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Little Airport 專訪 :適婚年齡的未婚青年 - HOKK fabrica

My Little Airport 專訪 :適婚年齡的未婚青年

HF Crewon October 15, 2014 at 4:22 pm

從上張碟《寂寞的星期五》至今,已經有兩年時間,My Little Airport當然也經歷了一些變化。當時的林阿P將工作室設在牛頭角,那裡因為聚集了許多做音樂創作的年輕人而顯得朝氣蓬勃。之後因為租金的問題,阿P將工作室搬到了土瓜灣。這是一個比較消極的地方, 阿P的創作也更「頹」。

每天阿P來到工廈的時候,都會在某一個角度看到附近海心公園里海心石的最高的兩點。他覺得這塊石頭很影響這區的靈氣。雖然海心石有一個能幫情侶許願的傳說,卻吸引了周圍許多老人家在那裡唱關於「得不到」的情歌。他說這塊石頭很邪,但是他並不想搬走,因為他也以「邪」反擊,寫一些關於它的歌。

這一張新專輯叫做《適婚的年齡》,15首歌,講的都是適婚年齡的單身青年的各種自由奔放拈花惹草,「歌頌」了我們時代的愛無能故事。My Little Airport 一直以來有不少政治題材的歌曲,這張專輯中收錄了為電影金雞所作的《美麗新香港》。阿P坦承做音樂之後,人對於是非對錯會更敏感。或許也是因此,兩位成員總是活躍在各種公民集會中。

小編採訪My Little Airport 的時候,佔中還沒有發生。說起「七一」集會的被拉經歷,阿P十分輕描淡寫。他曾經被拉三次,每次都不是預料之中,都是堵在路上,就被拉了。阿P全身都散發著黑色喜劇的味道,所有的悲劇發生在他身上,彷彿就好笑了起來。Nicole說她看到阿P「七一」集會被拉的照片,笑了很久。

「有一次我被拉是因為我見到我一個朋友還沒有走,他年紀比我大,我覺得我想陪他。接下來我就被拉,點知他沒被人拉。後來過了幾個鐘,他也被人拉了。 」阿P就是這麼真誠,把人性都暴露給我們看了。

在轟轟烈烈的佔中剛開始的日子里,My Little Airport的九展演唱會《攻陷你的心十年祭》成為人們暫時的休息站。不過台上的樂隊成員和台下的觀眾,恐怕心裡都有許多不是滋味。My Little Airport倔強地與時代的價值唱著反調,誠實地面對我們生活的日常真相──而這些,恰恰是樂迷們所珍惜的。《給金鐘地鐵站車廂內的人》即便說的是日常,你也能感覺到意有所指;《給face雜誌的記者Ivy》是幾年前的歌曲,但是惡意的媒體工作者也時常可以看見;《給親戚看見我一個人食吉野家》充滿畫面感,也是堅持自我的年輕人與主流價值的一次尷尬相遇。他們有趣的歌曲太多,從來不激烈,卻充滿了抗爭精神,是平常人的勇敢與誠實。

My Little Airport在臉書上說,「買了「攻陷你的心音樂會」飛但因去了街頭沒來的朋友,請保留完整門票inbox我們,我們或許之後安排一個小型音樂活動。」那些天裏,也常常看到阿P在微博上「po」那些十分鐘之內就被限制轉發的關於香港的新聞。今天的香港,已經和昨天的完全不一樣。即便看到結局,也要全力爭取。

我知已走到盡頭
為何還要擔憂
這世界也不是我的地頭
就當我在宇宙飄流 

                 ─── My Little Airport 《美麗新香港》

能夠採訪My Little Airport是小編一直以來的願望。他們是香港獨立樂隊的榜樣──用十年的時間,不慌不忙不卑不亢地發展壯大。

林阿P在16歲的時候已經開始寫歌,現在看回以前的歌,他說,真是寫得好衰──詞差,曲差,講故事的方式也差。二人在入學城大的O’Camp中相識,一起合作之後用樸素的方法錄製了一張demo碟,以18元一張賣給同學。

從簡陋的錄音條件發展到現在的full band製作;從蒲吧唱到九展;從香港唱到大中華。即便是大陸,My Little Airport也擁有眾多擁躉。那些充滿私密情感的歌曲,跨過了文化差異,深深地擊中了每一個人。

小編十分好奇,下一站會是紅館嗎?兩位成員說,如果做音樂是想著要「搞大」,其實是很難做下去的。並沒有想要發展得越來越大,只有繼續做歌才是最重要的。

林阿p
阿p, My Little Airport

阿P懷念以前有態度和個性的獨立音樂,而現在不再有這些音樂了。或許是因為做音樂比以前容易了很多,所以音樂人的音樂都比較casual,接近平常人。

Nicole自從認識了阿P,就再也沒有聽過主流音樂。她並沒有觀察外部的音樂環境,而她的內在不斷影響著她和音樂的關係。現在的她,會因為音樂在電影畫面中的呈現,被感動而去追那首歌,比如《白日夢想家》中Kristen Wiig演繹的《Space Oddity》,這是Nicole第一次接觸David Bowie。

有3年左右時間,My Little Airport是一只「異地戀」的樂隊──Nicole在北京,阿P在香港。他們一年見三次,三次就錄完了《香港是個大商場》。

My little airport, my little airport interview, hong kong indie band interview, 香港獨立樂隊,My Little Airport 九展, 林阿p
Nicole, My Little Airport

Nicole是一個十分hard-core的女性。2008年,她決心逃離香港,來到北京, 租住在通州的公寓, 與其他北漂香港人一起組樂隊,寫廣東歌,在停車場地底很臭的空間裏排練,到英國完成了一張analog的黑膠碟。樂隊解散之後,她覺得自己的北京體驗已經夠了,北漂的過程讓她心靈上得到了巨大的滿足,她決定回到香港。

回到香港的Nicole好好地收拾了自己。那時候她剛剛30歲,她感覺30歲前後有很大分別,好像一個學期完成了,學習告一段落,收獲了成長。以前沒有好好疼愛自己,而30歲以後,她懂得應該怎麼疼愛自己。

在與My Little Airport做採訪的短短一小時內,有許多有趣的片段。接下來這一段,八婆小編決定用十分娛樂性的語言來紀錄。

林阿P似乎有許多問題都是關於女生的。回想起阿P和Nicole剛剛認識,還是在他們初入城大時的O’Camp。Nicole說,當時很多人都說他很正,然而Nicole卻覺得他奇怪──涼鞋,長頭髮,好長的一張臉。而阿P聽到這句話的第一反應是:「阿,有女話正阿?」

My little airport, my little airport interview, hong kong indie band interview, 香港獨立樂隊,My Little Airport 九展, 林阿p

小編還問兩位,如果中了1億5千萬六合彩,會如何使用獎金呢。Nicole希望可以建立一所像3 Idiots裡那樣學生自由發展的學校(估計錢還不夠呢),而阿P沈默了幾秒,說「那就認識下女仔。」

中六合彩一億五千萬之後要做什麼,居然是想認識多一些女孩子!阿P說,女仔不喜歡沒錢的那些。Nicole十分恨鐵不成鋼,「你真是不認識什麼叫女仔阿!你真是和豬一樣豬阿!」

阿P看起來似乎總是不會對女仔有next move。對此,Nicole解釋道,阿P的human design system使得阿P做一個決定需要經過28.5日的process,如果他沒有經歷這個過程就直接去做一件事情,要麼就是好彩,要麼那條路會很崎嶇。

阿P說:「算了,下一個問題。」

下一個問題,就更惡劣了。小編問了一個許多記者都問過,但是都沒有問過癮的問題:「阿P和Nicole真的不是情侶嗎?」

得到的當然是否定的答案。

於是八婆小編換了一種問法:「阿P作為一個男仔,與Nicole相處這麼久,真的從來沒有過想法嗎?」

阿P:「沒有。」

小編:「真的嗎,這不正常阿!」

Nicole:「真的沒有嗎?」

阿P:「我去痾尿。」

小編不再深究了,留一點懸念吧!

雖然已經經過10年,我們對於My Little Airport,總是還會有很多想像,彷彿永遠是初戀一般,清新甜美,也殘酷真實。Nicole和阿P都是貌似靦腆的人類,他們把自己的最私密寫進了歌裏。或許會遇到一些第一次見面的朋友,興沖沖地對兩位說:「哎呀,我也一個人在吉野家吃飯被親戚看到了/哎呀我也和以前的朋友去九龍塘開過房」。真好奇他們有沒有遇到這樣的尷尬時刻。

他們似乎還有很多力氣,很多發展方向,總是覺得他們還可以拍電影,寫小說,未來會以什麼樣的姿態出現,也都不會奇怪。還依然會待他們如初戀吧。

最後送上他們的親筆字跡…首先是Nicole:

nicole 林阿p 專訪 nicole 林阿p 專訪 nicole 林阿p 專訪

 

再來是阿P:

林阿p 林阿p 林阿p
INTERVIEW, TEXT & PHOTO: SUGARCOAT/ HOKK FABRICA
COVER GRAPHICS: TONY W/ HOKK FABRICA

 

 

HOKK fabrica
原來,不只一種模樣
Contact us | 合作請聯繫
media@hokkfabrica.com

 

hokkfabrica gif images

未經授權請勿以任何形式轉載,違者追究法律責任。

Send this to a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