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inion:最終的博物館,其實是在Instagram - HOKK fabrica

Opinion:最終的博物館,其實是在Instagram

HF Crewon August 28, 2018 at 12:00 am

近年,博物館不再是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的地方,不再謝絕拍攝及觸摸;冰淇淋博物館你準聽過吧,它可以說是期間限定的展覽或是互動博物館的鼻祖。不過,筆者依這趨勢來看,最終的「博物館」,其實是社交平台Instagram!

延伸閱讀:On Show Now:紐約期間限定!有人真的開了一間雪糕博物館…

改寫博物館生態

展覽通常都是期間限定,其中好些是以‭’‬Museum‭’‬起名,卻沒有常設的館址,新興的生態是Pop Up或是互動博物館,當然兩種元素兼備更皆。遠至美國的牛油果博物館,近至剛在上海開幕的雞蛋主題展覽The Egg House,都可以看到Pop Up或是互動元素大行其道,這些「博物館」如雨後春筍三兩個月就有一間開幕,趨勢席捲全球。

沒錯,它們全都是‭’‬Pop Up‭’‬快閃店,展期短至三天,長至一年,甚至因反應熱烈,將結束日子無限延期。許多Pop Up春筍其實都不快不閃,展期依參與者反應來調整,甚至作巡迴展出;像冰淇林博物館,由快閃展覽變成了常設店舖,票價相比起傳統的藝術館、博物館,簡直是天價,暫且推說它們都是私營,沒有資助。

延伸閱讀:位於聖地亞哥,6,700平方呎的Pop-up牛油果博物館THE CADO

這些快閃的博物館

當‭’‬Museum‭’‬這個字變得失去莊嚴與意義,我們有必要讀一讀國際博物館協會對「博物館」下的定義:「博物館使人們探索其藏品,以追求靈感、學習與享受。」這些新興的博物館肯定讓觀者都享受其中,但追求靈感與學習呢?

譬如說牛油果博物館,創辦人坦言看見冰淇林博物館的成功,覺得手法聰明,便萌生起開一間博物館之意,然則對展覽主題又毫無頭緒,直至吃牛油果多士時靈機一觸,就跟加洲牛油果協會和其他投資者合作,促成這個搶票盛事‭ ‬。動機,大概不言而明。‭ ‬

由展品面向轉至觀者主導

觀賞展覽這回事,亦漸漸從展品面向轉至觀者主導。

於2016年的夏天首次於紐約開幕的冰淇淋博物館幾乎是為Instagram而設:展覽充滿了互動冰淇淋主題的藝術裝置。你或許可以將它定位為一個藝術展,但粉紅色的外牆、彩虹糖泳池、仿真朱古力屋、可以吃的氣球,某種意義上也許更像一個影樓。

許多互動展覽如Color Factory、Sweet Tooth Hotel、Happy Place、Candytopia,甚至是致力透過跨領域探索藝術創新跟科學技術之間的平衡的Team Lab,近來也成為了打卡場所。且試問購票進場的人們究竟有否理解眼前裝置藝術的概念,對雪糕歷史感興趣,還是更關心在哪個角落、哪個展品的照片會在社交媒體上取得較多讚好數目呢?

延伸閱讀:

On Show Now:黃色的波波池、彩虹窗户……這是美國的色彩工廠Color Factory
Sweet Tooth Hotel:當一次童話的主角,泡在軟糖熊兵團之中

從前,人們會去詳端展品,現在人們特意去這些博物館,好讓朋友端詳他;我們對於成為展品一部分,極其雀躍興奮。最終的博物館,其實是Instagram!

互動元素本來是好事,我們不如興奮地拍照後,花一點時間與心思研究一下眼前作品吧──當然,在那些專門為Instagram而設、以藝術名義斂財的「博物館」,就不用難為自己硬去為它找點意義。

TEXT: YANNI/ HOKK FABRICA
HOKK fabrica
原來,不只一種模樣
Contact us | 合作請聯繫
media@hokkfabrica.com
who-is-harri-foo-hokkfabrica

未經授權請勿以任何形式轉載,違者追究法律責任。

Send this to a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