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 麥浚龍 :A YOUNG PERSON WITH AN OLD SOUL - HOKK fabrica

專訪 麥浚龍 :A YOUNG PERSON WITH AN OLD SOUL

HF Crewon March 15, 2014 at 11:49 am

麥浚龍(Juno)真是一個一刻也閑不下來的青年。去年《殭屍》票房大賣,入圍了九個金像獎提名;接著他馬不停蹄地推出了新專輯《柔弱的角》,又賣到斷貨。是時候休息了吧?接受HOKK fabrica訪問的時候,他正同時準備三個劇本。這是他入行的第十二個年頭,今年的3月18日,就是他的三十歲生日。

Juno 在出道早期曾經面對不少爭議,然而隨著《殭屍》票房大賣,他的藝術品味被大眾認可。當問及是否早年的壓力可因此卸下的時候,他說:「我覺得我已經過了那個去證明自己的階段。很多年前,我可能正經歷這樣的階段,很想告訴大家,我是一個怎樣的人。但是我馬上就三十歲了,已經超越了那個階段。喜歡我的人,一定是喜歡我的味道。如果我在這個行業十二個年,依然不喜歡我,那一定有不喜歡我的原因--可能是不喜歡我唱歌,或者是穿衣服,可以有一百萬個理由。但是這些和我並沒有關係。」

眼前的Juno,優雅地吐著煙圈,一臉淡定和自信。

juno mak 麥俊龍 香港導演 專訪

音樂上,他相信「氣味相投」。從上一張充滿禪意的《無念》到這一張暗黑色彩的《柔弱的角》,他的班底十分一致地是那些熟悉的名字:林夕、周耀輝、馮穎琪、陳珊妮、Adrian Chan⋯⋯

Juno說,能夠找到一班有相同氣味的人,是很困難的。這個班底就和他有相同的氣味,Juno創造出一個世界,這個班底幫他鞏固了幻想的世界。「我嚮往和他們合作。」Juno一臉誠懇。

Juno不以一種音樂風格來定義自己的專輯。「每一張專輯,我都有想探討的主題,關於人性。」一天晚上,Juno腦海裡浮現「柔弱的角」這四個字,然後就打電話給林夕和周耀輝,這就是新專輯的概念了。「我覺得柔弱和角是最矛盾的組合。我其實還是想講人,人是非常複雜的。我不相信電影裡面絕對的好人壞人,我相信有很大的灰色地帶,這才是人性。」Juno說,所以在做這張《柔弱的角》裡面,他想探討很多有貶義色彩的主題。比如揭示其實每個人都畸形的《畸》;關注自閉症的《門》;反宗教的《逆蒼生》;關於人性瑕疵的《鶴頂紅》。

麥浚龍(Juno)

兩度與台灣獨立音樂天后陳珊妮合作

在外人看來,陳珊妮是一個非常高傲有態度的音樂人。但在一個頒獎典禮上,公主主動走向Juno做了自我介紹,因為她很喜歡《弱水三千》。雖然平時不常見面,卻是很好的朋友。「新專輯的陳珊妮作曲的《鶴頂紅》就是一首關於瑕疵的歌。人會想去觸摸一些東西,即便你知道這些東西會傷害你,可是你還是想嘗試。這就是人的一種慾望,我從這首歌,用顏色來探討人的慾望。」Juno補充。

改編八十年代金曲Take My Breath Away

在新專輯中,Juno請來曹格,將八十年代大熱金曲《Take My Breath Away》取樣改成了粵語版的《拿走我呼吸》。

「第一次聽到《Take my Breath Away》這個名字的時候,我感覺這是一個很dark的名字。拿走我呼吸,不是意味著你要殺死我嗎?」雖然過程找作曲者授權取樣過程十分複雜,Juno堅持改編這首歌,用另外的主歌,一個更黑暗的版本,來表達他對「拿走我呼吸」的看法。

Juno的歌曲題材完全與普通歌手不一樣,收歌過程也十分特別。Juno笑稱自己很奇怪,不喜歡收歌,喜歡私人定製。「比如我和馮穎琪說,想做一首甚麼樣的歌,她消化完就會有一個自己的版本,給了我之後,我不會馬上用。比如說《弱水三千》,她寫了給我之後,我保留了兩年,等到合適的時機才發。」Juno說。至於自己創作歌曲,Juno也想過,「不過別人寫得更好啦!我就不需要寫啦!」小編表示,十分坦率啊。

專心地同時寫著三個劇本的電影人Juno

一心多用的Juno現在同時進行著三個劇本,專輯一推出,轉身又進入了電影模式。「這次不是殭屍題材了, 是犯罪驚悚片。」

從《復仇者之死》開始當編劇,到《殭屍》集編劇和導演一身,題材口味相當重。然而Juno卻不認為他的品味是重口味。「我記得我拍《復仇者之死》的時候,我們寫劇本,寫到差館有人輪姦,聽起來好像很誇張,但是在拍攝過程中,真的有一單『旺角差館強姦』的新聞。所以其實真實的世界往往殘酷過電影。」

「我喜歡在一個不美好的世界去尋找希望,這是我的風格。我不喜歡寫甚麼陽光燦爛,沙灘打排球,嘩好開心⋯⋯這不是我要的。我希望創造一個並不完美的世界,接著在這個世界裡面探索人與人之間的感情。這樣我就會覺得很浪漫。」

 

去年上映親自執導的處女作《殭屍》讓殭屍題材電影復活,不過Juno並沒有預料票房的大賣。「我對這個片子的類型非常有自信。但我只是一個導演和編劇,票房不在我的控制範圍。拍電影不是為了一個影展或者票房去拍的,如果拍戲的時候我就說我可以去甚麼影展或者預計可以賣很多錢,那就是騙人啦!」

嘗試與合作

對於Juno來說,入圍多個影展,則福利一般的喜悅。他還有很多東西想嘗試:「對於我來說,《殭屍》是一個很久沒有碰的題材,我覺得很好玩,很想去嘗試。《柔弱的角》是《無念》之後我想到的一個新概念,可以在荒木經惟有生之年和他合作拍攝封面,我也很榮幸。我從來沒有刻意為了討好某一班觀眾,而去做一件事情。」

「我希望和不同的人合作,不只是跟香港人合作。我覺得很開心。《殭屍》裡面,特技化妝是泰國人,配樂是英國人,剪接是加拿大人,聲音的母帶處理是西班牙人。我找Zombie Boy,還有《柔弱的角》的母帶處理我找的是一個美國人。這個世界這麼大,我希望可以和不同的人合作,有更多火花碰撞。」

麥浚龍(Juno)

喜歡去冬天的地方旅行,因為怕蟲

Juno熱愛「遠離城市」的旅遊,他形容自己的品味很「斯堪的納維亞」。喜歡冷,喜歡下雪,喜歡研究很geeky的tours。「世界太大,很多地方我都想去,但是我喜歡冬天的地方,因為我很怕蟲,所以我不喜歡去熱帶。」他笑稱自己對蟲子有恐懼症,可能看到一隻蟑螂就會逃跑。

「其實我也喜歡泰國,但是泰國對於我來說就是三四天的旅行,如果是一個長時間旅行,我希望去一個impossible的地方。上一年去了冰島,聖誕節去了瑞典。在斯德哥爾摩設立了大本營,一路向北去到北極圈。其實本來想去格陵蘭,結果發現那裡冬天因為太冷,在聖誕節期間訂不到酒店。」

 後記

就像Juno自己所說,這已經是他入行的第十二個年頭,他已經過了急於向別人證明自己的那個階段。時間在他身上沈澱,捏出了一個藝術家的淡定氣場-一個年輕的老靈魂。 3月18日是Juno的生日。希望Juno邁入30歲的門檻後,給大家帶來更多更多的作品!

IN HIS OWN WORDS 

麥浚龍(Juno) 麥浚龍(Juno)麥浚龍(Juno)people-interview-meeting-the-director-junomak-hokkfabrica-04麥浚龍(Juno)

INTERVIEW & TEXT: SUGARCOAT
PHOTOGRAPHY: BRIAN Z/ HOKK FABRICA
HOKK fabrica
原來,不只一種模樣
Contact us | 合作請聯繫
media@hokkfabrica.com
who-is-harri-foo-hokkfabrica

未經授權請勿以任何形式轉載,違者追究法律責任。

Send this to a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