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稱為「日本Andy Warhol」的橫尾忠則,為你揭開魔幻拼貼下的迷離世界…… - HOKK fabrica

被稱為「日本Andy Warhol」的橫尾忠則,為你揭開魔幻拼貼下的迷離世界……

HF Crewon January 31, 2017 at 12:00 am

若要細數日本設計界的大人物,或者會立刻聯想起草間彌生山本耀司或村上隆等。當然,他們的地位已達至超然境界。但除了這三位「設計神」外,他同樣是不容忽視的!迷幻繽紛的海報設計,出乎意料的拼貼技術,令到日本注入新元素美學,甚至封他為「日本界的Andy Warhol」。他,就是大名鼎鼎的橫尾忠則(Tadanori Yokoo)了!

橫尾忠則 Tadanori Yokoo
Photo via japantimes
橫尾忠則 Tadanori Yokoo
Photo via anothermag
橫尾忠則 Tadanori Yokoo
左:Photo via Doctor Ojiplático
右:Photo via The Japan Times

能夠獲得如此稱號,橫尾直言:「Actually, I was half embarrassed and half happy to be referred to as the “Andy Warhol of Japan.”」(譯:其實,我對此感到既開心又尷尬。)或者,他認為只是種過份的美言,但當細看橫尾漫長的設計生涯時,卻會驚訝世上竟有如此的「創意怪人」。

在1936年出生的他,自小居住在兵庫縣西脅市。自4歲起,橫尾已被一戶夫婦所領養。雖然備受寵愛,但由於是獨生,加上沒有太多朋友,所以整個童年都在孤獨中度過。在這段時間,橫尾最喜歡躲在房間畫畫,更視之為一場複製遊戲。受到兒童圖書及Menko紙牌卡所影響,他很喜歡模仿這類懷舊的畫風,不過只視為興趣而已。

For me, drawing was copying. Back then, I never intended to become an artist myself.

──橫尾忠則,interview with Whitewall

(譯:對我來說,繪畫就是複製。那時,我從沒打算要成為藝術家。)

但隨著時間的推進,橫尾也開始考慮現實層面問題。即使沒有任何設計學歷,但看到家中的兩老時,他知道無論如何也要硬著頭皮。因此,他在高中開始工作,更曾任職印刷公司、報社及廣告公司。儘管沒有正式的訓練,但他卻巧妙地把世俗元素與藝術結合,加上魔幻詼諧的拼貼風格,呈現出專屬日本的前衛藝術。

橫尾忠則 Tadanori Yokoo
Photo via Goldin Auctions
橫尾忠則 Tadanori Yokoo
左:Photo via University Blog
右:Photo via Lost Hairdressers
橫尾忠則 Tadanori Yokoo
Photo via MoMA

為何會萌生如此的風格?或許這與橫尾的經歷有密切關係。自小,對超自然現象特別著迷的他,曾於著作〈私の夢日記〉說:「我做了夢會寫在日記裡。有個被外星人的UFO約走的夢…這樣的夢非常非常多,全都是和宇宙有關的。」在這種夢幻迷離的世界裡,橫尾主張把一切的傳統規條打破,更對死亡世界相當好奇。

因此,他在設計時融入了現代及本土元素──現代是指鮮明簡單的構圖風格;本土是代表傳統日系的經典圖標。在兩個元素的揉合下,橫尾的作品成為日本設計界的鮮明指標。

I started fusing my innate Japanese aesthetic with American Pop Art, which produced all my major 60s work.

──橫尾忠則,interview with Another Magazine

(譯:我開始把日本美學與美國波波藝術融合,並產生60年代後的個人著作。)

最初,橫尾一心想設計出具現代摩登的作品。但由於自小在農村長大,更被不同的舊事物所薰陶,所以一直努力地摒棄保守思想。但這種貌似對立的想法,卻被橫尾完美地融合起來。在這種鮮明耀目的作品裡,卻隱隱地散發著前現代(pre-modern)元素,更成功擴大現代主義的框架。當細看這些海報時,大家更會發現橫尾的大膽叛逆美學──裸體少女、日本鬼怪、上吊自殺的上班族、嬰兒、UFO、甚至是天使佛祖。這些截然不同身份地位,加上超越宗教形象的搭配,讓他的作品穿透著神秘冒險的前衛思想,亦彷如一場場視覺仙境。

My design experiment was regarded as anti-modernism by Japanese society. 

(譯:我的設計實驗,被日本社會視為反現代主義。)

橫尾忠則 Tadanori Yokoo
左:Photo via The Japan Times
右:Photo via conceptart.org
橫尾忠則 Tadanori Yokoo
左:Photo via artbouillon
右:Photo via tumblr/Gurafiku
橫尾忠則 Tadanori Yokoo
Photo via swanngalleries

到了60年代,由於橫尾的知名度大增,所以他決定到東京闖蕩,更開始製作海報,版畫及插圖。這段時間,東京的政局相當不穩,加上又是戰後恢復時期,所以進一步影響橫尾的審美觀。據說,當時有大批學生因反對日美安全條約,所以進行了大規模的示威運動。作為藝術家的橫尾,也難免地在作品添上幾分政治意識。據說,當時他很喜歡用紅色為背景,以暗示童年時的戰火連連。

滿佈天空的轟炸機,數之不盡的士兵隊伍,處處的無家可歸,這種紅色的應用,大抵是代表著恐懼無助的內心。難怪他的知己兼作家三島由紀夫曾說:「靈魂是溫暖的,是唯一溫暖的言語,橫尾忠則在藝術上獨特的陰暗與溫暖,是充滿靈性的。」或者他所應用的圖像元素,有著濃厚的古怪迷離色彩,但卻隱隱地散發著對社會的關懷。

橫尾忠則 Tadanori Yokoo
左:Photo via blogs.20minutos
右:Photo via The Daily Psychedelic Video
橫尾忠則 Tadanori Yokoo
橫尾忠則 Tadanori Yokoo
Photo via tadanoriyokoo

到了80年代,受到畢卡索所影響,橫尾開始步向畫家身份:「For me, design is a job and painting is a life.」(譯:對我來說,設計是一種工作,繪畫是一種生活。)對他來說,畫畫是種不會老去的創造力。當執筆時,畫中會寄託著自己的身體靈魂,更把所思所感投射其中。這種創作過程,正是讓橫尾深深著迷的地方。

橫尾忠則 Tadanori Yokoo
橫尾忠則 Tadanori Yokoo
Photo via whitewall

由於商業設計的過份束縛,橫尾正往當代藝術方向發展,更曾參與劇團電影及商品設計等工作。比起什麼名與利,他更著重自由的空間。即使今年已踏入80歲,但這位「創意怪人」仍勇於嘗試,希望未來有更多發展機會。單是這種韌力,加上出奇不已的想法,大抵已說出了為何他會被成為「日本的Andy Warhol」吧!

I’m only interested in what I do now and how it shapes my future. The past doesn’t mean much.

──橫尾忠則,interview with Gadabout Magazine

(譯:讓我感到興趣的,只是現在所做的事情和它如何改變我的將來。對我來說,過去並沒有太多的意義。)

橫尾忠則 Tadanori Yokoo
Photo via Gadabout
TEXT: MABEL W/ HOKK FABRICA
DESIGN: YUKI L / HOKK FABRICA
HOKK fabrica
原來,不只一種模樣
Contact us | 合作請聯繫
media@hokkfabrica.com
who-is-harri-foo-hokkfabrica

未經授權請勿以任何形式轉載,違者追究法律責任。

WATCH: 十年只專注一件事:她們不約而同告訴你,「生命中不能沒有藝術」

Send this to a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