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宵節隨想:為何我們總懷念年少時光?

hokk fabrica online magazine 原來不只一種模樣

倏忽之間,到了元宵節,農曆春節便真的要過去了。一個又一個節日將生活分成許多個節點,過去一個點,似乎就是新的開始,但似乎又什麼都沒有變。我們年齡漸長,身體日趨衰老,但在面對紛雜的世界時,偶爾還是像初入社會的少年少女,會徬徨、會疑惑。既然如此,不如重拾當年的模樣,在這世間跌跌撞撞卻也勇敢地前行。

正月十五元宵節,這一天是農曆新年後的第一個月圓之夜。依照傳統,農曆新年節慶要到元宵節才算是真正結束,這期間的每一天都有相應的習俗和活動,但忙忙碌碌的現代人很少會像古人那樣完整地慶祝新年,公眾假期不過短短幾日而已。可是就算只是幾日也還是在人們心中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節日未到時,日日記掛著,在心裡默默倒數,等待一個合法的逃離日常冗雜事務的藉口,平時久未謀面的親友終於能相聚,自己也彷彿擁有一個重新開始的機會,新年過後,做一個新的人。

電視劇 我要準時放工
電視劇《我要準時放工》(わたし、定時で帰ります)截圖

但事實上那些一直未能解決的問題不會因為一個節日而突然之間消失不見。對於成年人來說,社會賦予的職責是不能輕易擺脫的重擔,工作上遇到緊急事務,一通電話便能把你重新拉回日常的忙碌;年邁的父母,甚至是年幼的子女,都依靠家中正值壯年的成年人來關懷照料。至於許久未曾見面的朋友,再相聚是否還有當初的默契和無話不談?亦或最終變成了「禮尚往來」的泛泛之交?理想中節日應有的樣子和現實似乎總有一點差距。待到節日過後,一切又恢復到以往的樣子,乏味、冗雜。成年人開始懷念起少年時期,印象裡那時的陽光更燦爛一些,朋友更真誠一些,煩惱更少一些。

電影 燕尾蝶 Swallowtail Butterfly
電影《燕尾蝶》(Swallowtail Butterfly)截圖

果真少年時代就沒有什麼煩惱嗎?

有人說「少年不識愁滋味⋯⋯為賦新詞強說愁」,似乎少年時期的愁苦根本不值一提。或許從單純的內容上來看,「上有老下有小」、「養家糊口」是比「與同學吵架」、「和父母冷戰」程度更重,但對於個體來講,煩惱壓下來的那一刻,沈甸甸的份量對身心的折磨是相同的。在長大成人後的路上走了太久,也許就忘記了那些年少時煩惱的感覺。

電影 過春天 The Crossing
電影《過春天》(The Crossing)截圖

走親訪友的聚會中,年輕人和長輩的矛盾往往更加凸顯,本以為會是熱熱鬧鬧歡聲笑語,結果因為觀念不同而引致一場又一場爭執。無法理解、難以溝通,不同年齡段人的代際鴻溝讓本想從長輩處得到安慰的年輕人失望離去。那麼從同輩人那裡可以求得理解嗎?朋友和戀人在我們年少時扮演著重要角色,他們會見證我們的成長,分享成長之路上的「一草一木」。有時,他們會陪伴我們繼續接下來的人生旅程,有時卻走著走著就失散了。年少時的友誼和愛情是美好的,但也是脆弱的,因為一路走來有太多的波折與不確定。對於生活的徬徨與疑惑,成年與少年並沒有本質區別,可為什麼我們還是覺得少年的時光更加美好呢?

電影 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
電影《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截圖

也許少年時那份對未來的希冀讓彷徨與不安變得不再那麼難以忍受。少年應是向前看的,今天被戀人拋棄了、和朋友吵架了,但還有明天、有後天,有更遠的未來,更美好的東西還在後面等待著。這樣在歷經艱辛後,依舊相信生活之美好,也算得上是一種「赤子之心」,而這可能就是緩解內心愁苦的法寶。

電影 八月照相館 Christmas in August
電影《八月照相館》(Christmas in August)截圖

懷抱希望,遇到問題便努力去解決,無法解決的,前路漫漫,終究會釋懷。我們可以繼續期待節日,但也無需過分依賴節日,不再幻想節日過後一切都會不一樣。節日是短暫的,而生活是漫長的。

TEXT: ELLEN N / HOKK FABRICA

25 February 2021, 12:00 AM

HOKK fabrica
原來不只一種模樣
Contact us | 合作請聯繫
media@hokkfabrica.com

 

未經授權請勿以任何形式轉載,違者追究法律責任。

WATCH | 建築師與室內設計師情侶,在吉隆坡十五公里外的老區築一個實驗性的家

Send this to a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