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未來主義油畫: 迎合科技/距離/時間 - HOKK fabrica

淺談未來主義油畫: 迎合科技/距離/時間

HF Crewon May 8, 2014 at 3:08 pm

讓我們來看一下,那個時代的畫家如何繪出他們的理想國度。

藝術史裡曾經有過一段短時間冒起的時期,名為未來主義

於工業革命後的二十世紀初,機器取代人力,以倍速生產規格統一的產品;而電車、電話的發明,亦縮短人類對於距離的認知,生活被大大改變,也徹底衝擊人類對於時間速度的感受。

那時候,大家都相信科技為人類帶來美好、幸福的未來

藝術界自然是對時代最敏感的一群。

意大利詩人Filippo Tommaso Marinetti在1908-1910年間發表一系列未來主義宣言(Series of Manifestos),其中提出的宣示,極力歌頌新時代的來臨,主張掃除所有傳統藝術形式,並要創立全新藝術,與機械時代的生活節奏相符。思潮迅速蔓延至美術音樂戲劇電影攝影等各個領域。

受此宣言影響,一班藝術家包括Umberto Boccioni、Carlo Carrà、Luigi Russolo、Giacomo Balla、Gino Severini等於1910年間提出未來派畫家宣言

他們希望藝術界把握新世紀的速度,強調要依其進步理念創作,致力表現出像鋼鐵般的狂熱的傲然的疾馳現代生活,主張不斷行動才能迎向未來,甚至否認過去,並呼籲群眾不去沈溺舊日情懷,更應頌揚嶄新的明天。

這一群畫家對於電影飛機機械,甚至武器都十分著迷。他們在有限的畫布填上最大容量的物質訊息,像時間、空間、動作、光影,令整個畫面都「動」起來。

讓我們來看一下,那個時代的畫家如何繪出他們的理想國度。

Giacomo Balla, Dynamism of a Dog on a Leash (Leash in Motion), 1912. Oil on canvas, 35 x 45 1/2” 圖片源於Jerryandmartha.com
Giacomo Balla, Dynamism of a Dog on a Leash (Leash in Motion), 1912. Oil on canvas, 35 x 45 1/2”
Photo via Jerryandmartha.com
Umberto Boccioni, States of Mind I: The Farewells, 1911. Oil on canvas, 24 3/4 x 37 7/8”
Umberto Boccioni, States of Mind I: The Farewells, 1911. Oil on canvas, 24 3/4 x 37 7/8”
Antonio Giulio Bragalia, The Cellist, 1913. Gelatin-silver print.
Antonio Giulio Bragalia, The Cellist, 1913. Gelatin-silver print.

可是,隨著第一次世界大戰於1914年爆發,戰鬥機、坦克、槍等機械的出現同時摧毀人類的未來。隨著這個信仰的幻滅,畫家們憤而轉向純粹,後來更發展出抽象主義,但未來並非從此消失,只是從主義轉向生活,且不斷被人們實踐著。

TEXT: PENELOPE
HOKK fabrica
原來,不只一種模樣
Contact us | 合作請聯繫
media@hokkfabrica.com

未經授權請勿以任何形式轉載,違者追究法律責任。

Send this to a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