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Issues - HOKK fabrica

All Issues

The Modern Issue

藍光  在眼中閃閃發亮

昔日納西瑟斯如何愛上水中倒影

我也如何愛上螢幕中的自己

滑過友誼  刪過舊愛

逃離  無法Ctrl+Z的現實

大概是現代人的寫照

所謂的「現代」  卻又是甚麼

今天的前衛  或會成為來年的過時

上世紀的過時  又能否成為明日的前衛

或者

只有牽引時代的巨浪

才能走出今天的荒誕

View This Issue

The Blue Issue

他們說,如果憂鬱有顏色,那一定是藍色的

沒有黑色那麼決絕,沒有黃色那麼明快

在深不見底的藍裡緩緩地沈澱、沈澱

但藍色也是自由的顏色

看那無邊無際的天空和海洋

在它們面前,再沈重的煩惱不過是塵埃

輕飄飄地隨風遠去

多矛盾

憂鬱是你,自由暢快也是你

藍色究竟是什麼

其實你一直都是你,對吧

憂鬱是我,自由暢快也是我

在我的眼裡,在口耳相傳中,在文字裡,你才是藍色

世上本無藍色

View This Issue

The Peace Issue

我們

如遊走於天秤中間的人

試圖在兩極中尋找平衡

左邊 右邊

要選它 還是它

握着 放下

再握着 再放下

可憐的人

看着升高的那端

懷恨 躊躇 折磨 難耐

畢竟抓不到的東西 總是美麗的吧

「苦非苦  樂非樂

只是一時的執念而已」

騰空你的心靈居所

在喧鬧中 還能安睡

在寂靜中 仍舊能活得精彩

那就好了

View This Issue

The Fame Issue

Editor’s Note】8月份,The Fame Issue

每個人都想成名 哪管是只有15分鐘 , 15秒, 不,  15毫秒也好

一張完美的照片背後 是過百張不完美的照片,一段有感染力的status背後 是數小時的構思,一個隨性的動作背後,原來絕不隨性。

你說 我追名逐利

他說 你淡泊名利

我說 這都並無不妥

人 ,本身不就是自戀生物嗎?在後現代的紫醉金迷花花世界中,誰是觀眾,誰是演員?

為浮華而動也好,浮游塵埃之外亦罷,盡情做想做的事吧。

只要你懂得保持清醒,就已足夠。

View This Issue

The Daily Issue

Editor’s Note7月份,The Daily Issue

改走另一條路

改叫另一個餐

改穿另一種風格

偶爾走歪  未嘗不可

陌生是一種刺激

叫人害怕  亦叫人上癮

身處沒有人認識自己的地方

膽 大了

心 寬敞了

視線 明亮了

發現 原來自己可以

來吧

將每天積聚的納悶

摺成小船 放出大海

走吧

走那條不常走的路

見那位不常見的人

做那些不常做的事

不要再容許自己糾纏於想與不想之間了

因為 躊躇 無法將你帶到更遠的地方

從明天開始

讓陌生成為一種習慣

讓陌生化作水珠

在平靜如鏡的生活 泛起漣漪

View This Issue

The Wanderer Issue

三毛說:

心若沒有棲息的地方,到哪裡都是流浪

擁有一間豪宅也不一定有家

將一處陋室當做心靈的歸宿又何妨

於是 我們開始流浪

去尋找「天空飛翔的小鳥」、「山間輕流的小溪」

去尋找「夢中的橄欖樹」

徘徊在遠方的流浪者

也許從未偏離內心的方向

真正迷失了方向的

或許是看似按部就班生活的人

是流浪還是迷失?

其實你的心靈早已幫你回答

「親愛的,別悲傷」

希望你的幸福不在他方

View This Issue

The Art Issue

藝術,究竟是甚麼?

維基用了13, 813個字來解釋甚麼是藝術

Instagram上有245,181,598+#art標籤

Google上有 8,970,000,000個搜尋結果

小學美術課的勞作

爺爺沖功夫茶的一絲不苟

路旁匿名者留下的塗鴉

花了180年才完成的巴黎聖母院

梵高說過:

「沒有任何東西能夠比愛人更藝術。」

愛 如藝術

始於對美好事物的愛慕和追求

這種情感載體 讓人神往 陶醉

而生活 或許就是

一場無止境的行為藝術

一種對時代的無聲表達

最終只有自己看懂 也就足

View This Issue

The Grey Issue

灰,是冷淡和不明確的,卻是由無數明確、鮮艷的色彩堆疊而成。

將紅、綠;黃、紫;藍、橘;黑、白混合便會成灰。

要是我們只顧俯首於調色盤𥚃那去不復返的混濁,忽略了背後存在過的斑斕,甚至忘記了仰望天空𥚃天灰天青的交替;我們只會把灰看成了攻防失據的結果,而忘記了其實它是最被動,卻最包容的色調。

每一步

渾身的傷口裂開

從淺淺的灰走來

幾近無光之境

走進更深的灰色

先別慌張

前面邊哭邊走的路

還多著呢

──《灰》青木原

a-little-baout-hokk-fabrica-header

青木原,來自香港的社會詩人,骨子裡的悲觀主義者,永遠無法從無常與荒謬感中開脫。

以詩摘點香港的零星回憶;詩是一些雜記,關於自己的,社會的,以及世界的煎熬。

Follow Facebook@chingwoodland

View This Issue

The Root Issue

偶然、巧合、隨機,

常常是我們對自己所做所為的解釋。

開學第一天你選擇坐在她身旁的好友,

在路邊攤一眼看中的那件二手印花裙,

對轉角第二間小店的那杯薑汁咖啡的偏愛,

在路上唯獨引起你注意,穿無領襯衫的那個陌生人……

但就像大樹的枝繁葉茂是因為根的滋養,

種種隨意的背後,都暗藏複雜的根源。

基因、家庭、經歷、時代、選擇……

如果我們是大樹,

它們就是樹根,

成就了昨天、此刻、來年的我們。

常說落葉歸根,故土難離,

無論你在哪裡,在做甚麼,

問問自己是否已忘了默默塑造、支撐著我們的「樹根」?

翻開劇本,回到最初,或許會發現,

偶然,從來不只是偶然而已。

View This Issue

Send this to a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