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工不同酬也遭批評?對於髮型師與化妝師的薪金差距,她這樣說… - HOKK fabrica

不同工不同酬也遭批評?對於髮型師與化妝師的薪金差距,她這樣說…

HF Crewon January 4, 2019 at 12:00 am

荷里活電影工業中的同工不同酬現象,近年紛紛為人詬病,其中就包含了對性別歧視的批評。而最近,又有另一股聲音蘊釀,不同工不同酬也批評,而且,這次又再涉及性別問題?而這次爭取平等薪金的,則是荷里活的髮型師。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A post shared by Sally Hershberger (@sallyhershberger) on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A post shared by S I R J O H N (@sirjohnofficial) on

美國有大大小小的工會,其中一個專為髮型師及髮型師設立,就是為國際舞台工作協會(下稱IATSE)一員,甚有代表性的Local 706工會。以下談及的,正是這兩工種不同酬的現象。

化妝及美髮對藝人而言,是演出、代入角色重要一環,而鑑於這兩樣工種甚有關連,髮型師及化妝師出動時多是一起的;當中亦涉及工會因素,但在此不贅述。像服務群不少為荷里活電影團隊的Local 706髮型師及化妝師,不時就為同一項目,甚至同一位演員服務。但是,就算工時相同,兩者待遇卻大有分別。平均計算,髮型師與化妝師平均每星期還是少近650美元收入。

面對著薪酬上的差異,即將卸任的Local 706工會主席Sue Cabral-Ebert,就說,其實工會早已此簽訂IATSE的拉近薪金差異協議合同,奈何現象還是難以調和。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A post shared by J.A. James (@jajamesjj50) on

對於待遇如此明顯的差異,Ebert 說,其實最根本的原因﹐要追溯回性別問題。她說,當地傳統從事化妝行業的,多為男性;從事美髮行業的則多為女性,簡單而言,兩者薪金差異最根本原因,就是根深蒂固的性別歧視。

人們對於將原因歸咎於性別歧視,有不同的看法。有人認為這是過度解讀現象,不過如果進入專業門檻的難度與薪金高低成正比,在美國,髮型師與化妝師倒是面對一個有趣的現象:以加州為例,成為一名髮型師一般而言比化妝師是更難。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A post shared by MUAHS Local 706 (@local_706) on

一位匿名的髮型師就透露,要在加州成為一位髮型師須受政府認可,首先需累積超過1,600小時經驗,才能得到當局發出的證書;而且須支付一定費用,以定期更新許可證。相反,化妝師則不被限制須接受經驗、證書及管制。

縰使已意識到這個問題,但現象還是難以改變,Ebert 說﹐「25年來,工會已嘗試爭取薪酬平等,奈何們我們不是提供資金的一方,製片人才是」,但她仍表示工會會努力爭取拉近兩者薪金差異,「我們還是會嘗試,通過立法或法院判決也好,都要令他們不能拒絕」。

有人會質疑,將美國這個複雜的不同工不同酬現象,歸於性別歧視,是不適當的。的確,現階段對於這兩類工種相對接近的職業,特遇差異原因仍是未完全明晰的。但撇除個別髮型師因超凡知名度或技術而存在的個別例子,當化妝師在特遇明顯佔優原因未知時,而甚有代表性的Local 706工會,出現的待遇差距,及性別分工又如此明顯,Ebert這次從性別作切入解讀現象,也是有其理據。

參考資料:Wasko, J. (2003). How Hollywood works. London ; Thousand Oaks, Calif.: SAGE.

Feature Image: Instagram @sallyhershberger & @sirjohnofficial

同場加映:

Beauty Comeback:倒帶二十年,聽說這些復古妝容髮型都回歸了?

Beauty Capsule:在這裏,髮型不只是裝飾,而是說故事的人

Thoughts:被填滿的不只是這個化妝袋,更是歲月留下的回憶

TEXT: JACKIE/HOKK FABRICA
HOKK fabrica
原來,不只一種模樣
Contact us | 合作請聯繫
media@hokkfabrica.com

 

hokkfabrica gif images

未經授權請勿以任何形式轉載,違者追究法律責任。

WATCH: 12月2日,陰天。我們與18歲的完治相約在東京日暮里火車站等候

Send this to a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