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符合Instagram的規則,Jurisic在她的胸部貼了一片樹葉 - HOKK fabrica

為了符合Instagram的規則,Jurisic在她的胸部貼了一片樹葉

HF Crewon May 17, 2018 at 12:00 pm

Miley Cyrus三年前在Jimmy Kimmel的節目上這樣說:「人們不害怕人的乳房,乳頭才是重點。」(The human aren’t afraid of the human breasts. It’s the nipple that’s the issue.)

只要遮擋著乳頭,即使整個乳房露出,也不會被指責行為不檢,社交媒體如Facebook和Instagram也在守則指出,除了乳房切除手術的疤痕及女性哺乳的相片外,不允許張貼女性乳頭的創作內容;所以用戶的作品無論多裸露,也會掩蓋生殖器和女性乳頭,但原來就算多小心也會惹上麻煩。

A post shared by tricia o connor (@triciaoc) on

A post shared by Artforum (@artforum) on

延伸閱讀:我「露」不是色情!這兩個品牌用這樣的含蓄方式去解放身體

愛爾蘭藝術家Dragana Jurisic創作了一個名為《100 Muses》的系列,系列中的女模特自己選擇姿態,是一套關於自我表現的作品,Jurisic在Instagram上發佈了其中一幅相片,相中人光著身子面向鏡頭,而為了符合Instagram的規則,Jurisic在她的胸部貼了一片樹葉,豈料Instagram還是在任何預警的情況下刪除了她的帳戶,Facebook也刪除了相片,禁止她發佈和評。Facebook解釋指作品過度裸露,Instagram則只說她未有遵守使用條款,還拒絕交出Jurisic的 Instagram資料,七年來的紀錄、留言一下子化為烏有。

有沒有雙重標準?

Jurisic的支持者馬上找來一張Kim Kardashian兩年前的自拍照來比較,Kim 同樣一絲不掛,只用了兩塊黑色長方形覆蓋重要部位;事實上有類似做法的名人們又豈止Kim Kardashian?還有她的妺妺Kendall Jenner、Bella Hadid、Miranda Kerr和Miley Cyrus等等,但她們的相片沒有被刪除,至今還存在於Instagram,讓人不禁質疑,社交媒體篩選內容的標準到底是甚麼?為何同樣的內容卻有不同的處理手法?

A post shared by Kendall (@kendalljenner) on

A post shared by Kendall (@kendalljenner) on

A post shared by 🦋 (@bellahadid) on

A post shared by Miranda (@mirandakerr) on

延伸閱讀:這是一本挑戰Instagram色情條例的破格新書

社交媒體的任意審查

再者,Jurisic根本沒有違反守則。

藝術家Zoe Leonard 1992年寫的詩作《I want a president》裡這樣寫:「我想要一個女同性戀者做總統,我想要一個得了愛滋病的總統和一個男同性戀者做副總統。」這篇詩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時在Instagram和Twitter上被廣泛流傳,幾個月前被@lgbt_history的帳戶再度發佈──當時差不多是特朗普就職典禮和Women’s March的一週年,不久後詩作被刪除,理由是「違反社區標準」(violating community standards)。

A post shared by lgbt_history (@lgbt_history) on

社交媒體愈來愈發達,但未必是可以完全信賴的平台;當我們以為自己擁有言論自由時,應當更小心地看清楚,我們有沒有被控制視野,被多元發展的桎梏所蒙蔽。

TEXT: NANA/HOKK FABRICA
HOKK fabrica
原來,不只一種模樣
Contact us | 合作請聯繫
media@hokkfabrica.com

未經授權請勿以任何形式轉載,違者追究法律責任。

WATCH: 陳明憙 Jocelyn:一句對十八歲的自己說的話

Send this to a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