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eting 恭碩良Jun Kung: 表裡不一,他並不是你想像中的「Band友」 -

Meeting 恭碩良Jun Kung: 表裡不一,他並不是你想像中的「Band友」

HF Crewon October 15, 2016 at 12:00 am

說到恭碩良Jun這個名字,你的腦海中可能會立即浮現出在不同的崗位的他──鼓手、作曲家、音樂監製、演員,而今次,他則以一位歌手來跟我們進行一場對談。單看外表他非常不羈,是一個很典型的「Band友」、音樂人,但實質他是一個非常建談、風趣、和善而且充滿想法的成熟男士,從他口中聽到的除了有他十多年來一直確信的信念外,更有一個個能套用在不同情況下的道理。但不論說甚麼,在他的語氣中你絕對能感受到他那份不渴求鎂光燈照耀,只在乎專注做自己喜歡的事的心,或許,這就是恭碩良的反叛精神。

其實每個人都有這種反叛的心,是天生的。

──恭碩良,音樂人

音樂廚子

《修羅界》是Jun最新的作品,單是歌名已經包含著佛教意味,修羅界是佛教六道的其中之一,有欲念的意思,填詞人喬星正正希望利用這個佛教用語去提醒人們放下憎恨、鬥爭這些讓人痛苦的欲念,但Jun卻曾說過自己並不喜歡把過於複雜的思維放在作品中要人用精神思考,《修羅界》會跟他以往的理念產生矛盾嗎?「其實我的作品對我來說是一種記錄我當下心情的工具,當我作好這首歌我就給喬星填詞,他把他的心情以文字放在歌上,而我之後的工作就是要把他的心情好好演釋出來,所以要做好這件事前歌手的心必需要跟歌和詞的旋律一致,雖然歌詞有內容,但可以當它只是一個故事, 除了歌詞還有音樂、編曲、混音等這些元素可以聽,你聽到個整體自然心裡就有自己的想法,不需要逼自己去作深入分析,自自然然有一天會懂。」他再以煮食作例子套用其中,他笑稱自己其實跟廚師很相似,煮好的食物當然希望跟人分享而非獨食,然後每個人的口味也不會一樣,會有著自己對該味菜式的觀感,一切都出於自然的人性,「Its just a song and all about sharing, right?」

每個人都有自己想堅守的信念,即使全世界都不相信,你也要相信自己,到最後你自己才知道可不可能。

恭碩良 jun kung
Photography by Joyce C/HOKK fabrica & Design by Yuki L/HOKK fabrica

貪心地專心一致

今年Jun減少了其它工作,放了較多的時間在自己的音樂上,「早前較專注於其他人的音樂上,而今年就比較少,可以專心做自己的音樂,但其實每件事最終都會回到我的最基本、我的強項,即是打鼓,若然不是鼓手我就不會去創作自己的音樂、成為音樂監製。」Jun亦說每個人雖然可以做很多不同的事,但總有一、兩樣是比較好的,相較起來專心一致做自己最擅長的成果會是最大,而他自己最擅長的當然就是打鼓,但同時也很享受寫歌。當問到Jun自己最喜歡哪一個崗位,他就坦言其實自己很貪心,「每種工作我都喜歡,但其實主要是看當日的心情,打鼓是比較個人;而寫歌就是把自己記錄下來;編曲、監製就是去協助人幫音樂做到最好;唱歌就是自己的興趣,每個崗位我都分得很清楚,做得多樂手、編曲、音樂監製,那我就會想做回自己喜歡的事,就是自己的音樂作品。」

每個人開始一個新領域必定會先對自己產生疑問,「一開始產生疑惑時我們可能會接收到外界不同的聲音,可能是給你意見或質疑你,但當你開始聽人意見的時候你有機會遠離了自己想走的方向,這樣說不是要你拒絕一切意見,而是要懂得去選擇,聽幾多要自己去衡量。每個人都有自己想堅守的信念,即使全世界都不相信,你也要相信自己,到最後你自己才知道可不可能,若然你連這種信念都被人影響到,那做人也沒意思。」

Just A Concert

歌手通常在演唱會前都會宣傳自己將會做甚麼創新的事,當問及10月20日就要開演唱會的Jun有沒有甚麼創新時,他就笑稱只是減少吃肉,「很多演唱會都是較理念性的,但其實我覺得最簡單的concert最難做,而且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不會做太多花巧,勉強把那些閃片衫或肌肉加在我身上反而我怕台下的觀眾會衝上來打我,哈哈…… 」他希望把最單純的音樂體驗帶給觀眾,而事實上他也會在演唱會上給觀眾新的衝激,但只會集中在整個歌單和編曲上,「到時若然能給觀眾一個驚喜的感覺,那就代表我成功了!」

以玩樂心態做認事做的事

一般的演唱會海報都是圍繞著主角,但Jun這次就跟一大班朋友以開Party的形式去拍攝海報,他說其實每次開演唱會能跟一班樂手合作根本就是大家一齊玩,「我演唱會成隊Band都合作了很多年,他們長期都跟不同歌手走Tour,所以當他們來到我這個演唱會當然有種回家的感覺,成班人像開Party一樣合作做這件事出來,然後他們在我這裡又能沒有壓力的盡情演奏。當然在練歌時平常最懶洋洋的我也就立刻變成最緊張那個,但我們會採用香港的工廠式練歌,把演唱會要彈的歌練好,要Jam歌的就在演唱會時才Jam,練歌期間最重要是把最基本的做好,那其後你就可以加其它新元素在歌上,最重要是大家enjoy the music和開心!」

不少歌手會以踏上紅館舞台為目標,但原來最吸引Jun的反而是音樂節,「音樂節是最直接玩音樂的方法,沒有時間概念,只有樂隊與觀眾直接的感應,而且很多時在音樂節你都能看到很多給你驚喜的樂隊和音樂。」他亦透露他作歌其實是為玩Live而作的,「Live的音樂比較好玩,不會太公式化,其實在我作完歌後,我都會自己跟band夾一次,確保能現場表演才正式的去錄製,可能這樣會比較麻煩,但這是自己喜歡花的心機,不需要別人認同。」雖然看似是隨心而行,但其實每首歌都包含了Jun自己的程式,「每首歌都是計算過的,希望觀眾可以聽到不同的感覺,例如《修羅界》會有一段很長的music break,在不同情況下聽會有不同的感受。」

恭碩良的叛逆精神

夾Band的人總給人一種叛逆的感覺,那Jun覺得自己叛逆嗎?「其實每個人都有這種反叛的心,是天生的,不然怎樣當我們小時候父母不准許你做的事,你特別會想去試,但當然試過後感受到被打、被罵的痛,我們會吸取教訓,再自己衝量。有叛逆的心絕對不是大問題,但最重要懂得去控制。」

最後,Jun想送給讀者的話是…

恭碩良 jun kung

恭碩良 jun kung
“Dear Single girls…Make sure you marry a man that makes you laugh or else you will die crying. Love, Jun Kung”

重溫恭碩良在《Seconds Series》訪問短片!

TEXT & INTERVIEW: LITTLEBUNNY
PHOTOGRAPHY: JOYCE C/HOKK FABRICA
DESIGN: YUKI L/HOKK FABRIC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