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花雪月柳絮飄:淺談日本藝伎 - HOKK fabrica

風花雪月柳絮飄:淺談日本藝伎

HF Crewon November 16, 2014 at 10:00 am

japanese geisha,geisha, japanese culture, drama,japanese dramas,entertainment,藝妓, 藝者,日本,japan,japanese tradition
Photo via blogspot.com

還記得筆者在京都遊玩時,不時會看到一些女性穿著華麗和服、踏著木屐、面塗著厚厚白粉與朱紅唇彩,她們的步伐小而頻密,卻又不失優雅,而她們就是我們所稱的「藝伎」,亦稱為「藝者」(日語:げいしゃ,Geisha)。許多人都會把「伎」與「妓」混為一談,實際上這是不對,前者有能歌善舞之意,後者多被指是出賣肉身的女性,明顯地日本藝伎歸於前者,絕不是一般妓女可相比。在中國,妓女被認為是低賤的工作,相反在日本,藝伎有著國寶級的地位。

japanese geisha,geisha, japanese culture, drama,japanese dramas,entertainment,藝妓, 藝者,日本,japan,japanese tradition
Photo via bizhicool.com
《Memoirs of a Geisha藝伎回憶錄》雖是講述藝伎的養成,但部分情節有點違背原意

也許你對藝伎的印象會出於2005年的《藝伎回憶錄》,不過當中略顯低俗的情節卻有點違背藝伎的原意。古時,「伎」與「妓」同樣要賣身,但隨著時代演變,藝伎已不用賣身,但仍保持當時的形象,她們之所以會被誤以為是妓女,因為她們妓女一樣同都是出沒在風花雪月、男人尋花問柳之地。

japanese geisha,geisha, japanese culture, drama,japanese dramas,entertainment,藝妓, 藝者,日本,japan,japanese tradition
Photo via pcpop.com
表演是最基本的技能

要說她們與妓女最大的分別,就是她們能歌善舞,且精通琴棋書畫,只賣藝,不賣身,雖然中國也不少類似的女性紀錄在書藉,但終歸待遇不及日本藝伎。而她們要成為一位真正的藝伎,必須要接受好幾年的訓練,除了剛才所說的技能,還要學習談吐舉止,不止如此,她們還要對時政暸如指掌,簡單來說她們就一位高級招待員,你亦可以稱她為一位活生生的藝術品。

藝伎的出現,某程度對妓女的生計產生負面影響,甚至是威脅,畢竟兩者的工作性質差天共地,迫使政府立法制定極嚴格的條例,規管藝伎應有的服飾、服務和工作地點,並且指明工作不能牽涉性交易,反而陰差陽錯地讓藝伎一枝獨秀。不過藝伎本身是可以選擇與客人交往,在這情況下發生關係是容許的,因為這是屬於個人行為,不涉及其藝伎身份,只是不容許有一夜情的出現。

japanese geisha,geisha, japanese culture, drama,japanese dramas,entertainment,藝妓, 藝者,日本,japan,japanese tradition
Photo via heidiliao.pixnet.net
茶館通常會寫著藝伎的藝名

別以為藝伎是隨傳隨到,想得到她們的服務可是要事先預約的,一般情況下你要聯絡藝伎館(藝伎訓練的地方)的負責人,或是到聯絡茶館(藝伎工作的地方),不過現在不少旅館也會有提供預約服務。想享用服務也不是一百幾十塊就可以,要個知道訓練一位藝伎的支出相當可觀,所以收費由數千元至萬元也屬正常,而她們的收入大部分會交給藝伎館以維持支出,所以客人通常都會付出一筆不錯的小費。

藝伎看似風光,但自二戰過後,環境轉變,使不少藝伎選擇重投普通職業,踏入二十一世紀,藝伎人數更是不足一千人,相比全盛時期的八萬多人可謂相去甚遠,但你不可以說它是苟延殘喘,因為至今藝伎仍被視為高尚的,只是如剛才所說是環境轉變,因為人們可選擇的職業多了,藝伎也因而成為職業的一部份。藝伎終其一生只是服務他人,卻成功把女性塑造成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的形象,你可以說這只是為了滿足男性對女性的性幻想的技倆,但你不能否認這造就了藝伎當今獨一無二的地位,即使現今越來越少人加入這個行列,在這個充斥人工美女的年代,她們仍努力維持傳統,這種敬業樂業的精神難道不值得我們尊重嗎?

TEXT: CHRIS Y
GRAPHICS: SUKI Y / HOKK FABRICA

 

HOKK fabrica
原來,不只一種模樣
Contact us | 合作請聯繫
media@hokkfabrica.com

未經授權請勿以任何形式轉載,違者追究法律責任。

Send this to a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