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Mizrahi!以色列「二等公民」用音樂宣告自豪身份 -

我就是Mizrahi!以色列「二等公民」用音樂宣告自豪身份

HF Crewon March 1, 2017 at 12:00 am

由湯漢斯主演的2004年電影《機場客運站》示範了一個人如何在一夜間因政治緣故喪失自己的國籍,變得無家可歸,滯留異地。雖然電影情節純屬虛構,但主人翁所面對「被隔離」與「被異化」的處境,相信我們在人生的某些階段都曾經歷過。在以色列,一群二等公民幾代以來都在面對如戲中般的「被隔離」與「被異化」,他們名叫Mizrahi。

Mizrahi,米茲拉希,是希伯來文中「東方」的意思,而Mizrahi Jews指的是那些自聖經時代居於中東、中亞、北非、高加索等地區的猶太人,他們很多都居住在以伊斯蘭為宗教的阿拉伯國家,後來1948年以色列成立之後,很多米茲拉希猶太人在被穆斯林國家驅逐或自願遷移的情況下回到以色列本地居住。

米茲拉希猶太人 Mizrahi Jews
米茲拉希猶太人
Photo via news24.com.eg

據2005年統計,以色列超過一半猶太人家族中都有米茲拉希祖先。儘管如此,米茲拉希猶太人長期以來受到雙重歧視:雖然自中世紀已經受穆斯林領袖統治,會說流利阿拉伯語,自小浸淫於阿拉伯文化之中,但阿拉伯社會從來都不將米茲拉希視為一份子;而在以阿什肯納茲猶太人(Ashkenazi)當道的以色列,米茲拉希猶太人因為「不夠猶太」和「不夠優越」而被社會排擠,只能從事低下階層工作。為了追求更好的生活,茲拉希猶太人到最後竟發現自己陷入了兩頭落空的狀態。

阿什肯納茲猶太人 Ashkenazi Jews
阿什肯納茲猶太人
Photo via The Times of Israel

茲拉希猶太人為了融入主流以色列社會,為了讓下一代能夠被接納,他們開始抑壓自己的阿拉伯文化和語言,重新學習希伯來語,做以色列人會做的事情,自我清洗歷史。茲拉希猶太人在以色列落地生根,已經去到第三代了。隨著第一代逐漸離世,茲拉希猶太人的阿拉伯文化和歷史亦漸漸被新生代茲拉希猶太人遺忘。

幸好近年得到以色列文化部長Miri Regev推動(她本身也是米茲拉希猶太人),米茲拉希文化在今天的以色列社會漸漸經歷復興。文學界代表有以色列詩人兼學者Almog Behar,曾創作新詩〈我的阿拉伯是無聲〉(‘My Arabic is Mute’),述說茲拉希猶太人抑壓阿拉伯文語的共同經驗。

以色列文化部長Miri Regev
以色列文化部長Miri Regev
Photo by Uriel Sinai / The New York Times

音樂界代表有樂團Ecoute和Firqat Alnoor 。Ecoute由第三代米茲拉希猶太人組成,善於創作以中東旋律和希伯來歌詞所寫成的「Fusion」音樂,表達自己的米茲拉希猶太人身份。中東旋律正是祖父母年輕時在阿拉伯國家所聽的音樂,而希伯來語就是第三代茲拉希猶太人所說的語言。

Ecoute的音樂,片中亦見詩人Almog Behar

Firqat Alnoor由一群接受西方音樂訓練的樂手組成,他們透過西方樂器演奏「東方」樂曲(「東方」在這裡指中東、中亞、北非、高加索等地區),例如那些由六十年代阿拉伯女歌手Umm Kulthum所唱的作品,還有一些源自「東方」用阿拉伯語所唱的猶太宗教歌曲Piyut,復興米茲拉希逐漸消逝的文化,同時希望在猶太和阿拉伯兩者充滿分歧的年代傳遞和平的訊息:

I hope we can show how people can live together by bringing Jews and Arabs together to recognize that there are things we share.

—Hana Fataya, Firqat Alnoor樂團創辦人

(譯:我希望我們的音樂可以向人們示範何謂和睦共處, 猶太人和阿拉伯人是有共通點呢。)

Firqat Alnoor
Photo by Peter Beaumont/The Guardian

Firqat Alnoor樂團

今天的米茲拉希猶太人依然面對以色列主流社會歧視,但不同的是新生代不再像祖父母和父母一樣害怕自己的過去,相反,用「以色列米茲拉希猶太人」這個新身份尋找自己的阿拉伯根源,擁抱和保存屬於米茲拉希的歷史。

hokk fabrica hong kong magazine 香港雜誌網上

阿什肯納茲猶太人(Ashkenazi Jews)是歐洲歷史悠久的猶太群體,近兩個世紀從歐洲移民到美國等地。他們接受過教育,視自己的文化較米茲拉希猶太人「優越」。

美國電影大師Stanley Kubrick的家族都是阿什肯納茲猶太人。

Reference: The Guardian & Wikipedia

延伸閱讀:

《Her Story專訪:中東女性不都是服從!她,就是以色列音樂詩人Hadara》
《Through Our Lens:那一夜,我們走進一場香港的尼泊爾小姐選美》

TEXT: FLORIELLE / HOKK FABRICA
DESIGN: CYAN F / HOKK FABRIC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