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年人看漫畫幼稚嗎?由Nicole Maines飾演的首位跨性別超級英雄登場有力回擊

HF Crewon January 28, 2019 at 12:00 am

備受期待的超級英雄電視劇集《女超人》(Supergirl第四季回歸後,觀眾終於在最新一集中,迎來了首位跨性別超級英雄在電視上的登台亮相。從去年宣佈跨性別演員Nicole Maines獲得機會飾演此角後,經過半年的等待,她的夢想即將成真。在去年聖地亞哥國際動漫展(Comic-Con international)上,因2014年為跨性別人士爭取權利,在具有里程碑意義的歧視案中勝訴,她被介紹為「現實生活中的英雄」出場。如今身份重疊,她將在電視熒幕上展示自己的「超能力」。

 延伸閱讀:《女超人》加入新角色,由跨性別女生 Nicole Maines 出演

在名為Blood Memory的最新一集中,女超人陪伴了由Nicole Maines飾演的女記者Nia Nal找尋關於她隱藏在過去生活中的線索。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A post shared by Nicole Maines (@nicoleamaines) on

現實中,Nicole Maines一直在為跨性別人士發聲而不斷努力。在出演此角色之前,Nicole Maines還參演了HBO電視台的紀錄片《跨性別者名單》(The Trans List)以及在USA Network製作的電視劇《上流名醫》中飾演了一名跨性別者。因此Nicole Maines對自己能夠飾演Dreamer一角感到十分激動和自豪。她在採訪中表示:

「在我開始成為演員前,我是一個跨性別者權利活動的積極分子,我了解我的社群,我會去傾聽不同人的故事和經歷。如今開展了我的演藝事業,我最關心的是如何將它和我所倡議的結合起來……最重要的是要認識到屏幕上發生的事情會直接影響人們在現實生活中的態度和意識形態,這也是我扮演角色時經常會考慮的問題。」

Nicole Maines還表示為更多的跨性別者樹立榜樣和開闢道路的壓力很大,但也是它令人興奮的地方。

延伸閱讀:另類「超級英雄」電影《女孩》,一個關於跨性別少女的比利時酷兒故事

與此同時,以尖銳點評和毒舌出名的美國主持人與時事評論員Bill Maher在他的清談節目中公開表示自己的觀點:漫畫迷們應該長大了。他聲稱孩子們看漫畫沒有問題,但成年人如果認為超級英雄影片是偉大的電影,那只能證明他們都卡在了一個永恆的童年。此番言論引發了巨大的爭議。

或許Bill Maher想批判的,是他認為想從漫畫世界中尋找所有真理的「淺閱讀人士」,但卻仍有「一竿子打翻一船人」的偏頗之嫌。如若因自視過高而不深入思考現象形成的原因,以及背後所體現出流行文化作為敘事文本和媒介載體的複雜性,以及其所帶來的影響力,又何嘗不是另外一種幼稚的行為呢?

在該段視頻的熱門留言中,有一名網友引用了英國知名作家、詩人以及兒童文學家路易斯(C.S. Lewis)的一段話進行回應:

「那些將『成年人』 視作一種認可而不是一種描述性術語的批評家,他們自己也不可能是成年人。為自己的成長擔心,為自己的成長感到欽佩,為自己的幼稚而羞愧,這些都是童年和青春期的標誌。在這些時期適度地出現這些標誌,都是健康的症狀。年輕人應該渴望成長。但若直到中年甚至是成年早期,這種對成年的憂慮則成為了成長停滯的跡象。當我十歲時,我偷偷閱讀童話,被發現後我會感覺羞愧。現在我五十歲了,我可以公開閱讀它們。我長大成人,就會把孩子氣的東西:包括對孩子氣的恐懼和對長大的渴望,統統拋之腦後。」

(Critics who treat ‘adult’ as a term of approval, instead of as a merely descriptive term, cannot be adult themselves. To be concerned about being grown up, to admire the grown up because it is grown up, to blush at the suspicion of being childish; these things are the marks of childhood and adolescence. And in childhood and adolescence they are, in moderation, healthy symptoms. Young things ought to want to grow. But to carry on into middle life or even into early manhood this concern about being adult is a mark of really arrested development. When I was ten, I read fairy tales in secret and would have been ashamed if I had been found doing so. Now that I am fifty I read them openly. When I became a man I put away childish things, including the fear of childishness and the desire to be very grown up.)

 成年的標準是什麼呢?每個文化的定義都不一樣,更何況是不同的個體?或許成年應該意味著找到真正的自己,並願意為實現內心真正的熱愛與渴望為之奮鬥。Nicole Maines說自己在出演《女超人》前,自己就已經是Arrowverse宇宙的超級粉絲,長大後能夠成為其中的一員,有一種夢想成真的感覺。而能將自己所代表的跨性別人士的社群文化放在聚光燈下,加入自己的聲音,對她來說讓這個超級英雄角色顯得更有意義。不知道Nicole Maines的故事,是不是對Bill Maher最有力的回擊呢?

延伸閱讀:美劇LGBTQ角色數量再創新高, 《姿態》讓人熱淚盈眶

同場加映:

從Trans到Slay,認識那些正在默默起義的跨性別模特公司

從痛苦中學習和成長,奧斯卡首位跨性別主持Daniela Vega

Her Story:別放棄自己!她是九十年代時尚界的「跨性別It girl」Connie Fleming

TEXT: SARA.Z/HOKK FABRICA
DESIGN: CHRISTY/ HOKK FABRICA
HOKK fabrica
原來,不只一種模樣
Contact us | 合作請聯繫
media@hokkfabrica.com
hokkfabrica giphy

未經授權請勿以任何形式轉載,違者追究法律責任。

Send this to a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