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thinking Beauty:你有多久沒在自拍裡看過「無添加」的自己?

HF Crewon February 23, 2019 at 12:00 am

打開手機裡的相機,把鏡頭轉向自己,再精挑一個濾鏡與良好的角度,一張接近「完美」的自拍照就此誕生──此時你看著鏡子裡的自己,臉上的痘印與黑眼圈,還有新年假期後養出的雙下巴……簡直是不願多看一眼。於是,大家習慣以這種方法去看自己──瘦臉美白是基本,濾鏡最好能加深臉部輪廓與隱藏毛孔痘痘。可是,大家有多久沒在自拍裡看過「無添加」的自己?當把所有濾鏡都給刪去,鏡頭世界裡的我們,是否真的這麼「慘不忍睹」?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A post shared by Gigi Hadid (@gigihadid) on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A post shared by Kendall (@kendalljenner) on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A post shared by Dua Lipa (@dualipa) on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A post shared by Ariana Grande (@arianagrande) on

經編輯的照片,就像是「上癮的視覺卡路里」

近日與友人們一次的團體自拍,讓我突然想起這個問題。作為女生,我當然能理解大家對角度的執著,也想拍出最令自己滿意的照片,但那次實在快令我抓狂──本來沒人願意拿手機,幸好有帶廣角鏡,才讓大家心情「平伏一點」;到我拿著手機,把鏡頭對著她們時,其中一名友人掩臉大叫:「好醜啊!快點用濾鏡吧!」我心想:那個人明明是你、明明就很正常,那為何要大驚小怪?到準備拍照之際,又要等大家弄好頭髮、補好妝,再找個光線良好的位置和擺個表情。拿著手機的我與她們之間,好像隔了一條鴻溝般;我站在在前面,她們像是要瑟縮到照片的角落去。那張照片,怪異到我也不懂得形容,但她們似乎很滿意,還忙著後期的加工微調。

發完牢騷,接下來就是我的疑問:一個無濾鏡的自己、一張未經編輯的照片,真的這麼難以正視嗎?最近,蘇格蘭攝影師Rankin籌備了一個名為「Selfie Harm」的頂目,並為15名13至19歲的青年拍攝大頭照。接著,攝影師給大家每人5分鐘,讓大家編輯一張能上載至社交網站的照片;在大多數的照片裡,他們也把鼻子變得更窄、臉部看來更具線條美,又把眼睛和嘴唇弄大、把雀斑給修走,還後期增添了一點妝容。

老實說,這結果毫不讓人意外,但Rankin道出了一個事實:大家口裡說著喜歡未經編輯的照片,實際卻沒人敢完全的「不加工」。社交媒體與濾鏡的流行,直接影響了大家對自我形象的看法,也很容易對於自身的「不完美」感到不安,甚至會影響心理健康。長此下去,這些照片就像是「上癮的視覺卡路里」(“visual calories”),讓我們不能自拔之餘,也讓大家看不慣那真實的自己。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A post shared by jetzt (@jetzt_de) on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A post shared by VISUALDIET (@visual.diet) on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A post shared by VISUALDIET (@visual.diet) on

活在濾鏡的意義是什麼?

不知道大家平日喜歡用什麼濾鏡呢?最方便的手機內置濾鏡?社交程式Snapchat裡的搞怪濾鏡?還是像B612或SNOW等流動應用程式?若然要談近日的大熱濾鏡,那就不能不提藝術家Johanna Jaskowska的名字。近日在社交平台Instagram上大熱的Beauty3000、Zoufriya 和 Blast濾鏡都是出自她手;受到未來主義與電影所啟發,她將之結合了AR技術,製作出充滿彩虹光感的濾鏡。

猶如是「凡士林過濾器」(virtual Vaseline)般,這款濾鏡讓用家的臉龐閃亮而有光澤;當在鏡頭裡輕按臉部時,光源將以不同的速度作出變化,感覺像是一件充滿未來感的藝術品。當點進Jaskowska的IG帳戶時,看到其個人簡介欄目上簡單寫著 “There’s no filter without you”(「沒有你,那就沒有濾鏡」)。這番說話的背後,難道是想要暗示今日的自拍文化?“That people today are all about self-promotion — being beautiful, showing yourself in the best light.”(「今時今日,人們都喜歡標榜著自己展現美麗的一面,渴望在最閃耀的聚光燈下展現自己。」)濾鏡的產生與盛行,某程度也是基於以上原因──除了能夠完善自己,還能通過濾鏡來創造一個新的形象,這簡直就像是一個可穿戴的時尚配飾般。

以濾鏡來得到新鮮感,或是想要顛覆傳統美的定義,我覺得這些都是良好的使用心態。但假如使用成癮,把現實得不到的「完美形象」傾注在自拍與濾鏡裡,那可能是一種病態的行為。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A post shared by Johanna Jaskowska (@johwska) on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A post shared by Johanna Jaskowska (@johwska) on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A post shared by Johanna Jaskowska (@johwska) on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A post shared by Johanna Jaskowska (@johwska) on

Selfitis,自拍成癮的「炎症」

去年,報章The New Times 訪問了一名化名Lina Mutesi的女生,她稱自拍能帶來快樂與抒壓功能,指自己需要在所有照片裡看起來很棒,並且每天也向男友發送照片,好確保對方知道自己穿什麼和做些什麼。在空閒時,她會使用lidow、picsart、air brush、cymera等編輯應用程序來修改照片,好讓自己在照片裡是「完美」的,然後才安心地將照片發佈至社交平台。自稱是自拍成癮者的Mutesi,卻不認為這對健康有害。

Selfitis(「自拍成癮」)一詞早在2014年便出現,原本是取笑那些機不離手的自拍人士,但美國精神病學協會(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也歸類它為一種精神疾病:「對自拍與上載照片到社交網站具強烈慾望,以作為彌補自尊心低落的方法,以及填補『親密關係』的空白。」(“The obsessive compulsive desire to take photos of one’s self and post them on social media as a way to make up for the lack of self-esteem and to fill a gap in intimacy”.)協會還指出,Selfitis能分為三個水平──Borderline selfitis,每天至少拍攝三張自拍,但不上載至社交媒體上;Acute selfitis,每天至少拍攝三張自拍並會全部上載;Chronic selfitis,全天候式的自拍,至少在社交媒體上發布超過六次。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A post shared by Irene Kim 🦄 (@ireneisgood) on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A post shared by Kaia (@kaiagerber) on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A post shared by J (@jennierubyjane) on

來自英國諾丁漢特倫特大學(Nottingham Trent University)心理學系的Dr Mark Griffiths一直致力研究Selfitis的病因,更製作了一個自我評估病情的測量表。一系列的監測問題,答案由五個程度的區分所組成(由「非常同意」到「非常不同意」),以觀察人們對自拍的上癮程度及依賴程度。結果顯示,這些患者通常也是缺乏自信,並嘗試在社交網站裡尋找「合適」的空間,以證明自己在群體裡受到歡迎,而非是被孤立的一群。

自拍與使用濾鏡,是否真的百害而無一利?當然不是。適量地使用濾鏡,真的能讓人心情好一點、自信一點,但同時也希望大家別改造得太過火,甚至到達成癮境界。鏡頭裡那個「無添加」的自己,其實一點也不可怕。別因為濾鏡裡過度修飾,讓你害怕正視鏡頭裡最真實的自己吧。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A post shared by Kylie (@kyliejenner) on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A post shared by i_am_kiko (@i_am_kiko) on

猜你喜歡:

Rethinking Beauty:天生的斑紋,在她們身上化成獨特標記

拒絕打造「完美主義妝容」,美容博主v93oo分享新式概念美妝|Rethinking Beauty

Rethinking Beauty: 翻開「外星女孩」Aryuna Tardis的美麗日記,細看每個極致妝容背的情緒故事

HOKK fabrica
原來,不只一種模樣
Contact us | 合作請聯繫
media@hokkfabrica.com
Harri Foo Instagram

未經授權請勿以任何形式轉載,違者追究法律責任。

WATCH: Etta Fung,一位愛上空中絲帶舞的花腔女高音

Send this to a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