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侮辱、喪親和餘生,錢鍾書夫人楊絳有著這樣的智慧 - HOKK fabrica

面對侮辱、喪親和餘生,錢鍾書夫人楊絳有著這樣的智慧

HF Crewon May 26, 2016 at 7:44 pm

前日(25日)傳出中國內地知名女文學家楊絳病逝的消息,享年104歲。「楊先生」楊絳是內地國學巨匠錢鍾書之妻,亦是一位大學教授、劇作家和翻譯家,曾於英法留學,精通英、法、西班牙語的她寫過《斐多》、《唐.吉訶德》、《小癩子》等翻譯作品,不過最為人熟悉的要算是她那些平淡、樸實、字字珠璣的散文和小說,例如《我們仨》、《洗澡》、《走到人生邊上》等。華人文壇走了這樣的一位傑出女性,實在令人感到可惜。讓我們從楊先生生平三個重要時期,看看她面對人生風浪時是怎樣展現的女性的樂觀和堅毅。

六、七十年代:面對逆境,靜待、安守本分、不失盼望

楊絳 錢鍾書 hokk fabrica
Collage by Joanne L/HOKK fabrica

文革時期,楊絳跟丈夫和其他知識份子被革命群眾打壓、標籤成「牛鬼蛇神」,楊絳公然被剃「陰陽頭」侮辱。面對如此羞辱,楊絳的反應卻出奇地樂觀,連夜趕製假髮,翌日如常生活。當革命群眾以為派楊絳去洗廁所就能羞辱她,楊絳偏偏盡心盡力將廁所清潔得一塵不染,閒時坐在馬桶上看書,自得其樂,百 「辱」不侵。楊絳以樂觀和智慧面對逆境,不願群眾得償所願,表現出她得聰穎、靈活與不屈不撓。

九十年代:面對摯愛離世,化悲傷為創作

楊絳 錢鍾書 hokk fabrica
Collage by Joanne L/HOKK fabrica

九十年代,楊絳可謂進入一段心力交瘁的時期。1997和1998年,獨生女兒錢瑗和丈夫錢鍾書分別因病離世,短短一年半時間,作為母親和妻子的楊絳相機痛失摯愛,經歷雙重打擊,從此長期停筆,甚少露面。不過,楊絳並沒有停留在哀弔,她透過寫作療癒心靈,寫成《我們仨》,一本感動人心的回憶錄。

千禧年代:面對餘生, 平靜、知足、享受獨個兒的時光

楊絳 錢鍾書 hokk fabrica
Collage by Joanne L/HOKK fabrica

晚年的楊絳從來沒有苦等自己的終結,她很會照顧自己,定時作運動,飲食健康,更堅持練字和寫作,沒有讓腦筋停下來。幾年前的《一百歲感言》,道出了楊絳面對餘生的態度,並對讀者朋友的寄語:

我今年一百歲,已經走到了人生的邊緣,我無法確知自己還能走多遠,壽命是不由自主的,但我很清楚我快「回家」了。

我得洗淨這一百年沾染的污穢回家。我沒有「登泰山而小天下」之感,只在自己的小天地裡過平靜的生活。細想至此,我心靜如水,我該平和地迎接每一天,準備回家。

在這物慾橫流的人世間,人生一世實在是夠苦。你存心做一個與世無爭的老實人吧,人家就利用你欺侮你。你稍有才德品貌,人家就嫉妒你排擠你。你大度退讓,人家就侵犯你損害你。你要不與人爭,就得與世無求,同時還要維持實力準備鬥爭。你要和別人和平共處,就先得和他們周旋,還得準備隨時吃虧。

一百年的人生,絕對會經歷高低起跌,但楊絳找到了方法面對難關,熱切追求一生所愛──寫作,並在當中經歷治癒、重生和快樂。最後以楊絳的三句話語作結,共勉之。

#1

人間沒有單純的快樂,快樂總帶著煩惱和憂慮。

《我們仨》

#2

一般人的信心,時有時無,若有若無,或是時過境遷,就淡忘了,或是有求不應,就懷疑了。這是一般人的常態。沒經鍛煉,信心是不會堅定的一輩子。鍛煉靈魂的人,對自己的信念,心老而彌堅。

《走到人生邊上》

#3

人生一世,無非是認識自己,洗滌自己,自覺自願地改造自己,除非甘心與禽獸無異,但這又談何容易呢!

《洗澡》

Reference: 法晚網明報

TEXT: FLORIELLE
DESIGN: SAMMY W/HOKK FABRICA
HOKK fabrica
原來,不只一種模樣
Contact us | 合作請聯繫
media@hokkfabrica.com
who-is-harri-foo-hokkfabrica

未經授權請勿以任何形式轉載,違者追究法律責任。

Send this to a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