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金像獎最佳新晉導演 : 黃修平 - HOKK fabrica

專訪金像獎最佳新晉導演 : 黃修平

HF Crewon April 10, 2014 at 6:24 pm

「熱血」是 黃修平 (Adam) 最好的形容詞。他拿到金像獎最佳新晉導演的時候,facebook上的同行紛紛貼圖祝賀。還是那句話,這世界上沒有真正的懷才不遇,是金子,就一定會發光。HOKK fabrica有幸在頒獎禮前專訪了黃修平導演。相信以後要採訪他就沒有那麼簡單了。

提到金像獎,Adam感嘆到,2013年總體港產片加合拍片一共是49部,產量很低。但是在新導演居然有14~15部,這是真一個很高的比例。「今年很多出色的新導演,我可以躋身在這個名單里和他們競逐,我覺得非常榮幸。」

艱難的第一桶金

《狂舞派》的拍攝成本是530萬港幣,現在累計票房早已過千萬。可是找投資卻是一個艱難的過程,幾次流產--沒有人看好香港的跳舞片。主演顏卓靈和Babyjohn在2008年已經參與試鏡,可是到了2011年,資金才到位。

「2011年年尾,台灣金馬獎金馬創投會議,這是一個融資平台,我們在這裡見到我們本來就認識的,現在也是我們發行商的Winnie Tsang。我們打動了她,她願意來做這件事情。投資來給我們拍。」

狂舞派,黃秀平
狂舞派 Photo Via Hiendy.com

《狂舞派》一炮打響之後,現在找投資是不是簡單了一些?

「是簡單了一些。一開始大家都說,第一部最難。結果一部拍完,接下來大家說,其實第二部才是最難的。所以我想,是不是每一部都這樣,都會面臨這種難關。」

接下來拍的片子也和夢想有關嗎?

「和夢想也有關係,是跨代的愛情故事。從一對中年夫婦開始,回憶他們青春的部分,一定有一些地方像《狂舞派》,充滿熱血的感覺。但是不是完全一樣。」

狂舞派,黃秀平
狂舞派 Photo Via Yahoo Movie

《狂舞派》的修煉

很多人說《狂舞派》充满了香港精神。不过Adam並沒有為了追逐香港精神而去有意識地設計這部電影,香港精神就這麼自然而然散發出來了。

「不過我確實有意識去控制的就是動作場面。這些動作戲會讓我去思索以前看過的香港動作片。那些動作場面,都是真功夫上陣,在簡單的環境下都可以拍得天花亂墜創意爆棚,做到最盡。你知道難,知道不簡單,就會花很多時間去處理它。我整天抓住我胸有成竹的編舞,讓她講給我聽。也會帶著主要人員在開拍之前試場,所以都準備得很充分。」

正是在這三年的等待中,Adam得以雕琢這個劇本。電影中的獨腿舞者Tommy Guns就是在第三稿劇本中加入的人物。在漫長等開片的時間里,導演一直在吸收舞林養分,認識各種跳舞的人,在網上搜索跳舞的clip。

「一天在網上看到兩個殘障人士的dance battle,覺得非常感動,非常熱血。我確定這部戲裡面一定要有一個這樣的角色。沒有比一個殘障的人來鼓勵受傷的阿花更有力。在網上認識Tommy Guns,於是我把他的故事也寫了進去。」

不管怎樣,一定要拍好電影

純港片面臨著一個萎縮的市場。越來越多導演選擇北上參與合拍片,而Adam又是怎麼看的呢?

「 我一定要拍好的戲。一定要是一個合情合理的條件來開戲--如果我要拍的片子符合和合拍片的條件。拍片一定不能強人所難,不能把原來不適合做合拍片的故事強扭到為了合拍,這樣一定不會做到好東西。

有人覺得拍合拍片就是妥協,我絕對不會有這樣的想法。拍電影又不是搞政治。我的堅持就是一定要是好電影。」

Adam接下來的片子《愛的根源》,原本都以為是合拍片,但是因為種種原因,發現過審批好像不太順利,所以就又變成了純港產片。

 走出香港的《狂舞派》

《狂舞派》作為純港片因為政策原因,只能夠在廣東省上映。現場反應良好,不過畢竟不是主場,和香港比較仍有進步的空間。

「從這部戲的『命格』來說,它會比較慢熱。因為沒有大明星,也不是一下子就看懂的那種商業電影。很感動的是大家看了這部電影都非常喜歡,也很願意幫忙來推廣這部電影,讓更多人看到。」

黃修平在領獎的時候,也特別感謝了網民在互聯網上的大力推廣。

這是一個壞時代,自由生存的空間越來越狹窄。這也是一個好時代,強大的傳播速度會迅速帶來關注。以黃修平為代表的香港年輕導演們,香港很需要你們。

TEXT: SUGARCOATE
HOKK fabrica
原來,不只一種模樣
Contact us | 合作請聯繫
media@hokkfabrica.com
who-is-harri-foo-hokkfabrica

未經授權請勿以任何形式轉載,違者追究法律責任。

Send this to a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