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被色彩豐富的畫風誤導!美國畫家 Alexander Paulus 對現實的申訴 - HOKK fabrica

不要被色彩豐富的畫風誤導!美國畫家 Alexander Paulus 對現實的申訴

HF Crewon January 12, 2017 at 12:00 am

「靈感IQ稱得上十分之高超,創作力量同幻想會嚇你一跳……」

「我今天很開心,明天一定會更開心的。你說對嗎,哈姆太郎?」

這些歌詞和對白有沒有喚起你藏在腦海深處的回憶?你還記得自己小時候一放學便要馬上衝回家扭開電視那股熱血嗎?童年時的卡通動畫縱使這一切已成為歷史,但欣賞誇張奪目的藝術作品絕不是小朋友的專利,以下介紹的畫家Alexander Paulus便擅長以糖果般誘人的畫面作為藥引,帶出對現實生活的諷刺。

Alexander Paulus是一個來自美國曼非斯的畫家,大多以壓克力顏料作畫,並擅長拼貼不同的材質和善用油畫顏料的質感,創造出他獨特的風格。以 These hair clippers suck dick 為例,整個畫面被一個放大了的頭部佔據著;畫作上方利用厚重的油畫顏料,塑造凹凸不平的質感和混色的效果,模仿了一個女孩前額的頭髮;相反地,這個女孩的臉蛋則用了平滑的壓克力顏料來描繪。Paulus 充份利用截然不同的獨感建構他的藝術世界,讓材料本身成為作品的主角。

I switched to acrylic, after using oils meant the paintings took months to complete. The dry time now is fantastic and if I don’t like it, I can paint over it. However I still like the look of oil paint, which is why I’ve started incorporating it back into the work.

—Alexander Paulus

(譯:因為使用油畫顏料後,意味著畫作需要幾個月才能完成,所以我改用壓克力。 現在的乾燥時間很好,而且如果我不喜歡它,我可以直接用另一層壓克力覆蓋它。然而,我仍然喜歡油畫的外觀,這就是為什麼我開始將它們兩者融入我的作品。)
Alexander Paulus畫家
如果從遠距離觀看Paulus 的畫作,我們可能會被它們的用色誤導;作品貼近普普藝術的風格,大多運用鮮明大膽的配色,製造強烈的對比,讓觀眾有如置身繽粉的童話王國。然而若我們嘗試細看畫作的內容,就能發現在Paulus 創造的視覺饗宴中,一個個悲慘的人物正在向我們招手。

在 The gods dropped a hot one on my rotting corpse 裡,一個全身赤裸、倒卧在血泊上的小人兒正被一坨從天而降的巨大糞便擠壓,小人兒的上方懸浮著一個沒有穿褲子的屁股,相信這屁股的主人就是作品標題指的上帝(the god)了。也許我們能輕易地被畫中人物的遭遇逗樂,畢竟製造這些低俗的橋段從來都是在觀眾腦裡留下深刻印象的捷徑;但筆者相信比起賣弄廉價的幽默,Alexander Paulus 更想以諷刺滑稽的方法,呈現我們日常生活遇到不快事時的心態——就像被上帝的糞便壓倒一樣——悲慘但無力。

I also like to include humour in the work and the titles. I feel like art that is humorous and meaningful sticks with me longer.

—Alexander Paulus

(譯:我也喜歡在作品和它們的標題中加入幽默, 我覺得幽默和有意義藝術更符合我的創作宗旨。)
Alexander Paulus畫家
Alexander Paulus 大概對糞便背後的象徵情有獨鍾。A very lucky boy 中一個坐在金壺上的妖精像小丑一樣反覆拋著七塊彩色的糞便,被一條彩虹包圍;彷彿揭示在這個五光十色的世界,不少人從事著自己不喜愛的事,無奈地被困在生活的循環;縱使咧嘴露齒而笑 ,但雙眸卻流著眼淚。
Alexander Paulus畫家

Photo courtesy of Alexander Paulus

TEXT: NANA WONG
DESIGN: CYAN F/HOKK FABRICA
HOKK fabrica
原來,不只一種模樣
Contact us | 合作請聯繫
media@hokkfabrica.com
who-is-harri-foo-hokkfabrica

未經授權請勿以任何形式轉載,違者追究法律責任。

WATCH: 十年只專注一件事:她們不約而同告訴你,「生命中不能沒有藝術」

Send this to a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