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up Shaming: 女性不能在車廂化妝?她們都在告訴你,通勤時化妝沒什麼可羞恥的 - HOKK fabrica

Makeup Shaming: 女性不能在車廂化妝?她們都在告訴你,通勤時化妝沒什麼可羞恥的

HF Crewon November 10, 2017 at 12:00 am

「大城市中的女性很美麗,但有時,她們很醜陋。」

「為何不能在乘車前化好妝?大家都看到你的睫毛如何增長兩倍、你的眉毛如何長出來了。」

這些都是來自日本鐵路公司一個「禁止化妝」廣告的對白,明顯地,不是從女性的視角出發,彷彿女性化妝的過程,對於那公司來說,不能取悅男性,所以需要隱藏,像月經相關的事情,不能宣之於口一樣。

那些認為化妝過程「很醜」的人們

地鐵化妝
Photo via Campaign Asia

2016年,日本鐵路公司拍攝了一個「阻止女性在地鐵化妝」的廣告,令人最驚訝的是,片中一個已經化好妝的年輕女性,走到化妝的女士面前大唱「禁止化妝歌」。相信會化妝的女士,或者會在地鐵化妝的,一定能了解這行為背後的原因,而且化妝並不是什麼羞恥的事,鐵路公司借著女性的臉孔來告訴女性「什麼不能做」,反映了日本的性別歧視如何嚴重。

除了日本,紐約的Metro也有禁止化妝的標語,表示「這是一個車廂,不是洗手間」,將化妝和「在車廂剪指甲」相提並論,引起不少女性反響 。

地鐵化妝
Photo via News.com.au
地鐵化妝
Photo via News.com.au

不過,化妝為何會被視為「在洗手間」才能做的事?不是跟「衛生巾」、「經血」不能在公眾地方展示一樣嗎?「Period shaming」之後,似乎「Make-up shaming」也是女性需要面對的性別歧視。

通勤時化妝,改變了化妝業

2012年的調查顯示,三分之二英國女性會在通勤時化妝。2014年,已經有4%的化妝品設計成「通勤用」的模樣,包括固體質地、可以單手使用等,到2016年,比率已經增倍。

Covergirl的 PDA廣告,便找來了500名女性,在紐約的公眾地方化妝,廣告中的訊息,就是「在公眾地方化妝並沒有問題」,而問題出於這些公司企圖告訴女性有什麼不可以做,問題遠遠比一個「標語」大,背後的性別歧視就是Covergirl想帶出的。


Covergirl PDA campaign

What’s wrong with applying your makeup in public? And is this just an ad on the subway, or a sign of something bigger?

There are these messages telling women what to do and what not to do. At Covergirl we believe no one should tell you how, when or where you make up. It’s up to you … Because makeup is nothing to be ashamed of.
— Covergirl PDA campaign

針對女性的「不成文規定」

地鐵化妝
Drew Barrymore在車廂內化妝
Photos via Vanity Fair & NYdailynews
地鐵化妝
Drew Barrymore在車廂內化妝
Photos via Vanity Fair & NYdailynews

已經有衛生巾公司在廣告上以「紅色」呈現經血了,月經再不應該是社會禁忌了,可是化妝呢?假如化妝行為沒有妨礙到其他乘客,那麼也是一個不錯的時間利用。女性在地鐵化妝與否,全由自己決定,假如自己不介意在公眾面前「變身」,那麼為何日本鐵路公司有權批評這「變身過程」呢?

延伸閱讀: In the News:終於沒有奇怪的藍色液體,衛生巾廣告本應如此!

在地鐵中擾人的行為怎麼會只有「女性化妝」?高聲談電話的人、在座位上張開雙腿坐的男性們(“Man-spreading”)、繁忙時間攤開報紙看的人們…這些都沒有人出聲制止的行為,為何女性想整理儀容、化妝卻被指指點點?

地鐵化妝
Man-spreading也是滋擾的行為
Photo via wbur.org

Source: Refinery29, Dailymail & Guardian

同場加映:
幾十年前,驗孕依然是禁忌……你知道第一個家用驗孕套裝是何時出現嗎?
Rethinking Beauty:「真裸妝」還是「假素顏」?為什麼我們要 「假裝自然」?

TEXT: KAYLA/HOKK FABRICA
DESIGN: LAWRA/HOKK FABRICA

Send this to a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