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emories: 回望那時執筆給你寫一封信 - HOKK fabrica

Monday Memories: 回望那時執筆給你寫一封信

HF Crewon March 9, 2015 at 8:13 am

「叮。」我拿出電話,看見Messenger出現一個信息,於是下意識打開來看。其實都是一些沒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到家樓下時我順道查看信箱,收到的信件都是帳單,催命符似的。壓在最底的就算不是帳單,也只會是宣傳單張。其實我們都深知,自己希望從信箱見看到什麼。

韓國插畫師madame lolita筆友信 韓國插畫師madame lolita筆友信

我懷念等待朋友來信的感覺,你會嗎?那時候,電話絕對是奢侈品,於是我們很喜歡寫信。曾經有一段時間,跟某位朋友甚至會跑到對方家樓下的信箱,把信放進去。但是,實際上我們家的距離不過是旁邊那座樓。後來大家再沒有寫信了。現在多花時間啊,坐在桌前,還得想大半小時才開始寫。倒不如打開電話的應用程式,發個信息說說自己近況,問問對方生活,這樣似乎來得更快。

大概還在中學的時候,我認識了一位非常投契的國外筆友。等待一下子成了習慣,每天都會檢查信箱。當你打開信紙,看見上面滿滿的文字時,彷佛那些文字都紛紛跑進你的身體裡,把心填滿。你絕對明白的,因為寫信人是全心全意地把專注力放在寫信上,這種感覺透過信紙傳到你心裡,然後你會發現在別人心中,你還是佔了一個位置。

韓國插畫師madame lolita小清新

但是,筆友有一天失去聯絡了。我沒有對方其他聯絡方式,每天能做的就只有繼續等待。時間過得飛快,又過了好幾年,就在前些日子,我收到對方寄來的信件。那一刻,我興奮到極致,整個人呆掉 —— 等待的回報。

看着對方歪歪斜斜的字跡,想起我們各自在不同地方生活着的同時,心裡又會掛念對方的感覺,格外奇妙。現代電話應用程式實在太方便了,打開便能找到別人。對方問一句,我就能立即回應一句。

我們甚至連等待對方認真回應的期待感覺,都快要忘記了。

曾經有人跟我說:「不是你用心付出,別人就要回報你。別人有自己的選擇權,他們有權以不同的方式去回應,所以不能責怪別人。」

黑白韓國插畫師madame lolita

從來沒有有意責怪別人。不過,我知道或許你都跟我一樣,希望有誰能為你空出時間來寫一堆堆文字,說說自己之餘,不忘聽聽你的話,靜靜地聽你說的話。

感謝你聽到我的話。

小清新文藝韓國插畫師madame lolita

Illustrations © Madame Lolina

Cover image via alaiskmurasaki.cl

TEXT: ALYFEE
HOKK fabrica
原來,不只一種模樣
Contact us | 合作請聯繫
media@hokkfabrica.com

未經授權請勿以任何形式轉載,違者追究法律責任。

Send this to a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