霓虹與慾:繁榮得只剩下軀殼的富庶 - HOKK fabrica

霓虹與慾:繁榮得只剩下軀殼的富庶

HF Crewon February 19, 2017 at 12:00 am

他帶鄉音說,城市的意思是浪費。
慾望像廣告燈,會更換但不會關掉。
《睡眠》節錄 -青木原

有人說過,如果把城市想像成一位女人,那麼萬家燈火的黃燈就是薄施胭粉的鄰家女生;而佈滿七彩霓虹的街巷則是濃妝艷抹的誘人娼妓。怎麼霓虹燈總好像與慾望密不可分?大抵因為只有繁榮富庶的城市才對霓虹燈有迷戀,不愁溫飽的地方才鑲嵌出五光十色的慾望溫牀。霓虹燈的文化詮釋雖是千絲萬縷,但大抵離不開「慾」的命題,且讓我們從幾方面談談霓虹燈的文化意象吧!

霓虹燈本質的虛空意象

霓虹燈原是玻璃管內天然氣體通電而產生出來的光; 祇要率性任情地將產生紫色、淡藍色、粉紅色和白色光的氬、氙、氦、氪相互混摻,心儀的奪目顏色就煞有介事地展現眼前。好一抺嗅不到、碰不著的氣體,卻在電光火石的碰觸間剎那成了堆砌慾念的基點,真是多麼的奇妙。或者如攝影大師杜可風所言:「我們也許都是盛管內的氣體,我只不過是一團氣體在盛管裏。」(So may be we’re all a gas inside a tube. I’m just a gas inside a tube),歸根究底我們是可憐復空虛,一生困在像玻璃管一碰即碎的肉體內; 在通電斷電間徘徊,在慾念間遊走,直到肉體崩裂氣體蒸發,然後灰飛煙滅不留一點痕跡,又或只剩下碎裂的玻璃管,供人憑弔,好不唏噓。

在文學中的它

在劉以鬯曾被拍成電影的《酒徒》內有《手指舞廳》一章,描述文人酒徒百無聊賴地到舞廳與一眾舞女搭訕耍樂:「獵者未必全是勇敢的;尤其是在霓虹叢林中,鞦韆架上的純潔,早已變成珍品。」霓虹閃爍雖是頹靡荒宴、喧嘩熱鬧;卻又孤清冷冽,埋伏著不羈的慾望暗流。字裏行間的霓虹如酒徒一般似醉還癡,散發著矇矓疊影的鬼魅。

在音樂中的它

只有「霓虹燈」才能打造一個「不夜城」,才能撮合璀璨與慾望潛行。Simon & Garfunkel的經典名曲Sound of Silence正正以音樂與文字描繪霓虹的幻景,人們繁榮得只剩下軀殼的富庶:

When my eyes were stabbed by the flash of a neon light
當眼睛被一抺霓虹強光刺進/
That split the night夜空刮破 /
And touched the sound of silence觸動了萬籟之寂/
And in the naked light I saw在赤裸的光中我瞥見/
Ten thousand people, maybe more 萬人甚或更多/
People talking without speaking只講不說/
People hearing without listening 只聽不聆

音樂上霓虹燈見證著城市的喘動不息,靜態的鎂光卻建構著川流的視覺氛圍,是精神與物質互相締結凝融的時刻。

在電影中的它

香港的霓虹燈牌遍佈各行各業,涵蓋飲食業、當舖、夜總會、電子產品、藥房、商場等,因此霓虹經常在不少港產光影世界穿梭,是接二連三被導演垂青的江湖氣質,為霓虹新增一番詮釋。如王家衛的1988年的《旺角卡門》,其中張學友在旺角街頭被窮追猛打時,艷亮炫目的霓虹夜色配合晃動的鏡頭,省下無數贅言便催化出一場驚心動魄的慌亂。霓虹鬧市與大嶼山的幽謐,彷似具有劃分龍蛇混雜的江湖與升斗市民的安樂窩,電光幻影或許賦予霓虹一抺市井罪惡的煙雨。

旺角卡門
1988年《旺角卡門》王家衛
Photo via YouTube/ Screen Capture
旺角卡門
1988年《旺角卡門》王家衛
Photo via YouTube/ Screen Capture
重慶森林
1994年《重慶森林》王家衛
Photo via YouTube/ Screen Capture
旺角黑夜
2004年《旺角黑夜》爾冬陞
Photo via YouTube/ Screen Capture
証人 林超賢
2008年《証人》林超賢
Photo via YouTube/ Screen Capture

hokk fabrica hong kong magazine 香港雜誌網上
第一枝霓虹燈出現在1898年,由科學家發現了氖這種稀有氣體,成為最早期紅色的霓虹燈。

Cover image courtesy of Zaki Abdelmounim

TEXT: YANNI / HOKK FABRICA

只要留心,其實我們身邊的點點滴滴都有著它的小故事:
漫走春秧: 細說春秧街的日與夜
《2046》到《浪漫九龍塘》,淺談流行文化中的香港時鐘酒店
Culture for Dummies:看懂《我不是潘金蓮》的圓型美學之前,先認識這把跨越千年的團扇

HOKK fabrica
原來,不只一種模樣
Contact us | 合作請聯繫
media@hokkfabrica.com
who-is-harri-foo-hokkfabrica

未經授權請勿以任何形式轉載,違者追究法律責任。

WATCH: 十年只專注一件事:她們不約而同告訴你,「生命中不能沒有藝術」

Send this to a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