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是枝裕和的電影《幻之光》,細看生死命題與療傷這回事 - HOKK fabrica

從是枝裕和的電影《幻之光》,細看生死命題與療傷這回事

HF Crewon October 23, 2018 at 12:00 am

《幻之光》 為是枝裕和在1995年、借鑑候孝賢電影風格,拍下的首部長篇劇情電影,故事改編自宮本輝同名短篇小說。主角是二度經歷親人離世的由美子,從戲中女主角的處境,是枝裕和探討了生死命題與療傷這回事。

幻之光 枝裕和 日本電影

午夜夢迴

《幻之光》從由美子的夢開始,夢中的她走在盡頭有光的暗色隧道,耳畔不時傳來腳步聲,那是關於祖母的一個場景。腳步聲是她的祖母,她在美子十二歲時,因想念家鄉而出走,步調蹣跚但堅定。由美子追上祖母拉著不放,祖母說:「想死在四國」,沒法挽留的她看著祖母離開。此後便祖母失蹤,由美子為此感內疚,這些回憶如陰霾一直伴隨她。但夢中腳步聲沉重,同時亦傳來幸福的清脆聲,那是她丈夫郁夫的單車鈴鐺聲。

幻之光 枝裕和 日本電影

幸福鈴鐺聲

夢中的單車的鈴鐺聲,來自由美子青梅竹馬的丈夫郁夫,兩人也已有個剛出生的小孩勇一。生活雖拮据,但懂得苦中作樂、互相扶持,家中唯一消遣只是聽隔壁電視聲也滿足,二人算過得幸福;郁夫也不時安撫由美子有關祖母的事。他們有時到咖啡館一起呷咖啡,又或回家以單車代步,在路上延續熱戀情話,而這些幸福片刻伴隨著鈴鐺聲。

幻之光 枝裕和 日本電影

某天,由美子晾衣時瞥見郁夫騎著單車折返回家,突然玩起捉迷藏打算嚇郁夫,二人纏玩一番爾後郁夫解釋,是怕下雨因此回來拿傘,接著而便趕上班。但這次郁夫出門,單車沒響起往常的鈴鐺聲,由美子不以為然。直到天黑,警察突然上門告知由美子,一名自殺的男子給火車輾死,請她回去認人,因為該名男子很有可能就是她丈夫郁夫。

由美子確認死者是丈夫,警察告知她,她丈夫一人走上車路軌,一直向前走,明知有火車來也沒閃開,有明顯自殺意圖。由美子沒有表現過多情緒起伏,滿面淡漠,此刻無盡的悲哀和疑惑,與祖母的事之陰影交集重疊。

療傷

經過許些年,喪夫後的由美子,在友人撮合下,帶著三歲孩子遠嫁沿海小鎮。經過幽暗隧道,來到第二任丈夫民雄的家。而這位喪妻的男子則有個比由美子兒子大的女兒,還有位寡言、老伴已過世的老父。在這個平凡的家,由美子母子很快融入,日子雖平淡,但兩個喪親家庭相知相親,以平凡的日常一同療傷。只是由美子仍心有餘悸,不安情緒一直蘊釀,但沒明顯情緒起伏。是枝裕和的鏡頭下,由美子沒多少特寫鏡頭,也不時有光影遮去她面孔,感官顯得朦朧,如進入一種失語狀態。

幻之光 枝裕和 日本電影 幻之光 枝裕和 日本電影

「幻之光」

前夫為何自殺的問題,一直困擾由美子,謎團在回老家大阪參加弟弟婚禮後,越發壯大。回到家後,有天她走到海邊,無意識地跟著送喪隊列後方走著。直到民雄來找她,兩人坐海邊,由美子終忍不住問,「郁夫為何要死」。

民雄以父親出海遇見「幻之光」的事來開解,他說,父親曾在感到孤獨時,給海上美麗光束吸引,那些光像在呼喚著他父親向海走前,一步一步向有光方向前行──如像生者走向死亡。

生或死的不可知

關於「幻之光」這個答案,與郁夫為何尋死的原因一樣難解,但由美子卻像稍有感悟。彷似那些尋死的人,只是純粹為了前方那道吸引的光,不可知的光如同郁夫自殺那不可知的原因;又或純粹得,選擇離去其實也不需要原因,生者再去尋找原因,只是徒勞無功。

幻之光 枝裕和 日本電影 幻之光 枝裕和 日本電影

明暗的一體兩面

對於死亡,由美子戲中沒太多情緒起伏,猶如那些遠處定鏡下的畫面,靜止不動,有種時間緩慢推進的感覺,也指向了日子的尋常。沒有戲劇性的演進,像由美子療傷過程,甚至緩慢得根本不會有明顯變化,這種含糊,就像戲中分不清的明暗,都是一體兩面;而生或死、喜與悲在戲中,也是同一回事。而戲中一句「我想谁都會遇見這種事」,終點出電影信息,生和死都是自然,只願生者自然看待。

幻之光 枝裕和 日本電影

Images screenshot via YouTube/The Asian Cult

為你推薦:

不為票房報捷,只留給看得懂的知音──日本「B級片教父」、「奇幻大師」鈴木清順
十年後,「令人討厭」的松子現在還好嗎?
透過「裝死」來維繫感情,電影《我老婆日日都扮死》教會我的事

TEXT: JACKIE/ HOKK FABRICA
HOKK fabrica
原來,不只一種模樣
Contact us | 合作請聯繫
media@hokkfabrica.com
who-is-harri-foo-hokkfabrica

未經授權請勿以任何形式轉載,違者追究法律責任。

WATCH: 喜歡看她白色裙擺飄動的軌跡|HF CITY SERIES

Send this to a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