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quel Songs: 5組有續集連繫的歌曲,有否令你「狂loop」? - HOKK fabrica

Sequel Songs: 5組有續集連繫的歌曲,有否令你「狂loop」?

HF Crewon July 23, 2015 at 7:00 pm

這兩天我們都被瘋狂「洗版」了,我們都知道世上有一位對舊情人念念不忘的男生,常常會懷念那段自認為美好的時光,同時亦有一個從未喜歡Hello Kitty和看漫畫的女生,對這個男生的「舊時光」和每晚更新的臉書其實沒有興趣。我們都彷彿跟這個男生經歷了這10年的單戀,然後這段「集體回憶」被這個女生一下子的用一首歌盡情地摧毀了,絲毫不留懸念。


麥浚龍 -《念念不忘》三部曲 《耿耿於懷》、《念念不忘》、《羅生門》

麥浚龍(Juno)的這三首《耿耿於懷》、《念念不忘》和《羅生門》之所以能讓人瘋狂地投入,不斷按repeat「狂loop」,除了是因為我們也許都做過這個癡情苦戀的角色,更是因為編曲和歌詞所營造的故事性令三首歌都提升了層次,令一首普通的「K歌」變成了埋藏10多年的伏線。其實如此引人入勝的廣東歌又豈止這三首,筆者挑選了5組有連繫的歌曲,看看有沒有你也喜愛的?

黃色大門 + 紅屋頂

《黃色大門》是容祖兒的作品,其後何韻詩亦推出了《紅屋頂》,兩首作品均由王雙駿作曲和黃偉文填詞。當年兩人的一段斷背情似是而非,但《黃色大門》一直都被理解為紀念二人感情的歌,同時表達了對這份感情的擔心和猶疑,害怕世人不接受她們,亦形容了外界的現實衝擊著她內心的純真的狀態。

而《紅屋頂》之所以被視為《黃色大門》的延伸,不只是有著同樣虛幻的童話曲風,歌詞中的「小鹿」、「下凡天使」等都有重複出現呼應,而副歌更是《黃》副歌的變調。若果《黃》訴說的是一種不確定的感覺,《紅》則是在給予一種肯定的承諾,承諾會「撐著宇宙來維護你」,會「拖你手遊盡太虛」,會「撐著屋頂守下去」,在黃色的大門上興建屬於倆人的紅屋頂。

《黃色大門》
作詞:黃偉文
作曲、編曲、監製:王雙駿 for double c music group


《紅屋頂》
作詞:黃偉文
作曲、編曲:王雙駿 for double c music group
監製:青山大樂隊/hocc@goomusic

最佳損友 + 最好的債

筆者每次聽到陳奕迅的《最佳損友》都有種「眼濕濕」的感覺,因為我們身邊都總會有一位「當你一世朋友」的人,友好時可以「把酒傾通宵都不夠」,又會互相「批鬥」,在重要關頭卻會「將我營救」。但這些人卻會不知因為什麼原因「最後變不到老友」,只知道是「非甚麼大仇」。而當時這首歌亦傳聞是填詞人黃偉文寫來紀念和楊千嬅的友情不再。

雖然不知那些兩人的鬧翻傳聞孰真孰假,但黃偉文的確多年沒有再跟楊千嬅合作。相隔多年後兩人破冰,不但互相出席對方的演唱會,黃偉文亦為楊千嬅寫了《最好的債》。由一世的朋友變成「昨日最親的某某」,楊千嬅在《最好的債》中代入了這位損友角色,但當中卻多了一份成長後的「看破」感覺。《最好的債》正描述著一種「野孩子」長大後磨掉菱角的感覺,發現其實回頭再看兩人當日的冷戰只是年少時無知的任性。經過時光的分解,兩人都不再想計較彼此間的債,即使真的要計,對方也是人生中「最好的債」。隨著黃偉文和楊千嬅的再度合作,當天的債也總算還清了,兩人又能回服最佳損友的身份。

《最佳損友》
作詞:黃偉文
作曲:Eric Kwok
編曲:Eric Kwok / Jerald
監製:Eric Kwok / Jerald / Eason Chan


《最好的債》
作詞:黃偉文
作曲:Eric Kwok
編曲:Eric Kwok / Jerald
監製:Eric Kwok / Jerald / Eason Chan

刻不容緩 +世界真細小

李克勤和容祖兒11年前合唱的《刻不容緩》是講述男方因為無自信,始終未敢表白,但女方則遲遲未知男方心意,「猶像行刑」的心情。而兩人因為無謂的拖拉和等待,最終錯過了彼此。雖然故事和意境都十分淺白,但流露的是一種揪心的感覺和無奈。

相隔11年後,兩人跟填詞人黃偉文再度合作,並將這揪心的感覺延續。《世界真細小》講述兩個分了手的情侶在毫無準備下,在街上碰見了,在互相行近的短短一段路就想起了往日的種種,然後男方再一次掙扎不知要說什麼,女方則再一次感受到像行刑的糾結。而倆人對唱部分就像《刻》的方式一樣,似是兩人自言自語訴說心情,將整首歌的感情部分完美地呈現。

《刻不容緩》
作詞:黃偉文
作曲、編曲、監製:伍樂城@Baron


《世界真細小》
作詞:黃偉文
作曲:C.Y. Kong、Jean Chien
編曲、監製:C.Y. Kong

路過蜻蜓 + 失憶蝴蝶

聽著張國榮的《路過蜻蜓》都會感到那份對感情淡然的唏噓和壓抑,將自己比喻為一隻路過的蜻蜓,甘願放下這段情繼續自己的流浪,「虛耗着我這便宜生命」只為「留下能被懷念過程」。多年後作曲的陳曉娟和填詞的林夕再度合作,將蜻蜓點化成蝴蝶,交到陳奕迅手上。

跟蜻蜓的淡然不同,蝴蝶來得更絕情的灑脫,《失憶蝴蝶》中「從沒有相戀/才沒法依戀/無事值得抱怨/從沒有心願/才沒法許願/無謂望到永遠」道出了這隻蝴蝶對這份情的抽離,沒有開始過就不會有失望。歌詞中更表明了「蝴蝶記憶很短」,所以即使發生過什麼也不會留下怨恨,是比路過蜻蜓更高層次的抽身。

《路過蜻蜓》
作詞:林夕
作曲:陳曉娟
編曲:Adrian Chan
監製:Alvin Leong


《失憶蝴蝶》
作詞:林夕
作曲:陳曉娟
編曲:C. Y. Kong / Gary Tong
監製:思歪江 C. Y. Kong

大開眼戒 + 防不勝防 + 十面埋伏

這三首出自黃偉文手筆,由陳奕迅主唱的作品,雖然沒有明顯連續的故事情節,但一直被稱爲「病態三部曲」。《大開眼戒》形容的是一種自卑的心理,害怕自己的外表容貌不為對方所愛,只願對方「要有被我嚇怕的準備」,最後亦唏噓道出了「若你喜歡怪人其實我很美」的呼喚。之後的《防不勝防》有人形容是「人鬼戀」,即使離開了人世亦「時時漏夜冒昧探你將瑣碎東西帶走然後又放低」,但亦可以被解讀成一種變態的控制欲,希望以擁有對方的東西來回味對方的感情。最後的《十面埋伏》則是跟蹤狂的故事,打聽前度的行程,希望能自製「偶遇」,但最後還是差一點點。雖然在歌曲上,這些行為都很像病態的癡戀行為,但在愛情面前,也許我們都病過。

《大開眼戒》
作詞:黃偉文
作曲:阿飛
編曲、監製:Peter Kam

《防不勝防》
作詞:黃偉文
作曲:張繼聰
編曲:劉志遠
監製:王雙駿


《十面埋伏》
作詞:黃偉文
作曲、編曲、監製:Eric Kwok

筆者自問對音樂沒有甚麼造詣,亦不懂甚麼外語,所以一直是廣東歌的支持者。廣東歌和香港樂壇其實從來都沒有死,若果那些詛咒者願意花一點時間理解一下歌曲背後的故事,感受一個曲詞編監唱者的用心,也許你會找到很多驚喜。

TEXT: CRYSTAL C

更多音樂專題,READ MORE:

《Music Throwback:暖男方大同那些感動死人的老歌》
《Muse, Music & Memory: 有一種回憶,叫Twins》
《Streaming Now:單戀的時候,聽Sam Smith吧》
《Streaming Now:Rihanna今次自導自演的新MV,玩得太過火嗎?》

本文為HOKKFABRICA.COM原創文章,未經允許請勿以任何形式轉載,違者追究法律責任。

HOKK fabrica
原來,不只一種模樣
Contact us | 合作請聯繫
media@hokkfabrica.com
who-is-harri-foo-hokkfabrica

未經授權請勿以任何形式轉載,違者追究法律責任。

WATCH: 十年只專注一件事:她們不約而同告訴你,「生命中不能沒有藝術」

Send this to a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