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片】專訪「極飊流」:即使有天不再Slide,我們的火花兀自閃亮 - HOKK fabrica
HOKKfabrica 其他頻道

【短片】專訪「極飊流」:即使有天不再Slide,我們的火花兀自閃亮

拍攝影片當晚只能用一個詞語來形容──失控。這五位年輕人的膂力和熱情一旦被燃起,就怎樣都撲不滅;他們自言Slider們最突出的特徵就是吵嘈訇然,不論是來自嗓子還是滑動時磨擦聲,都做到一鳴驚人的效果。

sliding 海洋公園 sliding 海洋公園

說他們「驚人」,源於幾乎所有人都因主題樂園的驚嚇表演而認識他們。Sliding這項運動在香港並不流行,網上的資料也不多,為了釐清Sliding的定義,訪問當天我們也花了好一些時間了解,最後的結論是──Sliding無法用簡單的詞語歸類,它由極限運動延伸出來,是用來支撐表演技巧:「表演在前,運動其次。」Wai Ling比著手解釋。

從舞蹈員、健身教練、特技人、瑜珈導師到國術龍獅教練,他們身上背負著多個稱呼,Wai Ling甚至形容若有天不能運動,就會宛如百蟻纏身。來自五湖四海,看來唯有Sliding才能處理他們對運動不可言說的情愫,也將這幫人聚集起來。

sliding 海洋公園 sliding 海洋公園 sliding 海洋公園

花盡力氣自我燃燒,Slider跟一根火柴沒有兩樣,也是用肢體擦亮黑夜,用火光劃破空闃的氛圍;要是體能上沒有一早打下根基,這場電光火石間的表演也不會做得成。問起身上有沒有受傷的「戰績」可以分享,大伙兒異口同聲稱「當然有」,唯獨阿星搖搖頭:「基本上每個玩Sliding的人膝蓋都會有道疤痕,也沒有甚麼可炫耀的。」

直白一點說,沒經歷過削骨的痛,也成就不了眼前的Slider們,還好他們訓練和表演的路上一直以彼此為伴──跌倒時依然痛,但至少有人陪自己跌。每個人玩Sliding的年資少說也有5年,嶸仔說自己從來沒想過放棄:「希望再見這些隊友是一個很主要的原因。」「每年聚在一起表演,已經變成我們的習慣。」阿翹也插嘴道。

sliding 海洋公園

唯一想改變的,可能就是Sliding於觀眾眼中的印象:「Sliding是一個元素,可以套在任何表演之上,若能不止局限於驚嚇效果,這個“Magic Moment”就能帶給更多觀眾。」的確,Sliding的面向不應定錨在「令人雞飛狗走」的局面;一瞬即逝的花火,值得任何人定睛欣賞。

相處久了,他們建立了一套自己的語言,表演前會用普通話大叫一聲「欸!九鳥!」,外人聽不明白之餘,也一言概括了這個團隊的精髓:「那時剛好有九個人,像小鳥一樣自由奔放、翱翔天際,也蠻不錯的。」

sliding 海洋公園

十年後會不會再聚在一起?

「十年嗎?太遠了。」阿星笑說:「有緣的話十年後我們再做訪問吧!」

「只能說目前大家的關係還算好。」笑罷五人又笑成一團。

 

TEXT: NANA/HOKK FABRICA
PHOTOGRAPHY: MII N/HOKK FABRICA
VIDEO CREATED BY HOKK MEDIA
VIDEOGRAPHY: DICK L/HOKK FABRICA
ART DIRECTION: LILI N/HOKK FABRICA
VIDEO EDITING: EVANNA L/HOKK FABRICA
SPECIAL THANKS TO THE INTERVIEWEES!
Cheung Wai Ling張慧靈 (Wai Ling), To chi sing杜志星 (SingGor),
Wong Ying Wai黃盈偉 (偉仔,Wafigo),  Chiu Hon Ying趙漢嶸 (嶸仔,Ying仔)
& Yu Chun Kiu余俊翹 (Ar kiu)
HOKK fabrica
原來,不只一種模樣
Contact us | 合作請聯繫
media@hokkfabrica.com

未經授權請勿以任何形式轉載,違者追究法律責任。

staff pick
編輯精選

Send this to a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