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 MC仁 :地球還是交給外星人吧 - HOKK fabrica
HOKKfabrica 其他頻道

專訪 MC仁 :地球還是交給外星人吧

關於 MC仁 (陳廣仁),該有的資料都可以在網上找到,比如早年法國留學受到hip hop文化影響,回到香港組建大懶堂LMF,後來創立了「寧死不屈」的設計品牌,還幫陳冠希製作專輯,曾經在長城上塗鴉。多麼神奇的一個人。

和MC仁接觸幾次,他總是寵辱不驚地坐在角落,並不試圖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他身邊都跟著愛犬Gudiii,上台也帶著它,採訪過程中也時常摸著Gudiii,開始對它講話,好像它聽得懂一切一樣。

01-interview-meeting-musician-mcyan-hokkfabrica

在真正採訪MC仁之前,一位前輩告訴小編,採訪MC仁一定要預4個鐘頭以上,好好和他聊聊除了音樂和視覺藝術之外的東西,比如說UFO,比如說宇宙,比如說宇宙真理。而小編在辦公室loop了好幾天MC仁的新專輯,十分開心可以搶在發行之前就能窺見他的音樂世界。

第一張也是最後一張專輯

這張專輯裡,不少我們熟悉的面孔都參與了客串,比如秋紅的Jan,明哥黃耀明,恭碩良等等。 這並不是策劃已久的合作。當時MC仁已經完成了專輯的八九成,回到公司開會。他好奇地問,還有沒有預算,可不可以請人feature自己的歌?得到了肯定的答覆之後,他用一個禮拜的時間,聯繫了所有人。

第一首主打歌,與秋紅的Jan合作的《一人》,倒是很久以前就定下的合作。 他們根據褔山的《歷史的終結與最後一人》這本書,創作了這首歌。1993年出版的這本書,討論的是民主制度的未來。根據褔山的推論,在未來社會,法律行第一,掌握法律知識技術的人,比如律師,是權力和影響力最大的,就好像現在的美國。隨著社會發展,每一個人都掌握了法律知識,所有人都只保障自己的利益,每個人都只是一個人,十分孤獨。「不過從今天看來,這本書的推斷好像是錯的!」

這張名為《自行判斷 Judge By Self》的新專輯10首歌,一半hip pop,一半是深受宗教音樂影響的reggae,比別的音樂種類更加自由。「其實講到最後,講的都是華人如何面對自由表達。 」

這張專輯號稱是MC仁的第一張也是最後一張個人專輯。這不代表他放棄音樂,而是代表他放棄用工業模式來做音樂。「我想證明太過依賴工業的模式來做音樂是不行的。但是我不能沒有做過就說它不行,所以這是我第一次做,也是我最後一張個人專輯。」

MC仁一直堅持音樂不應該是消費品。在網絡時代,音樂要回到音樂的本質,是一種溝通。網絡時代讓創意行業遇到接軌的困難,所以面臨必然的轉型。「不管是音樂還是網絡本身,都需要轉型。」之後的MC仁希望回歸做免費音樂,依然以組合的身份,因為solo玩音樂很孤獨。

一直在追求音樂之外的發展平台的MC仁與專輯中的幕後工作者DJ Prepare, C-Infamous,還有經常合作的廚房仔,打算成立一個試驗性組合叫做4 PK。名字一聽就十分誠實,DJ Prepare, C-Infamous 負責聲音,廚房仔負責搞吃的,MC仁負責概念與視覺藝術,他希望可以通過這次的專輯,介紹更多創作者給大眾認識,開發更多的活動形式。

MC仁專訪

台灣與香港,不同的創作世界

相對之前MC仁創作歌詞的直接,現在的他喜歡運用很多的不同隱喻的符號。在他的歌曲中,你會發現針對性少了--他說希望讓聽眾自己對號入座。 2012年的時候,台灣rapper Dwagie大支 與MC仁合作的《洗腦教育》是他上一個有針對性的作品。回憶起這次合作,MC仁覺得非常神奇。

「那一次Dwagie前一天打電話說要和我合作,第二天就飛來香港。我們就開始拍MV。當時歌詞都沒有寫好,所以我們戴口罩比手勢。 」在香港要消化一個事件,寫好作品,打磨到可以出街,需要很長時間,或許事情熱度已經過去。然而在台灣,事件發生的即刻,概念、聲音、影像就可以配合做出成熟的作品。在這一點,香港需要學習台灣。

香港樂壇的文化反思

在MC仁的歌曲中,總能聽到不少絕望。他說這種絕望是故意的,因為這是這座城市的共同情緒,需要用這樣的方式抒發。 越有文化的城市,能聽到越負面的音樂。

MC仁作為一個音樂人,總是守護絕對獨立的姿態,和流行音樂保持距離。他從來不寫情歌,因為情愛不能拿來販賣。

現在流行歌曲的歌詞,寫的是私慾,並不是甚麼偉大的愛情。關於愛的主題,我只和Sammi合作過一次,而那一次我也是認真分析了聖經,因為我們說的不是私慾,是真善美。販賣愛情是很蠢的。寫情歌是不健康的藥,很多人都會被這個工業搞壞。

「在香港做流行音樂,大部份從業人員不道德。老闆用質素差的東西騙觀眾,你妥協,你就不道德。整個娛樂圈很不道德。他們用道德來批評別人,可是你從真正的道德去看,他們才真的在做不道德的事情。他們並不想你認識音樂,他們想所有人認識這個世界的方式,像一個八婆,這樣容易操縱和消費。」

這就是城市文化的病態。無論品味多差。只要在利益上適合自己,就可以不停批判其他人,濫用道德批評。「導致香港文化現在簡直是second-hand的。」

MC仁也看過MK pop,和漫天的抽水相比,MC仁的意見相當中肯:「這不是真的MK,沒有地域性。MK代表低成本,只能做那個市場。市場比差的時候,當然最差的那個贏啦!」

鏡頭裡的hip hop,歌手永遠都在開party,永遠有穿bikini的女孩在左右,而真實世界的hip hop來自街頭,是自由社會的副產物,永遠也不可能成為正產物。創作世界天大地大, MC仁一開始想的不是加入娛樂圈,加入樂壇,他是對著這個世界在進行創作,當然也就沒有那些煩惱。

MC仁 專訪 hokk fabrica

塗鴉背後的暗示

很多人都問過MC仁,最想在哪裡塗鴉?他說自己塗鴉過的地方很多,連萬里長城都塗過,最希望嘗試的,當然是塗在領導人的臉上。 MC仁一切行為藝術背後的邏輯,總結起來不過四個字:自由表達。 他用顛覆性的思維來面對創作。比起為了成就而去創作,更加享受。藝術創作是超越政治,超越道德的。通常「這個遊戲裡面,是包含了一些幽默感的,而中國人缺少幽默感,需要大量訓練。」

MC仁說,人的快樂只有兩種來源,一種是不斷地幫助別人,另一種就是惡作劇。而塗鴉就是都市大惡作劇。在中國,除了在萬里長城塗鴉,MC仁暫時想不到更有趣的惡作劇來戲弄他們了。

不久前的文藝復興基金會夏令營上,MC仁也出任了視覺藝術的講師,面對著來自香港和大陸的同學。他開堂的時候也用普通話上課。「很多事情,先滿足普通話市場,才可以生存到,文化都是這樣。」

然而現在遇到的情況,是即便衍生出來的反叛文化也會避開一些事情,有一些人會自動閹割,潛規則自動不講,這不是自由世界應該有的樣子。

而MC仁心中的自由世界是怎麼樣的呢?他說,言論自由不是你想說甚麼都能說,而是你想挺甚麼都能聽到。言論自由不在嘴巴,在耳朵。 真正的自由世界,是連魔鬼的聲音都可以聽到的世界。

後記

之前在別的採訪中看到MC仁說,香港必須要經過一次大陸沈。小編問,萬一浮不起來怎麼辦?MC仁說,死就死啊,重新投胎啊。怕死就不要幹,本來都是要重生。 重生不是改變,是重生。現在的香港怎麼會比得上大陸呢?比底線低,總是比不過的。還是要交給外星人啊。

TEXT & VIDEO DIRECTION: SUGARCOAT
PHOTO & VIDEO: TONY W / HOKK FABRICA
HOKK fabrica
原來,不只一種模樣
Contact us | 合作請聯繫
media@hokkfabrica.com
who-is-harri-foo-hokkfabrica

未經授權請勿以任何形式轉載,違者追究法律責任。

staff pick
編輯精選

Send this to a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