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nty Beauty的最新廣告,選擇另類地推崇多元美! - HOKK fabrica

Fenty Beauty的最新廣告,選擇另類地推崇多元美!

HF Crewon March 15, 2018 at 12:00 pm

被封為「全能天后」的Rihanna,不但唱功了得,就連時裝美容事業也表現出色!特別是她創立的Fenty Beauty,產品既充滿Bad Girl的叛逆本色,又照顧不同膚色及性別人士的需要,以推崇多元美。今日,品牌無預警地釋出了最新廣告「My Fenty, My Mood」。比起以往的拍攝手法,這次似乎是走幽默喜劇路線。

究竟那位幸運兒能成為Fenty Beauty的廣告主角呢?他就是Instagram的喜劇紅人Kwaylon Rogers。別名為「BlameItOnKway」的他,經常也上載許多原創短片,內容更有點惹笑無厘頭,難怪坐擁317萬的粉絲追蹤數量!

最新的Mattemoiselle唇膏,一共有五種新色,所以Rogers便一人分飾五角—性感撩人的「皇后」、80年代的健身教練、狂野的非洲女人、充滿「存在感」的魅力女星,最後更以爆炸頭現身!一分鐘的廣告,除了完美呈現Rogers的幽默感外,似乎也藏著Gender Bending(性別扭曲)的訊息主題。

fenty beauty BlameitonKway
Screen Capture/Fenty Beauty By Rihanna
fenty beauty BlameitonKway
Screen Capture/Fenty Beauty By Rihanna
fenty beauty BlameitonKway
Screen Capture/Fenty Beauty By Rihanna
fenty beauty BlameitonKway
Screen Capture/Fenty Beauty By Rihanna

Gender Bending,在LGBT俚語裡又被稱為genderfucks。作為「性別扭曲者」,他們雖認同出生時所分配給性別,但卻不滿社會所期望的性別刻板印象。如男生要高大威猛,女生要斯文柔弱。於是,他們嘗試破壞這種限制性, 如通過身體表現及行為(如服飾、頭髮、化妝和第二性徵等),以消除僵化的性別思想。這樣做,不但為了挑戰社會規範,更反映了性別背後的長期壓迫。

當然,許多人對「性別扭曲者」仍存在偏見。當看到他們戴假髮化濃妝,甚至選擇「女裝上陣」,可能會惹來許多奇異目光。但假如換個身份角度,當看到一個男人在車廂裡化妝時,你又有什麼看法呢?我相信總有一部分人,心裡默默地批評他們是「娘娘腔」,甚至很鄙視這種人。

fenty beauty BlameitonKway
Screen Capture/Fenty Beauty By Rihanna
fenty beauty BlameitonKway
Screen Capture/Fenty Beauty By Rihanna

近年,化妝不再是女性的專利。以韓國為例,縱使存在著根深蒂固的性別不平等,但在美妝市場上卻出奇地包容開放。韓國美容網站Soko Glam的創辦人David Cho指:「男性美妝品與性取向是無關的。」(“Male cosmetics has nothing to do with sexual orientation.”)許多韓國男生,每天也會塗BB cream及畫眼線,對美妝更相當感興趣。但這就是一口咬定他們是「娘娘腔」的證據嗎?抱有如此的想法,確是大有人在。

幸好,社會對「多元」的討論度日益增加。不論是時尚界及美妝界,也開始摒棄傳統的性別印象,讓大眾有更多反思的空間。

fenty beauty BlameitonKway
Photo via cbc.ca

同場加映:
Redefining Beauty : 能過著「無痛」的日常,已是她的畢生願望…她是「蝴蝶孩子」Maya Spencer Berkeley
Redefining Beauty:你的裸色不是我的裸色!與品牌Nu-nude一起反思這場火熱的Nude色潮流
Redefining Beauty:體重計上多了三十多磅,但19歲模特Maggie Greene找回了快樂!

TEXT: MABEL W/HOKK FABRICA
DESIGN: LAWRA/HOKK FABRICA
HOKK fabrica
原來,不只一種模樣
Contact us | 合作請聯繫
media@hokkfabrica.com

未經授權請勿以任何形式轉載,違者追究法律責任。

WATCH: 請謹記,愛上自己,是永不過時的流行

Send this to a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