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白海與杜可風: 消失中的純真《白色女孩》 - HOKK fabrica
HOKKfabrica 其他頻道

【專訪】白海與杜可風: 消失中的純真《白色女孩》

杜可風和白海聯合編導作品《白色女孩》為香港亞洲電影節閉幕電影,電影以「消失中的漁村」、「女孩的成長」、「廢墟」去探索「家」和「空間」的議題,是一部有著寓言的黑色童話。

消失中的純真往昔

「消失」這概念貫穿整部電影,問到二人對於「消失」的想法,杜可風想到的是香港的文化、語言和生活方式。白海不約而同地以香港作為答案。 二百年前,香港不是城市,而是漁村,但漁民的方言和生活方式,在今天已不復見。消失的是自由,也是香港精神。

「消失」的還有白色女孩的純真。她在電影中遇上小田切讓的角色,初次知道愛情的存在,可是二人言語不通,需要以最大的力度去抓緊關係。遇上了愛情,還有漁村被強行發展的事實,她不再是女孩。

沒有皇宮的公主,沒有空間的香港人

三個角色白色女孩(袁澧林 飾)、神祕男人(小田切讓 飾)和豪仔(姚學智 飾),他們沒有「家」,他們的家只是廢墟、木箱和帳篷。白海比喻自己和白色女孩一樣,是沒有皇宮的公主,「無家」(Homeless)是因為空間消失 。她說,香港房租太貴, 想擁有自己的私人空間也難,連夾Band也被打壓,不能生存在工廈。

杜可風對於「廢墟」,有另一種解讀。廢墟是空白的,也是開放的,有無限的可能性,就像相機拍下影像那一刻——光線進入空白的暗箱中,形成相片。而且,三個角色同樣沒有空間,身處廢墟,令他們能夠連結起來,協助彼此。

輕鬆對談

Hf:HOKK Fabrica | D:杜可風 | J :白海

Hf:如果有一天,你發現自己身處在海中央的小船上,你會拍攝什麼?
D & J:拍自己。我們都拍過。

Hf:假如你手上只有十分鐘的電影菲林,會用菲林拍什麼?
D:電車。香港的電車。 從中環走到銅鑼灣,差不多十分鐘。
J:十分鐘的海浪。

Hf:在開始拍攝前會做的事?
D:我會找我的助手,問他如何操作鏡頭。 記得以前,張國榮會看鏡頭的倒影整理儀容。我覺得是最美麗的一刻 。
J:我會清空我的腦袋,一直躊躇「我想要什麼」,你就不會吸收到鏡頭前面在發生什麼事 。

Hf:形容你的「家」
D: 廢墟,空白的廢墟。這也是我。
J:「家」是香港。

a-little-baout-hokk-fabrica-header
杜可風 專訪 白色女孩
白海
杜可風 專訪 白色女孩
杜可風
杜可風 專訪 白色女孩

《白色女孩》預告

TEXT & INTERVIEW: KAYLA/HOKK FABRICA
VIDEO CREATED BY HOKK MEDIA
VIDEOGRAPHY: DICK L/HOKK FABRICA
VIDEO ASSISTANT: EVANNA L/HOKK FABRICA
VIDEO EDITING: SONIA/HOKK FABRICA

本文為HOKKFABRICA.COM原創文章,未經允許請勿以任何形式轉載,違者追究法律責任。

More: 生活電影香港

staff pick
編輯精選

Send this to a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