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者你會問,看得這麼苦,為甚麼還要在通勤時看書?結論也無非「划算」二字

HF Crewon November 20, 2019 at 2:23 pm

現在甚麼都濃縮在手機𥚃,這樣的文字很沒質感,用手指滑一下就不見了,所以我還是鍾情翻著實體書。平常看書的流程是這樣的:把書帶在身上外出,上了公車溜到上層的一角,放好袋子後就開始一場流動閱讀,搖搖擺擺地讀著每一顆字。

巴士 看書 巴士 看書

有時候看得入神了會不知時間,還好我要在總站下車;腦裡忙著想像小說劇情時,耳朵也盡好它們的本份,聽到公車的引擎關掉,四周由轟轟聲突然歸於平靜,緊接著人們紛紛步到下層的腳步聲。

合上書本的一刻難免有點依依不捨,好不容易投入了人物的心理,到站時又要馬上抽離到現實;總忘記帶上書籤的我下車前會匆匆記下書的頁數,把它塞進袋子裡,留待下一程車再咀嚼。不過不是每次乘車都有心情看書的,有時候晚上沒睡好覺得累了,就把自己捲成一團,抱緊隨身的袋子,打一會盹兒,斷斷續續地在晃動的車廂裡跟周公會見。

問題就來了,每天的資訊都像冬天刮起的大風一樣栽到腦袋裡,避也避不了,我又怎會記得上次那書看到甚麼進度了?好吧,於是我又重新在大概的頁數快速掃描一次,嘗試找回那個小說人物的意識流動到哪裡去了。如是者來來回回,同一部書很可能看了七、八次,好聽一點是划算,說白了是浪費精力——因為每當我終於重回進度時,公車的引擎又要關掉了。

巴士 看書 巴士 看書

最近一次比較辛苦的經歷是,公車比平日擠得多人,有老也有嫩;年紀大的因為自己聽不見,就提高嗓門和坐在另一邊的街坊高談闊論,上至特首施政下至昨晚電視劇情無所不談,年紀小的就指著車窗外的所有事物問母親「這是甚麼那是甚麼」,這下子連平常也聽到的車站提示錄音也變得格外討厭。

沒法子,交通工具又不是圖書館,他們沒有義務為你的讀書習慣塑造寧靜環境,但坐在這個嘈音此起彼落的公車,我還是不禁在腦海抱怨了一句,

這個世界可不可以靜一點?

或者你會問,看得這麼苦,為甚麼還要在通勤時看?我有思考過這個問題的,得出的結論也無非一個「抵」字,也就是剛才說的划算。現在公車沒了電視,坐車的娛樂只剩下看風景和滑手機,我不喜歡看風景,手機平日也滑得多,為了不「浪費」乘車的空檔,就只剩下看書這個選擇,唯獨萬萬也料不到會浪費更多的精力甚至對世界生厭。

其實我大可以把書留在家裡看,那麼一切問題就解決了——時間不會有限制,也沒有不識趣的人入侵思緒云云;只是在趕急的城市活得久了,就習慣把所有行程壓縮在同一段時間:吃飯時要準備開會的內容,看個電視也要敷個保濕面膜,彷彿不能「multitask」就像不珍惜生命似的。不過現在到頭來書又看不成,人又不高興,這才是真正的浪費光陰。

HOKK fabrica
原來,不只一種模樣
Contact us | 合作請聯繫
media@hokkfabrica.com

 

未經授權請勿以任何形式轉載,違者追究法律責任。

WATCH: 與靈氣模特兒Kama咬一片肥瘦勻稱的叉燒|Tasting Room

Send this to a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