鬱,患病期間是薛凱琪十年來最「低谷」的時期,就算幾年後康復了,自責的性格亦很容易令她陷入陰霾。直至今年,薛凱琪才慢慢學懂放下。一次跟讀哲學的朋友傾談時,薛凱琪悟出了一個道理:快樂只是一念之差。在朋友的鼓勵下,薛凱琪放下了過去希望改變別人的執著,用了一年時間去練習改變自己的思維,然後慢慢改變自己的行為。她發現原來當自己願意這樣做的時候,身邊所有事情都會開始出現變化。

薛凱琪fiona專訪hokk fabrica
Photos by Dick L
Design by Cyan F/HOKK fabrica

在學習做大人的過程中,發現自己最愛做小孩

日子就算怎樣難過也好,都已經過去了,我為自己沒有放棄而驕傲。

「大家想到人生中較私人的低潮我都經歷過,我覺得上天斷斷續續安排很多低潮給我,是要讓大家知道我跟你們都是一樣。」脫下光環,薛凱琪跟你和我一樣,都是一個正在不斷學習怎樣做「大人」的人,而當中那種不能言喻的心路歷程,被好友黃偉文Wyman的詞一語道破了:「做了大人十年,無甚好東西推薦」、「踏進笨人樂園,人是否蠢一點?」和「成長的代價,還需要更多嗎?」新歌中三句歌詞,都是薛凱琪十分喜歡的。花了十年時間努力學做大人,薛凱琪到最後發現原來自己最終想做的是一個小朋友。「做大人是一個選擇,你選擇去比較、去計算,但當你一計算,你就會懼怕,當你懼怕,你又會去計算。其實,每一個大人都可以選擇做回小朋友。若果笨人樂園裡面的人是快樂的話,他們才是最聰明。有時候人可以笨一點,單純一點。」

如果想快樂,就不要標籤自己是女生

當我們拉闊一點看我們所身處的社會,又有多少位真正的聰明人?社會充斥著很多標籤、是非、比較和言語暴力,薛凱琪在十年的經歷中早已學懂怎樣堅定地拒絕來自外界的一些傷害自己的事情,但她可以想像到在香港這個細小的地方應該還有女生會被一些來自外界的東西阻礙自己快樂。「今天的女人越來越了不起,她們能夠賺錢給自己之餘,更可以成為家庭支柱。上進心的女生會想做更好,但當女生做得太好時又會被批評,當做得不好時,別人又會說『她只是女生』這類的說話,令女生承受很多壓力。」

有時候,就連「女生」這個字也可以成為一種標籤。薛凱琪留意到,很多訪問都會請她說一些鼓勵女生的說話,這令她十分不解,「你永遠都不會聽到訪問中叫人鼓勵一下這個世界的男人,沒有的!可能某程度上因為女生都覺得自己某些方面較吃虧,較不值,較軟弱,好需要比人去鼓勵。但我認為,如果你想活得快樂,就不要標籤自己是位女生,不要常常想著自己就是一位女生,這樣你就不會覺得自己需要有甚麼特權,亦不會覺得男人比女人耐老,其實我們只不過是人。」

薛凱琪fiona專訪hokk fabrica
Design by Cyan F/HOKK fabrica

我們只不過是人,一個簡單卻讓人經常忘記的道理。十年的追尋,十年的爭扎,走過很多冤枉的路,亦接近過死亡的邊緣,究竟今天成長了的薛凱琪,又會期待著十年後一個怎樣的自己?「我一向都不急著要結婚,五年後不結婚我倒無所謂,但十年後都不結婚就好像有點誇張吧?」她笑著說,「我覺得婚姻遲少少無所謂,因為你要找的是真愛。」除了對愛情有期盼,薛凱琪認為最重要的還是要牢牢記住今年所學會的道理:「我希望十年後的我都可以像今天的我一樣,以做一個有智慧的小朋友為目標,不要敗給自己的一些錯誤的想法。人的終極是要快樂,能夠有這已經很足夠。」

從《給十年後的我》到《十年後的我》,裡面所提到的問題不僅是薛凱琪要問自己,更是我們每個人無論過了幾多個十年都好,都要不斷問自己的問題。有時候,成長最可怕的不是路途上會受傷,不是要面對自己慢慢老去,而是有一天對生活失去感覺,不再懂得「感動」,不再懂得「發脾氣」,不再懂得「快樂」。

薛凱琪fiona專訪hokk fabrica
薛凱琪寫給十年前的自己的信

薛凱琪fiona專訪hokk fabrica

《十年後的我》
Video courtesy of Fiona Sit

重溫薛凱琪在《Seconds Series》訪問短片中如何為「小清新」、「半杯水」的新解讀

TEXT & INTERVIEW: FLORIELLE
PHOTOGRAPHY:DICK L/HOKK FABRICA
DESIGN:CYAN F/HOKK FABRICA

Send this to a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