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椅上的美麗──打破還是延續beauty stereotypes? - HOKK fabrica

輪椅上的美麗──打破還是延續beauty stereotypes?

HF Crewon October 15, 2014 at 10:10 am

大學時期,筆者認識一位坐輪椅的朋友,與她一起在樂團中唱歌。個子嬌小的她性格開朗,與人有講有笑,雖然身體的殘障為生活帶來了很多不便,但她面對逆境仍然抱著樂天知命的態度,積極面對人生。

最近看到一個名為「The Raw Beauty Project」的籌款運動,由紐約Shelly Baer和 Vanessa Silberman 發起,為坐輪椅的女士拍攝沙龍照籌款,透過照片和真實故事,鼓勵大眾打破定型、跨越自身障礙,以新角度去看待身體有殘障的女士。所籌得的款項將會用來支持幫助殘障人士自力更新的機構The Center for Independent Living。

the raw beauty project , shelly baer, vanessa silberman
30歲的Aimee Hoffman患有橫斷性脊髓炎,她這樣稱呼自己:「I am the CEO and founder of my household, wife and mother」。
the raw beauty project , shelly baer, vanessa silberman
同樣患有橫斷性脊髓炎的Andrea Dalzell形容自己反叛,對她而言,反叛的意思是「Being comfortable with my body even when others aren’t」。

The Raw Beauty Project的概念十分好,確實能夠將身體殘障的女士的自信表現出來,而且由輪椅使用者親自演繹更具感染力。可是,越看照片,筆者心裡越感到一絲絲不妥。

the raw beauty project , shelly baer, vanessa silberman
一場車禍令Monique Stamps脊髓受損,但她深信自己與一般女性沒有差別,「I want us to be seen and treated as just as sexual as women who do not have a disability」。
the raw beauty project , shelly baer, vanessa silberman
Katerine Crawford在20來歲當兵時受傷截肢。

首先,必須要澄清筆者並不是不支持The Raw Beauty Project,相反,這個運動是一個很好的women empowerment例子,令筆者不舒服的是呈現每位女士的那種手法──運動希望表達的是那種真實、毫不矯揉造作的原始感,那種沒有經過前期和後期處理的美。可是,把每位輪椅使用者glam up,打扮得花枝招展卻好像有點遠離了「 raw」的初衷。

the raw beauty project , shelly baer, vanessa silberman
Michele Boardman 16歲時被證實患有肌肉萎縮症,現職輔導員。她說:「我並不滿足於存在,我決心好好地活下去。」
the raw beauty project , shelly baer, vanessa silberman
Angela Rockwood是一名前運動員跑手、賽車手、武術家、模特兒和演員,三年前,她脊髓受損;今天,她仍然是一名演員,並已經與人訂婚了。

筆者在想,為甚麼他們要glam up每位女士呢?或者,運動希望透過美麗的外表突出內在美;又或者,基於女士們愛美的天性,出鏡前總要化妝提升一下儀容;不過,可能更加可怕卻又真實的是,一般人對於美麗的事物「較易入口」。

筆者十分欣賞那些願意站出來向世界公開自己故事的女士,她們所展現的自信、力量和內在美相信能夠激勵有類似經歷的女士,使她們堅強起來。不過,或許值得我們思考的是,為甚麼輪椅使用者需要經過這樣的打扮,才能喚得起我們對這個每天跟我們擦身而過的弱勢社群的關注呢?

Photos via dailymail.co.uk

Learn more about the project on therawbeautyproject.com

TEXT: FLORIELLE
HOKK fabrica
原來,不只一種模樣
Contact us | 合作請聯繫
media@hokkfabrica.com

未經授權請勿以任何形式轉載,違者追究法律責任。

Send this to a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