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可以選擇,你希望怎樣死去? - HOKK fabrica

如果可以選擇,你希望怎樣死去?

HF Crewon December 21, 2018 at 12:00 am

談「活著」,是很容易的事情:我們常常憧憬,未來的日子一定是美好的,那些當下所經歷的苦難與不快,似乎在不久以後的日子裏都成為過去,於是我們整日思考怎麼活著、怎麼體面或者有尊嚴的活著、怎麼更好的活著,可是你是否有考慮過,如果能夠選擇,你希望怎樣死去?

幾乎每天新聞上都會有各種各樣的死亡報導:哪裡發生了車禍、哪裡發生了自然災害、哪裡有意外傷亡、哪裡有歹徒行刺、哪裡有疾病肆虐……這些難過的事情仿佛永遠都只出現在新聞裏一樣,我們從來都不覺得這些意外會發生在我們身上,於是我們似乎很少認真的去考慮,當某一天災難突然降臨在自己或者周圍的人身上的時候,我們應該如何應對。

據統計,在各種意外事故中,車禍佔首位,亦佔意外死亡的人數總數50%以上;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最新數據,中國因人口密集,佔全球新發癌症病人數目約20%),因癌症而死亡的病人數量卻有24%,癌症致死率仍高達80%以上。我們總以為死亡很遙遠,但是每一天、每一分鐘,甚至每一秒,這個世界都有人在死去。很多時候死亡來得那麼突然,我們甚至沒辦法選擇死亡的方式。可是如果你能選擇,你又會選擇如何死去呢?

但凡在醫院裏工作過的人,總免不了遇見各樣的生離死別:ICU(深切治療部)的病房裏總是24小時都亮著燈、急症室和手術室外經常有人徹夜等候……然而並不是每一次都會有奇跡發生,那些插著呼吸機、完全依靠維生設備而苟延殘喘的生命,可能很快便會消逝。作為旁觀者的時候,我們可能傷心難過、可能悲痛欲絕;但是你有否想過,假如有一天躺在ICU裏毫無意識的人是自己、假如手術室裏不能掌控自己生命分毫的人是自己、假如結局已註定是死亡,你希望自己怎樣離去?是躺在ICU裏插著呼吸機,喪失活著的意義,還是平靜接受生命的逝去?

提及死亡,中國人一向很避諱,認為這是很不吉利的事情;但是死亡並不會因為你不去談論而遠離。雖然跟家人討論死亡這話題真是一件很殘忍的事情,但是當你無法為自己的生命做決定時,就只有家人能在你的手術知情同意書和放棄急救同意書上簽名、能決定到底你是在病床上痛苦掙扎、渡過人生最後一段時光還是平靜的離去。這是個必須與家人談論的話題。

筆者很小的時候看過一部韓劇,其中有個鏡頭使我印象非常深刻:女主角的父母意外過世後,女主角按照傳統的埋葬方式土葬了父母,但是後來當她看到母親留下的日記本時,才知道父母並不希望死後被埋進陰冷潮濕的土裏,而是希望能在火中光明的逝去,於是她又一次忍著悲痛,將父母的屍骨遷出,並進行火葬。或許是這樣的鏡頭實在過於悲痛,那時年幼的我第一次與母親談及「死亡」這個話題。我問她:「如果有一天你不在了,你想用甚麼方式下葬呢?」在傳統中國文化裏,大概這是非常不可理喻的話題;慶幸的是,母親並沒有生氣,而是很認真的回答天真無知的我。

後來母親大病,而我又學醫,我們之間關於死亡的話題談的越來越多,畢竟誰都不知道意外什麼時候會來臨。我認真的告訴她,如果有一天我出了意外,餘生只能靠維生設備維持心跳呼吸,只能躺在床上渡過的時候,就請讓我放棄治療,不要因為我而令一家人的生活永遠困在原地。如果某一天,她和父親陷入同樣的情況,希望他們也同意我做這個決定;甚至父輩的親戚們已經開始為自己買下墓地,母親也因為與父親不同的信仰而要求自己過世後與父親分葬。

我們總是畏懼死亡,可是其實死亡離我們每個人都不遠,並不會因為我們拒絕談論、因為我們畏懼就來的慢一點──所以如果能選擇,你想怎麼面對死亡?和家人認真的討論一次,然後從容的面對這不能避免的事;當這無可避免的一天到來的時候,希望我們都能按照自己的心意體面地離開。

TEXT: 洛安七月
DESIGN: CHRISTY/ HOKK FABRICA
HOKK fabrica
原來,不只一種模樣
Contact us | 合作請聯繫
media@hokkfabrica.com

 

hokkfabrica gif images

未經授權請勿以任何形式轉載,違者追究法律責任。

WATCH: 12月2日,陰天。我們與18歲的完治相約在東京日暮里火車站等候

Send this to a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