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過去,看古時候女子的體育運動

hokk fabrica online magazine 原來不只一種模樣

東京奧運會在即,運動成為最近的熱門話題。平日裡,去健身房健身或者在林蔭道上跑步是再平常不過的事,但如果我們回顧歷史上東亞女子所能進行的體育運動,就會發現選擇餘地相比現在真的太少。

「陽春女兒笑語喧,綠楊影里蕩半仙。身輕裙薄凌空舞,疑是嫦娥下九天」

—《荊楚·歲時記》

如果以現代人的標準來看,很多古代女性的體育運動如今恐怕很難算做是真正的體育項目,譬如盪鞦韆、放風箏、撲蝶,這些似乎更像是休閒娛樂活動。不過在古代男尊女卑的思想禁錮下,女性不僅不能隨意外出拋頭露面,還要符合「白面纖腰」、「弱不禁風」的所謂淑女儀態美;到了宋朝時興起女性「裹足」的風潮,晚清更是女子皆以「三寸金蓮」為美,小腳女性連行走都成問題,更不可能進行跑、跳等激烈的體育運動了。

纏足的女性

纏足的女性

在古代詩歌文獻裡,對於女性盪鞦韆的記載很多。「牆裡鞦韆牆外道, 牆外行人,牆裡佳人笑」,古代女性不能隨意外出,就只能在自家庭院裡搭一個鞦韆玩樂。在宮廷裡,也有「內人稀見水鞦韆,爭擘珠簾帳殿前」的景象。只是這些都僅限於貴族女子或是宮廷女子,在普通人家,女性不僅受到禮教限制,還要操持家裡的大小事務,侍奉公婆、養育子女,家務勞動已經佔據了大部分時間,沒有精力再去進行體育運動。正如《紅樓夢》裡,薛寶釵說的那樣:「天下難得的是富貴,又難得的是閒散」。

提到《紅樓夢》,作為一部難得的描寫明清時期閨閣女性生活的小說,它對大觀園裡女性活動著墨不少。「滴翠亭楊妃戲彩蝶」說的就是薛寶釵看到一對「玉色蝴蝶」,想用扇子撲了來玩。對於這一部分內容,「紅學」研究中有許多不同的解讀,但無論怎樣,不可否認的一點是:即便遵守禮教、隨分從時如寶釵,也會有活潑好動的一面,而將她們禁錮在狹小天地、壓抑天性的封建禮教無疑是殘忍的。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A post shared by @bluewillowchina

繪有寶釵撲蝶圖案的瓷器

放風箏也是《紅樓夢》中提到的一項活動,黛玉放風箏上天,被認為是「放晦氣」,放走生病的病根;探春的風箏因為和別人的風箏纏一起取不回來,便只能把風箏線剪斷,讓風箏隨風飄走,而這段情節被認為是預示著探春遠嫁。後來,黛玉的身體還是不見好,最終撒手人寰;探春也被選為朝廷戰敗和親的對象,遠嫁異鄉。這些閨閣女子的命運,就如同風箏一般,在風雨中飄搖。

粵劇中的探春遠嫁

雖說女性在體育運動中受限是古代大多數時期的情況,但在不同朝代、民族和階層中,情況還是有所不同。在魏晉南北朝時期,女子射箭是很流行的體育運動,尤其是在北方遊牧民族中格外受歡迎。造成這種現象部分原因是當時戰亂頻繁,女性有時也需要武藝傍身來保衛家園,我們熟悉的《木蘭辭》中勇敢替父從軍的花木蘭就是生活在這一時期。

《花木蘭》電影預告

後來在和平時期,射箭漸漸演變成一項娛樂活動,唐朝時民風開放,女性也可以進行娛樂性的騎射活動,著名詩人杜甫的詩歌《哀江頭》描寫的就是女性射箭英姿颯爽的場景:

「輦前才人帶弓箭,白馬嚼嚙黃金勒。翻身向天仰射雲,一笑正墜雙飛翼」

—《哀江頭》

在娛樂化的過程中,射箭的場景從室外轉入室內,從而有了在宴飲時類似射箭的活動「投壺」:拿酒壺或是專門的壺,增加兩個投孔,把箭扔到孔中。唐代詩人李商隱的《寄遠》這首詩就是反映了古代女性熱衷於投壺運動。

「姮娥搗藥無時已,玉女投壺未肯休。何日桑田俱變了, 不教伊水向東流」

—《寄遠》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A post shared by shiina (@shiina_doll)


投壺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國際足球協會(FIFA)在2004年承認足球運動最早的形式出現在古代中國,即古時候的「蹴鞠」。在距今3400多年的岩畫中已經有人類踢球的場景,可見其歷史之久遠。蹴鞠在漢代廣泛流行起來,一開始是男性的運動,後來在唐代,逐漸有女性加入這項運動。每到寒食節(清明節前一兩日),人們會和親朋好友一起進行舒展身體的運動,蹴鞠就是最佳選擇之一,唐代詩歌中就有關於戀人們進行蹴鞠活動的記載。此外還有類似如今高爾夫球的「捶丸」運動:徒步用球桿擊球,讓球進入球場上的球穴中。在明代畫家杜堇的「仕女圖」裡就有女性參與蹴鞠、捶丸活動的場景。


杜堇「仕女圖」裡的蹴鞠

古時候女子所能進行的體育運動,受到了朝代、階級、職業、民族等多方面因素的影響,既有無法離開閨閣的小姐、也有能騎馬射箭保家衛國的女性、甚至還有個別通過雜技或是角力表演賣藝來維繫生活的女性藝人,但無論從怎樣的角度去看,古代女性在體育運動的選擇上自由度是遠遠低於男性的。發展女性體育運動,直到今天仍然是非常重要的事業。

References:
王宏超 著:古人的生活世界(北京:中華書局,2020年)
楊海東:從詩詞看我國古代女子體育發展
汪南:杜堇《仕女圖》中的時代信息
趙霞:《紅樓夢》大觀園女性休閒健身文化探析

Cover image: Spring Morning in the Han Palace (detail) by Qiu Ying

TEXT: ELLEN N / HOKK FABRICA

23 July 2021, 12:00 AM

HOKK fabrica
原來不只一種模樣
Contact us | 合作請聯繫
media@hokkfabrica.com

 

未經授權請勿以任何形式轉載,違者追究法律責任。

WATCH | 如果地球能聽見,你會對地球說一句什麼的話?

Send this to a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