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音樂人就只能寫慘情歌?甚少開腔抱怨的Björk也忍不住出聲! - HOKK fabrica

女音樂人就只能寫慘情歌?甚少開腔抱怨的Björk也忍不住出聲!

HF Crewon December 22, 2016 at 12:00 am

有「冰島歌后」之稱的Björk向來我行我素,自七十年代出道至今都能保持個人風格,而且勇於嘗試新事物,在視覺、科技、音樂、藝術等方面不斷挑戰自己的創意。51歲的她不斷求突破,日前在美國休斯頓Day For Night跨媒體音樂節中以DJ的身份公開表演,將虛擬現實科技、裝置藝術與音樂結合。每個人對音樂都有不同的喜好,但近來傳媒對Björk以DJ身份演出的評價,卻觸發了Bjork寫出以下這封令人值得深思的公開信,Hf將公開信內容意譯出來。

親愛的傳媒:

冬至快樂!

眾所週知,在我音樂生涯的絕大部分時間,我並沒有就性別歧視問題發出抱怨,我繼續做自己的音樂。但我現在感覺到空中出現了一股正面的巨流,一股帶有可能性的巨流,所以我想提出一件事情。

在過去的週末,我有機會在德州一個音樂節中進行兩次DJ演出。這是一場精彩的音樂節,一些我十分喜歡的音樂人如Aphex Twin、Arca、Oneoh Tixpoint Never和Matmos等都有份DJ。

我們都會玩其他人的音樂,亦會加插一些自己近來所發展的作品。

今年我開始以DJ的身份公開演出,因此我意識到公眾或許需要一點時間去適應,我感激樂迷對我的接納,在音樂路上支持我,讓我能夠做我自己。這是一個難忘經驗,我在過去的幾個星期亦十分享受將其他音樂人的作品重新剪接,亦十分享受過程中將不同人的音樂和諧地連合起來。

不過,有些傳媒似乎不接受和不明白。他們會用「不在表演」、「躲在桌子後」來形容我的演出,但相反我看不到他們會這樣形容其他男DJ。我認為這是性別歧視。在如此動盪的一年結束之前,我不想不提這件事情,因為現在身處一股革命性能量當中的每一位,都是值得為自己帶來最大的改變的。

樂壇往往只准許女性做一名歌唱男友的音樂人,如果她們將題材轉做原子、宇宙、 社運、大玩節拍的音樂,或者任何並非愛情的題材,她們便會受批評:傳媒記者就是覺得這樣的音樂仿佛欠缺甚麼似的,他們彷彿覺得女性的語言就只有愛情……

我創作專輯VoltaBiophilia時,我清楚知道這些不是女性經常使用的題材。在維權味重的2007年專輯Volta中,我唱出關於當自殺式炸彈的孕婦的故事,我用歌聲為法羅群島和格陵蘭爭取獨立。在說教味重的2011年專輯Biophilia中,我唱出關於宇宙、原子的事情。在2015年專輯Vulnicura中我分享了一個分手的故事,我這才真真正正被主流傳媒接納。社會准許男人涉獵不同的題材,他們可以創作科幻、時代劇,他們可以棟篤笑、可以幽默,他們可以迷失在豐富的音景中,而女人就不可以。如果女性不唱出那些生命中傷透我們的男人和孩子,我們就是在欺騙觀眾。

然而,空氣中正瀰漫著改變的氣氛,我們亦正在這樣的氣氛中行走。因此在今年結束之前我願留下這封善意的公開信,希望明年即使我寫出一首分手歌,大家都會給我空間讓我發展不同題材的音樂。法國歌手Edith Piaf和女高音Maria Callas慘情的形象已經被大家奠定了(我之前所看過有關她們的紀錄片,沒有一部不提她們的愛情史)。

讓我們一起令2017年變得不再一樣!讓每一位女生都有權多元發展!

預祝聖誕快樂!

Björk

Bjork dj for Day For Night
Bjork在Day For Night音樂節中以DJ身份演出。

從不靠說話,以實際行動活出理念的Björk,今天也忍不住出聲,道出了樂壇性別偏見問題的現況。感謝Björk,因為她親身示範了女音樂人的種種不可能,告訴世界女性所走的多元路向亦應被尊重。

TEXT: FLORIELLE / HOKK FABRICA
DESIGN: CYAN F / HOKK FABRICA

延伸閱讀:
Out of the Box:冰島歌後Björk,一位敢於表現不一樣思維與視角的女性
法國小麻雀Édith Piaf:讓世界聽醉了的歌聲
歡迎來到空靈女神Tilda Swinton的另類教育國度

HOKK fabrica
原來,不只一種模樣
Contact us | 合作請聯繫
media@hokkfabrica.com
who-is-harri-foo-hokkfabrica

未經授權請勿以任何形式轉載,違者追究法律責任。

WATCH: 十年只專注一件事:她們不約而同告訴你,「生命中不能沒有藝術」

Send this to a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