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卡繆,乾美酒,縱使天寒地凍|Rites of Winter Issue

HF Crewon December 24, 2018 at 12:00 am

綠螘新醅酒,紅泥小火爐。
晚來天欲雪,能飲一杯無?

—《問劉十九》 白居易

冬天是肅殺的季節。曾在炎炎夏日擾你安眠的小蟲到了冬天就都死去了。若說其他三個季節演示的是生命的由盛轉衰,那麼冬天展示的就是萬物終一死的真相。然而在冬天我們卻有聖誕、新年、春節,有「打邊爐」的熱火朝天,也有一杯熱飲與密友促膝長談的溫情。用這許許多多的儀式抵禦自然的「冷酷」,不也正像我們在認清生活艱辛後依然努地去生活。

在荒誕中奮起反抗,在絕望中堅持真理

—《異鄉人》卡繆,柳鳴九譯

法國作家卡繆(Albert Camus)曾在他的作品《異鄉人》(L’Étranger)中塑造了一個在生活中超脫、淡然的主人公,卡繆評價這個人物是「他所生活的那個社會的局外人」。他生活的世界在他看來陌生且虛無。後來卡繆又出版了作品《西西弗神話》,取材自希臘神話:西西弗因為惹怒神明被罰推一塊大石上山,然而大石上山后即滾下,西西弗只得周而復始地重複這一切。

我們何嘗不是如西西弗一般,春夏的熱鬧在秋天漸漸凋敝,到了冬天什麼都不剩;我們自以為擺脫奴隸社會就能獲得自由,然而有多少人為了養家糊口做了金錢的「奴隸」;我們在世間無論經歷什麼,擁有舉世盛名也好,無家可歸也罷,最終都「塵歸塵、土歸土」;如此想來,甚是荒誕。

再後來,卡繆寫出了《鼠疫》,一群人在面對瘟疫時,沒有屈服於「荒謬」,而是奮起反抗,明知不可為而為之。而我們,縱使知道結局,卻不還是這樣努力地生活著啊。華美的聖誕樹、喜慶的紅對聯,還有蒸騰著熱氣、散發著美味的菜餚。在這一團喜慶中度過這個最嚴酷的季節,用生的激情對抗世界的荒誕,你我都是英雄。

「每個人都在排著隊死亡,但是這個隊伍太單調太無聊了, 隊伍緩緩前進,人們等得不耐煩了,於是女人們就在一起織毛衣拉家常,男人們就在一起吹牛喝酒……」

—《送葬者的隊伍》周國平

等到嚴冬過去,又會是一年春暖花開,又將是一派萬物欣欣向榮的景象。生命的輪迴就這樣周而復始,任嚴冬也無法阻擋。我們每個人都身處這輪迴中,不斷地向前……

…Tomorrow we will run faster, stretch out our arms farther…And then one fine morning—So we beat on, boats against the current, borne back ceaselessly into the past.
(明天我們會奔跑得更快,手臂會伸展得更遠….總有那麼一天……但我們仍奮力向前,即使像逆流的小船,不斷被湧浪推回。)

—The Great Gatsby

推薦給你:

【相集】噓,冬天的精靈們要出沒了|Rites of Winter Issue

TEXT: ELLEN N/ HOKK FABRICA
HOKK fabrica
原來,不只一種模樣
Contact us | 合作請聯繫
media@hokkfabrica.com

未經授權請勿以任何形式轉載,違者追究法律責任。

WATCH: 人生沒有「應該」,「應該」本身就是「框」

Send this to a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