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Issues -

All Issues

The Break Free Issue

【Editor’s Note】6月份,Hf為大家帶來The Break Free Issue。

人類自初嘗獨立那天起,就渴望自由。

明明站不穩,卻硬是要從媽媽懷中掙脫出來。年少氣盛,挑戰權威,跟隨己意,是如此自然、出於本能的反應。可是,不知道從甚麼時候開始,跟隨己意變得越來越困難。

「I am free, that is why I am lost. 」──這是小說家卡夫卡對於自由最直接的見解。

自由讓你於現實世界中探索自己,沿途上你會碰見同樣自由的他或她。然而,一個個自由、或曾經自由的靈魂,弔詭地構成了社會的準則、旁觀者的目光,而這些都變成了阻礙我們活出自己的枷鎖。在尋找自由的同時,我們漸漸迷失了自己。

有否想過,一切的顧慮可能只是來自你自己?

或者,你我需要的,是電影《The Truman Show》主角那股奔向大海的勇氣。因為在大海的盡頭,那條通往自由的出路,一直都在。

Break free and truly live.

Love,

Hf

View This Issue

The Sexy Smart Issue

【Editor’s Note】5月份,Hf為大家帶來 The Sexy//Smart Issue。

性感與聰明,兩種不同的特質,卻又有趣地經常被人放在對立的位置。

英文裡面有些字詞形容得好,
當你有聰明,但沒有性感,你會被叫做Nerd(書呆子)
當你有性感,但沒有聰明,你會被叫做Dumb Blonde(花瓶)。

性感,難道只能用衣服的單薄,身體的數字去界定?
聰明,難道只能用分數的多寡,學歷的高低去劃分?
誰說性格與聰明,就一定是兩條永不相交的平行線?

女人,其實可以同時擁有兩者?
Sexy//Smart 的定義,其實可以更闊、更廣。

Smart is the new sexy.

擁有內在美、力量和自信;
擁有自己的聲音,為他人站起來發聲
擁有智慧、通曉世事……
Sexy//Smart,就是做自己,做真正的自己。

你,又會為 Sexy//Smart 下一個怎樣的定義呢?

Love,

Hf

View This Issue

The Movie Issue

【Editor’s Note】4月份,Hf為大家帶來The Movie Issue。

在你的人生裡,一定有那麼一齣電影,讓你看見一個從此不一樣的世界。

因為Wes Anderson,試圖將房間佈置得有點神經質地對稱;沒見過真正的花海,卻因為《American Beauty》的鮮紅玫瑰和《Big Fish》中的黃色水仙花而愛上花朵;抑或是對食物沒深究,卻因為《食神》開始尋找一粒有魚味的咖喱魚蛋。

愛人提分手,你是否曾想過如何寶榮那樣說一句「不如我們從頭來過」?卻又想到《500 Days of Summer》而安慰自己,縱然美好的夏天過去,秋天也總會到來。因為《東京物語》,你會發現愛情和工作不該是人生的全部,親情和友情一樣要好好經營。

《Forrest Gump》中的阿甘說過:「人生就如一盒朱古力,你永遠不知道你會得到什麼」,或許這就是大銀幕外的人生寫照。在現實中,不會有《Eternal Sunshine of the Spotless Mind》的洗腦機或《Dark City》的記憶注入,一切的快樂和痛苦都將成為回憶的一部分。時間也只會前進,你不能如王家衛般回到「1960年4月16號下晝3點之前的一分鐘」,還是穿越到「一切事物永不改變的2046年」。
沒有排練,沒有劇本,沒有預設的結局,卻是一段每個人都能自己執導和掌鏡的人生。

屬於你的電影故事又是怎樣的呢?把你的故事電郵至magazine@hokkfabrica.com跟我們分享吧。
Love,

Hf

View This Issue

The Numbers Issue

【Editor’s Note】三月份,Hf為大家帶來The Numbers Issue。

數字(Numbers),一門抽象卻客觀的概念。縱然人們在「1加1」這個簡單的問題上也可以有無數感性的辯論,但即使說得再多,假若你在數學卷上填上「2」以外的答案,大概也不會得分。

矛盾地,理性和感情往往都是相互牽連的,而這世上大概沒多少人是百分百理性的吧。所以當冰冷的數字出現在現實中,跟各種人事物交織一起時,也開始為我們的人生附加各種定義:時間、財富、年齡、身材尺寸、朋友、情人的多寡...

如何定義生命,也許大家各有詮釋。讀過數學的應該依稀記得Pythagoras(畢達哥拉斯)這位談數學的哲學家,當然你亦可稱他為談哲學的數學家。他曾說過「All things are numbers」(萬物皆數),並嘗試以「世界的本源是數」的概論來解釋世界萬物,這讓筆者想起在佛學中「萬物皆空」的人生觀,一切事物皆因緣而生,空並非「沒有」,並非「不變」,更多的是一種對於生命的體會。
人生,不應被形式化的數字所限制。今天的「無」,也許是明天的「有」;這一刻的「寡」,也許是未來的「多」。

這期,我們看「數字」,也看為數字賦予真正意義的人、事、物。

Love,
Hf

View This Issue

The Temptation Issue

【Editor’s Note】踏入二月,Hf為大家帶來「The Temptation Issue」。

英國唯美主義作家Oscar Wilde在其劇作《Lady Windermere’s Fan》中的一句台詞是這樣的:

I can resist everything except temptation.

面對誘惑,我們從不陌生,大多數人的一生也大概不斷地嘗試在誘惑和慾望中找尋那個平衡點。打從小時候偷吃第一粒糖開始,我們已經在學習跟「誘惑」二字抗衡。長大了,我們被教導說,必須慢慢學會控制自己的慾望,也要慢慢學會在許多事情上「點到即止」。

在減重時,朱古力是一種誘惑;在一段感情中,第三者是另一種誘惑;在職場上,一份待遇更好的工作又是另一種誘惑

面對誘惑,難道「說不」就是唯一?

如果要為人生加上那麼多「點到即止」,這又會是一種怎樣的生活?

Love,
Hf

View This Issue

The Dream Issue

View This Issue

The BFF Issue

【Editor’s Note】12月份,Hf為大家帶來 The BFF Issue。

BFF是?

BFF是一起行街,卻不怕撞衫。

BFF是同飲一杯飲品,卻不怕尷尬。

BFF是一個眼神,大家就心領神會。

BFF是在一段時間不見後,然後見臉第一句會說:「哦,原來你還在生!」

BFF是當你有難時,先會調侃一句,然後和你一起解決問題。

BFF在旁人眼中是曖昧;他們卻知道,朋友,我當你一世朋友。

BFF是在你失意時,對你說「你還有我啊!」

如果形容愛情用情比金堅;形容和BFF的友情,應該比鑽石還堅。

讓我們把今年的最後一個月,獻給那些一直陪伴我們的BFF吧!

Love,

Hf

View This Issue

The Singles Issue

【Editor’s Note】9月份,Hf為大家帶來 The Singles Issue。

在電影《The Lobster》中的那個瘋狂社會中,所有到了一定年紀的單身人士會被送到一間酒店裏,假若他們在45天內不能找到另一半的話,就會被變成一種動物,然後被趕到森林裡。在那個國度,單身是一種罪,不能被接納,甚至要被懲罰和被消失。

要找到另一半,從來都不是易事。男主角希望跟她配對的女生,看不上他;主動跟男主角示愛的女生,卻得不到男主角的欣賞。故事中的人,為了不要變成動物,除了逃走外,就會選擇假裝跟別人好,幻想出一種虛無的愛情。

從電影中抽身,你或許會為故事的誇張諷刺情節感到不惑,但回頭看我們這個現實世界,單身雖不屬原罪,但又有多少人能享受對於愛情的自主?為了保留一個「In a relationship」的狀態,有多少人明知身邊的那個根本不是自己所愛,卻無膽走出這段該死的關係。為了過時過節有人陪,又有多少人自願地把自己關進那間「酒店」,然後迫自己在短時間内獵食?

單身,有人認為是愛情失敗者的反映,卻有人樂在其中。但其實單身與否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能否有勇氣作出最適合自己的選擇。單身,也可以很快樂。

Love,

Hf

View This Issue

The Spooky Issue

【Editor’s Note】10月份,Hf為你帶來 The Spooky Issue。

論語中的「子不語怪、力、亂、神。」已直接表明中國人對鬼神的態度,在傳統中國人眼中這一直都是禁忌,人們會敬而遠之,但偏偏現在的人就喜歡追求刺激,越恐佈就越能讓好奇的人前去探索,不然恐佈電影怎會一年365日都能在電影院內看到。

不同宗教,甚至無神論者,即使對鬼神有著怎樣截然不同的理念,但他們都會尊重各家的學說。這正正就是社會的縮影,不同特質、性格、理念的人走在一起,應當互相欣賞和尊重,反正世界根本就沒有一套特定的規則要守,就算有都是由人去定下的,那誰又有權控制這一切呢?

Its weird not to be weird.

–John Lennon

Love,

Hf

View This Issue