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Pokémon GO求救的孩子,誰該感到慚愧? - HOKK fabrica

用Pokémon GO求救的孩子,誰該感到慚愧?

HF Crewon July 26, 2016 at 11:53 am

hokk fabrica voices香港網上雜誌文化時事專題新聞原創

心理學家Kurt Lewin曾提出「守門人」理論(Gatekeeping),後來,在傳播學上它也被用來指新聞媒體從消息來源獲得資訊後編輯篩選、刪減的過程。作為普通讀者們,接受到的信息是「過濾」過的,在大家都關注某個新聞時,其實還有無數重要的事情無人問津。

現在令人為之瘋狂的手機遊戲莫過於Pokémon GO,各大媒體也競相報導相關新聞。而在世界的另一個角落,一群飽受戰火折磨的孩子卻指望憑藉這款遊戲的高關注度引起國際社會的重視,幫助他們逃離災難。

在敘利亞,一個名叫The Revolutionary Forces of Syria的機構在Twitter上發佈了一組照片,每張照片中都有一個敘利亞孩子舉著一幅Pokémon GO小精靈的畫,下面寫著一行字,內容都為請求別人來救救自己。自2011年敘利亞內戰開始,戰爭成了當地人的「日常」,他們每天都要面對生命危險。根據國際組織「救助兒童會」(Save The Children)的數據,在過去的五年中已經有12,000個敘利亞孩子死於戰爭,還有超過兩百萬個孩子需要被救出這個國家。

Pokémon go syria hokk fabrica
圖中畫上句子的意思為:「在敘利亞這裡有很多Pokemon……來這裡救救我!!!」
Pokémon go syria hokk fabrica
圖句子意為:「我在伊德卜利(Idlib)郊外的Kafr Nabl,來救救我。」
Pokémon go syria hokk fabrica
「我來自Kafr Nabudah……救救我。」
Pokémon go syria hokk fabrica
「我來自敘利亞,來救救我!!!」
Photos via Huffington Post

此外,已逃難到丹麥的敘利亞平面設計師Saif Aldeen Tahhan也根據Pokémon GO設計了一組圖片,顯示戰爭對敘利亞普通民眾生活的災難性影響。

Pokémon go syria hokk fabrica
Saif Aldeen Tahhan的「敘利亞版Pokémon GO」
Photo via Telegraph

Everyone is now searching for Pokémon, however, Syrians are searching for the basic necessities of life. Honestly, I don’t think the world feels for us.

—Saif Aldeen Tahhan

(譯:人人都在搜尋Pokémon精靈,但是,敘利亞人民卻在搜尋維持生活的基本必需品。老實講,我不覺得世界能體會到我們的感受。)

Pokémon go syria hokk fabrica
Saif Aldeen Tahhan表現敘利亞受難兒童的作品
Pokémon go syria hokk fabrica
Saif Aldeen Tahhan
Photo via @ Saif Aldeen Tahhan/Facebook

也許我們在批評媒體「趨炎附勢」的同時也應該反省自身,媒體針對讀者的喜好對新聞進行篩選,若讀者改變了閱讀興趣點,這些真正需要幫助的人或許就有更多的曝光機會。但要求每個人都去關注別人的苦難是一件幾乎不可能的事。若你辛苦奔波一天疲憊地回到家,你會關注輕鬆有趣的Pokémon GO新動向還是看起來遙不可及又非常沈痛的敘利亞受難人民?並且敘利亞戰亂已持續很久,人們對相關新聞也漸漸麻木。對於別人的痛苦,我們終究無法感同身受,無論是不能還是不願。這時似乎只能祈禱世界上少一點戰亂,多一點和平,讓敘利亞的孩子也能在自己的家園懷著輕鬆的心情玩Pokémon GO。

Sources and references: Huffington PostTelegraph

TEXT: ELLEN N
DESIGN: NATALIE K/HOKK FABRICA
HOKK fabrica
原來,不只一種模樣
Contact us | 合作請聯繫
media@hokkfabrica.com
who-is-harri-foo-hokkfabrica

未經授權請勿以任何形式轉載,違者追究法律責任。

Send this to a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