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棄性,不放棄愛:讓無性戀者談談慾望這回事 - HOKK fabrica

放棄性,不放棄愛:讓無性戀者談談慾望這回事

HF Crewon February 16, 2017 at 12:00 am

與芯第一次見面,是在佐敦一間西餐廳,我們點了簡單的沙律和菠菜麵,談起慾望來。

無性戀者 asexual
Collage by Cyan F/HOKK fabrica

芯是一位無性戀者,換句話說,現在的她對於性是完全不感興趣的。在大談情慾的年代,我們往往想起人們對情慾的渴求,卻甚少探索性慾的缺席。究竟,一個對性完全不感興趣的人,心底裡是在想些甚麼?他們對於慾望又有甚麼看法呢?

性慾的缺席,對於芯來說是跟自己跨女這個身份有莫大的關係的。芯服食荷爾蒙藥物已經有七年,還未進行性別重置手術。她解釋,荷爾蒙藥物本身會令陽具機能降低,而每個人服藥後都會出現不同的反應,有些人性慾會提升,有些人的性喜好會改變,例如愛上當被動的角色,而她自己則產生心理障礙。

「每次見到和需要用到私處時,我都會產生強烈的自我背叛和罪惡感,最嚴重時有點貼近抑鬱。」女性靈魂被困在男兒身軀,當連上廁所望見陽具時都會感到不舒服,性愛自然讓她卻步。「我覺得那部位(陽具)根本不屬於自己,自己的身體根本不應該有那部位。」芯指出身體偶爾會出現性衝動,但她心靈上是不想的,這種肉體和心靈的爭戰讓她感到疲累,加上性愛過後往往是一場落寞,然後自我背叛和罪惡感再次來襲,久而久之,惡性循環的狀態令她產生厭惡,後來她索性將性放棄了。

放棄性,並不等於放棄愛。現在的芯跟男友拍拖相處甜蜜舒服,無性戀者的身份沒有為感情帶來障礙,而二人關係中的慾望,則轉移至其他方面,沒有性生活的他們同樣可以透過發掘美食、發掘好去處、打機等活動找到適合他們的相處方式。

「人是一個水瓶,欲望就是當中的水。然而它不會永遠是一個水瓶,因為當你注入油之後,它就不能再叫水瓶了。」一段玄妙的說話反映了芯思維上的成長,「當水瓶中三成的水流走了,人就自然會嘗試去填滿它。」沒有性慾後,芯留意到自己的食慾和旅行慾望大大增加,現在她不只愛吃,更愛鑽研烹飪,而且每隔一、兩個月就去一次旅行,護照都快要被蓋滿了。「人本身可以很多樣,慾望亦然,只是社會設下了很多框框,告訴你填滿的一定要是水,而且一定要裝得滿滿的,但假如你需要的反而是油和果汁呢?」

芯觀察到,社會傾向將事情推向兩極化,性慾多是「好色」、性慾少是「性冷感」,多或少都要承受某程度的壓力,然而大家忽略了中間可加可減的可能性的。「慾望是流動的,我會形容自己現在的性慾是正負零。」芯進一步解釋,有性衝動時就是「1」,對性感到厭惡時就是「-1」,而最自在的狀態就是「0±」。認清自己的真正需要,就算某種慾望缺席,也不代表你是「不正常」。

與無性戀者談慾望,我沒想到一餐便飯到最後竟然會演變成一堂哲學課。誰說沒有性慾的人生就是枯燥?芯不介意無性戀者這個稱謂,亦不知道自己未來會不會對性再次產生興趣,但至少這刻的她有喜歡的工作,有喜歡的人,正在追求喜歡的人生,與正負零的性慾,自在地共存。

TEXT & INTERVIEW: FLORIELLE/ HOKK FABRICA
DESIGN: CYAN F / HOKK FABRICA

延伸閱讀:
ASEXUAL: 無性戀 終於也受到了關注!

Send this to a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