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itors Diary:一個情緒病女孩寫給親愛的說話 - HOKK fabrica

Editors Diary:一個情緒病女孩寫給親愛的說話

HF Crewon October 17, 2018 at 12:00 am

Editor’s Diary

全新專欄 Editor’s Diary,揭開Hf編輯日記的某一頁,或記錄校園點滴,或記錄工作瑣事,從生活細節中發現一些你與我的共同回憶。

九月二十八日 多雲

下午14:30  起床的時候已經過了吃藥的時間。療程踏入第八個月,轉了藥後一開始有些起色卻又突然崩塌,像老打不穩地基的摩天大廈在凌亂的風中搖搖欲墜。凌晨四時吞下的鎮定劑藥效好像仍未完全消散,整個人昏昏沉沉的。窗外的陽光好刺眼。

下午15:17 在家裏找到一塊乾巴巴的餅乾充飢。

下午15:19 看著關上的電視螢幕那片漆黑發了一會兒呆。今天心情好像有點糟糕,果然昨夜該早點睡覺休息的。

下午15:24 一把抓來手提電話,卻只有寥寥幾條訊息。

下午15:47 滑了好一會手機後還是決定下樓吃一個下午茶餐。在蒼白暗啞的臉上隨便塗些乳液,梳理一下亂糟糟的頭髮,脆弱的髮絲又掉落了好一大撮。

下午16:50 忽然想起你說你不懂情緒病人的世界,於是吃過甜膩的西多士後我就到書店給你買一本香港作家李智良的《房間》,A room without myself 。噢,我又忘記吃藥了。反正都已習慣吞下難受的感覺,我乾脆直接生吞那顆黃色膠囊。

下午17:24 距離和你見面的時間還有一小時零六分鐘。我在街上獨自遊盪,忽然想起了書中一句:「這座城市如此嚴密、叫人發瘋同時應允自由……」旺角鬧市行人匆匆,我的頭忽然感到有點膨脹欲裂。好焦躁。

傍晚18:03 等不及你來找我,我跳上駛往大埔、通往你所在之處的小巴。我看着山間幽無止境的昏闇,突然一股無力湧上心頭,所有事情一下子離我好遠好遠,我像孤島一樣在靜謐中沉降,接着在汪洋中溺斃。

傍晚18:31 擰頭看向窗外,想要追逐月亮的身影,晶瑩卻在眼眶間不斷打轉。我沒法看清眼前的景象,只好用力擦拭臉上流淌的溫熱,努力調整紊亂的呼吸,可我還是沒有成功駕馭那發狂咆哮的野獸,嘴脣咬得發白,指甲深陷在掌心之中。

傍晚18:46 下車之後我死命抓住那根救命草,找到無人空矌之處便釋放那頭失控的野獸。我拼命拉扯頭髮,失聲大叫。你着我聽聽球場嬉樂的人聲、汽車駛過的脈膊,然而我卻只能從遠處模糊的閃爍火光中,好像、好像找到那能讓肆虐中的野獸沉睡的永恆。

別往高處去、別往高處去。

晚上19:23 太累了,我只想他媽的把安靜要回來。直到那悠揚的音樂響起,你緊緊抱住了我,是那樣的生疏和失措。我聽到了真實的溫度,那頭猛獸終於放開了一直緊捏著的腦袋。

漸漸取回呼吸的掌控權,可我仍在流淚,止不住地流淚。我依稀能聽見兩個自己,一個明明理性卻無從看顧不堪的自己,另一個正沒因沒由地悲傷啜泣,還有一頭野獸正在旁邊虎視眈眈,尋找另一個合適的時機。

晚上20:54 像一個失去靈魂的軀殼,無聲無息、沒因沒由地哭泣了很久很久。良久,我才把自己從你的懷裏慢慢拉扯回來。多慶幸你在。親愛的,我很想告訴你,假如有天那頭橫蠻的野獸把我折磨得不似人形,甚至再也認不出你來了,那時候,請你別放棄,輕輕抱住我,讓我找回呼吸的節奏。慢慢地,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TEXT: WHITNEY/ HOKK FABRICA
DESIGN: CHRISTY/ HOKK FABRICA
HOKK fabrica
原來,不只一種模樣
Contact us | 合作請聯繫
media@hokkfabrica.com
who-is-harri-foo-hokkfabrica

未經授權請勿以任何形式轉載,違者追究法律責任。

WATCH: 喜歡看她白色裙擺飄動的軌跡|HF CITY SERIES

Send this to a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