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囍帖街到囍歡里:時代沖刷的謬思 - HOKK fabrica

從囍帖街到囍歡里:時代沖刷的謬思

HF Crewon July 28, 2014 at 11:28 pm

灣仔舊區,WANCHAI
灣仔舊區仍有不少老舊的大廈,時光飛逝,將來還有多少能夠留下?

每個街道總有著它的價值,有人選擇離開,有人選擇留下。離開的, 帶走的是傷心與無奈;留下的,是一份決心,只為守護屬於自己的東西。利東街,即我們所認識的囍帖街,在歷史上曾經留下光輝的一頁,這一刻卻長埋於黃土之下,亦為我們留下一段不可磨滅的記憶。

五十年代,港英政府為求方便監管印刷品,把印刷店集中到利東街一帶,這一限制促使商人另謀出路,逐漸發展出各式各樣印刷品,直到七十年代,部份印刷店轉而印製喜慶物品,如揮春、喜帖等等,成為囍帖街的初形;及後八十年代,利東街成為新人必去的地點,利東街本名亦逐漸淡出人們的記憶之中。建築上,利東街亦一直沿五六十年代的唐樓,並藉著樓與樓相連的特色發展出一套獨有的經營特色—前鋪後印,使利東街成為獨一無二的街道。

WANCHAI,
舊街道總是隱沒於高樓之間,一不留神便會錯過其中。

現今灣仔的海岸線跟以前相比,有著巨大的分別,現時莊士敦道以北的土地大多是填海用地,而以南的則是灣仔舊區,而換言之舊時利東街正正是面對維多利亞港。走往利東街,稀來攘往的人潮,滿滿而急促的步伐,沒有停下來一刻的意欲。走著走著,一架又一架電車映入眼簾,卻不見利東街的蹤影,筆者左右張望,打開手上的Google地圖一看,那一刻馬上知道,被騙了。早在四年前,利東街已被完全封閉,普通人無法進入。

WANCHAI
昔日的利東街早已困在重門深鎖的地盤。

別過頭來,走過對面,往沿路方向一直走,偶然抬頭一望,只見叢天入雲的高樓,街上的小路完全被淹沒之中。在那重門深鎖的地盤,高樓掛滿厚厚的綠色網布,支架上清一色掛滿了高樓的招牌,仔細一看,旁邊那招牌上覆蓋了一塊薄薄的木材,木材的下方正是隱藏了「囍歡里」三個字—那個「肉麻當有趣」、惡俗的重建名字。

LEE TUNG STREET
光輝磨滅,街道終究只能成為普通的街道。

從隔壁的街記繞進去,一路上總感覺缺少了一份味道。舊區之所以能夠存在,不單是因為它有濃厚的歷史價值,更重要的是那份人情味,如今,街道被淘空,就連人的心也彷彿被淘空,面對著頹垣敗瓦,也只能欲哭無淚,被強迫地接受一句──「囍歡里」,再往傷口上灑一口鹽巴。

WANCHAI LEE TUNG STREET
舊日的唐樓只剩一堆頹垣敗瓦。

淘走的不止人情,還有一眾的老店家。發展商曾向他們招手,但在高昂的租金下當然乏人問津。搬走的搬走,結業的結業,人去樓空。將來還會多少人會記起利東街的存在?又有多少人願意承載著這裡的歷史?

和昌大押
一街之隔的和昌大押,保存了外觀,但也僅僅是外觀,內部早已改頭換面。

2005年,政府正式回收業權,那年的抗爭,我們還歷歷在目。到2014年,筆者才第一次踏足這裡,只見昔日不再,實在慚愧。但卻讓我們思考到現今保育與重建能否找到一個平衡點。保育,是不是只是金玉其外,保留其外表?重建又是否只是用推土機推倒一切重來就行?或許這就是我們要思考的地方。

最後就讓我們重溫一下畫家Stella So筆下那「紅噹噹」、充滿氣氛的囍帖街,嘗試尋回當時的味道。

stella so 粉未都市—消失中的香港
Stella So—【粉未都市—消失中的香港】
stella so 粉未都市—消失中的香港
Stella So—【粉未都市—消失中的香港】
stella so 粉未都市—消失中的香港
Stella So—【粉未都市—消失中的香港】
stella so 粉未都市—消失中的香港
Stella So—【粉未都市—消失中的香港】
TEXT & STREET PHOTO: CHRIS Y
STUDIO PHOTO: TONY W/ HOKK FABRICA
HOKK fabrica
原來,不只一種模樣
Contact us | 合作請聯繫
media@hokkfabrica.com

未經授權請勿以任何形式轉載,違者追究法律責任。

WATCH: ON THE GO

Send this to a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