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晳肌膚除了是美的標準,更是身份的象徵 - HOKK fabrica

白晳肌膚除了是美的標準,更是身份的象徵

HF Crewon December 2, 2018 at 12:00 am

所謂「一白遮三醜」,在華人社會中,白嫩的皮膚似乎是沒有時代之分的追求;甚至明末清初文學家李漁於其著作《閒情偶寄·聲容部》中亦有說:「婦人本質,惟白最難。」看來由古至今,女生們都不能懈於「美白」,膚色白晳從來都是難以所得的寶物。你曾經參與過這場持久戰嗎?來,今天我們談談肌膚之美。

如雪白晳之美

中文有許多方法去描寫美女的容顏,早在《詩經》其中一首詩〈衛風.碩人〉中就已經開始對女性各種不同的美進行描寫,羅列手、膚、頸、齒、髮、眉、目等美態。肌膚以白為美,說得上是中國古代美女的主要標準;「膚若凝脂」就是其中一個詞語,形容春秋時衛莊公夫人莊姜的肌膚之美,她皮膚光滑、細膩而潔白。

不要忘了在戰國時期宋國哲學家莊子的作品《逍遙遊》裡,他將「肌膚」比喻成「若冰雪」,大概是因為沒有東西比 「雪」更白。自此,肌膚白得極致是「雪」,晶瑩透明的則是「冰」;「冰雪聰明」四字更同時道出了一個女子的內外特質。再看一下唐代文學家白居易描繪楊貴妃之美的詩:「梨花一枝春帶雨」;沒錯,梨花是純白色的。然而,人們又要求女生「白得極致」的同時,卻不能「蒼白」。

白得極致,卻不能蒼白

戰國時期楚國文學家宋玉這樣寫著:「著粉則太白,施朱則太赤。」美麗的肌膚,要白𥚃透出一點粉紅才是理想,是謂氣息紅潤、白裏透紅,看上去既健康,又有和諧感。讓我們也讀讀三國時期詩人曹植的《洛神賦》,遠如「皎若太陽升朝霞」,近則「灼若芙蕖出淥波」,皆着眼於那一點關鍵的紅色。就連唐代詩人李白,也說「一枝紅艷露凝香」。看,牡丹不就是紅色的嗎?

白是身份象徵

如今要美白,隨便都可以說出一些速效美白產品:美白面膜、維他命C精華等等,相反,古時人們追求皮膚白晳的方法,好像只有珍珠粉。無論如何,保持皮膚雪白的最佳方法,一定是避免曬太陽,古今皆然。自古以來,中國人以務農為生;眾所皆知農業離不開陽光,勞動階層每天都要烈日當空下在田裡工作,豈有不黑的肌膚?

故此,大家可以想像到,肌膚白晳的女生準是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大家閨秀。膚色的深淺暗示著所屬的社會階層;若果說「雪白」是美的標準,那麼「以富為美」也許會更為準確。

Reference:
張宏生. (2018). 論清代女詞人的豔情詠物詞. Tsing Hua Journal of Chinese Studies, 48(3).
PO, L. H. (2018). 論古代女性形象和地位: 以《 說文解字》 女部形容詞為研究中心.

推薦給你:

「姑婆」:從古至今,女性們大概都缺乏了一種彈性
Women in Literature:由肉慾到靈性,明清時代的美人意象
Culture for Dummies: 天階月色涼如水──淺談「 冷宮 」

TEXT: YANNI/ HOKK FABRICA
DESIGN: CHRISTY/ HOKK FABRICA
HOKK fabrica
原來,不只一種模樣
Contact us | 合作請聯繫
media@hokkfabrica.com
who-is-harri-foo-hokkfabrica

未經授權請勿以任何形式轉載,違者追究法律責任。

WATCH: 因為喜愛, 我們展開了一趟意想不到之旅...

Send this to a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