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lm Club:被物化的《愛麗絲》──變大與縮小的詭異奇想 - HOKK fabrica

Film Club:被物化的《愛麗絲》──變大與縮小的詭異奇想

HF Crewon November 23, 2014 at 10:24 am

兒童讀物《Alice’s Adventures in Wonderland 愛麗絲夢遊仙境》多年來被改編再改編成動畫、電影,愛麗絲時而放大、縮小,經歷着段段夢幻的奇遇固然是小孩的幻想空間,也是成年人躲離現實的空想世界,但由捷克的電影導演Jan Švankmajer於1988年改編自《愛麗絲夢遊仙境》所執導創作的《Alice 愛麗絲》看來就不是這麼純粹了。

電影結合了真人、陶瓷娃娃和死物之間的互動,不單保留原著細節的改編,也是將愛麗絲的故事再引申發展,而愛麗絲的身體被放大、被縮小的模樣,令不少人看後打從心底的不安與毛骨悚然。

film review, jan svankmajer,alice,alice cartoon,愛麗絲, alice in the wonderland,愛麗絲夢遊仙境,comics
Photo via bp.com

在60年代開始已不斷拍攝製作動畫、短片的Jan Švankmajer,在拍攝和創作《Alice》時便以Stop Motion(定格動畫)的風格慣技來攝製。由小女孩飾演的愛麗絲,本是可愛無邪,但導演在電影中經常誇張地特寫小女孩的臉部表情,為愛麗絲這角色注入暴力、擁有破壞力的一面,就好像在電影開始時,鏡頭特寫落在愛麗絲開口說着 ‘you must close your eyes, otherwise you won’t see anything’ 的嘴巴上,被放大了的嘴唇一開一合,加上逐格移動的畫面,率先為整套電影的故事籠罩着一種魅惑的不安感。

當愛麗絲在房間自己悶着玩的時候,無意發現白兔在玻璃陳列箱子裏逃了出來跑到戶外一個抽屜裏,於是她從後跟蹤也跑進抽屜裏一直沿下墜落,當跌抵一間房子時便正見白兔在大門下的一小木門開着鑰匙打開進去。好奇使愛麗絲喝下旁邊的一瓶藥水,身體也隨即縮小,Jan Švankmajer便索性將縮小後的愛麗絲以一個陶瓷洋娃娃來「扮演」,眼睛一動也不動,而Stop Motion使愛麗絲的肢體動作變得生硬不一致,更狀甚詭異。

film review, jan svankmajer,alice,alice cartoon,愛麗絲, alice in the wonderland,愛麗絲夢遊仙境,comics
Photo via drnorth.com
film review, jan svankmajer,alice,alice cartoon,愛麗絲, alice in the wonderland,愛麗絲夢遊仙境,comics
Photo via theartsdesk.com

後來,愛麗絲回復正常大小的真人,被白兔和動物屍骸追逐時跌進石漿桶內,起來那刻頓時變大,被困在一樽石像內,死物與人合二為一,扭曲了人原來的人性與真實。

film review, jan svankmajer,alice,alice cartoon,愛麗絲, alice in the wonderland,愛麗絲夢遊仙境,comics
Photo via theanadromist.com

在經歷奇遇的過程中,愛麗絲反反覆覆地變大與縮小,由真人到陶瓷洋娃娃,就似是被控制的行屍走肉,活像一齣講述靈異娃娃的電影大於表現《愛麗絲夢遊仙境》的純真想像。這種生死交替的畫面,就彷彿是人被物化後的行為象徵。

雖然《Alice》普遍予人不安、詭異,但筆者就認為故事以超現實的手法將愛麗絲異想奇遇的情節化為充滿玩味的幻想,以哥德式的黑暗來顛覆兒童讀物,其實這都是一趟如愛麗絲般的夢遊想像,是另一種解讀之餘,也是一套充滿象徵意義的符碼。

TEXT: 阿米娜
HOKK fabrica
原來,不只一種模樣
Contact us | 合作請聯繫
media@hokkfabrica.com
who-is-harri-foo-hokkfabrica

未經授權請勿以任何形式轉載,違者追究法律責任。

WATCH: 十年只專注一件事:她們不約而同告訴你,「生命中不能沒有藝術」

Send this to a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