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lm Club:香港電影有過的反叛 ──「壞孩子」的輕狂實驗 -

Film Club:香港電影有過的反叛 ──「壞孩子」的輕狂實驗

HF Crewon October 20, 2016 at 12:00 am

反叛是個人成長歷程中最動蕩青春的時刻,沒有反叛過又怎會理解年少那段任性瘋狂的歲月是何等可貴的經歷?然而,年輕反叛的思想和行為很多時候被建制社會扣上「壞孩子」的惡名。

反叛是源自個人成長的躁動不安,也是對主流思想宣洩不滿、渴求改變現狀的情感。一個人的聲音雖小,但結集到一幫同道的力量,不多不少也能排除心裏的不滿和困惑。若把此等「反叛」套應落香港電影上,就不得不提1970至1980年代的香港電影新浪潮。「新浪潮」一詞是挪用1950、60年代法國電影新浪潮而來,不置可否香港的新浪潮電影明顯透出有如法國新浪潮時期電影藝術的革命,以及震盪的思潮。

在新浪潮時期的電影無論在劇本、攝影、剪接、音樂、敍事結構和美學風格等電影語言上都一反主流電影的傳統。電影內容傾注了一批當時從海外留學回港及在電視台出身且未有拍長片經驗的年輕導演的個人視野和野心,拍出商業類型片以外的題材。新浪潮導演會以邊緣人物、關心社會的視角來創作,有時甚至會起用非職業演員、二三線演員來飾演主角人物。

新浪潮時期多元豐富的題材亦是開創商業主流以外的電影內涵,例如徐克結合了科幻和武俠元素拍出的《蝶變》,以及講述青少年挑戰社會秩序到處放炸彈的《第一類型的危險》;譚家明以《烈火青春》展現了年青人的叛逆任性,也拍出仿效法國新浪潮導演尚盧高達的電影風格,以紅藍白三色呈現心理狀態轉變的《愛殺》;許鞍華的《瘋劫》就帶有驚慄懸疑和推理的色彩,還有結合靈異神怪和民間習俗色彩的《撞到正》,而嚴浩的《夜車》則拍出年青人一夜之間由偷車演變到殺人到自毀的悲劇、方育平的《半邊人》講述社會低下階層在現實和理想之間的掙扎……每部電影都流露出導演的個人色彩風格,其獨特之處就成為他們當時簽名式的創作。新浪潮正正就是一個讓年輕導演擺脫傳統主流電影的包袱,一展抱負所長的平台。

蝶變香港新浪潮電影film club
Original photo via youku.com
第一類危險香港新浪潮電影film club
Original photo via shawn1277.blogspot.hk
瘋劫香港新浪潮電影film club
Original photo via movie.mtime.com
半邊人香港新浪潮電影film club
Original photo via wikipedia

香港電影新浪潮在電影美學和社會意義上都帶來一定的影響,震撼了當時的電影業外,也因而帶來了一股逆流而上的創作新風格。儘管新浪潮電影當中有不乏血腥、色情、暴力的大膽意識和場面,但鮮明、大膽和破格的敍事技巧反而成就了電影美學的新語言。新浪潮電影充滿叛逆的意味象徵,想像這批導演如壞孩子般跳出墨守成規的框框,他們年少輕狂,帶着無限的熱血和創意,埋首進行自己的電影實驗,打破主流、顛覆過往的自己,想說,香港電影其實也有過港式的「反叛」。再說向來有話,藝術家不反叛又怎會有創意?規行矩步又怎會激發新的藝術品?這點放眼於香港電影的現在與未來都值得反思。

最後一句:年少輕狂多好,為反叛碰杯高歌,生命不必要妥協,共勉之。

TEXT: AMINA
DESIGN:: YUKI L/HOKK FABRICA

More: Film Club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